-

夜黑風高之時,正在皇宮裡的皇帝拿到了那封由禦千夜親筆書寫的休書。

皇帝看著上麵如同鬼畫符一般的字體,皺了皺眉,“哎,果然,他還是放不下。”

隨後,便將手中的休書放到了一旁,他看著躺在床上虛弱的皇後孃娘,歎了口氣。

“怎麼了,是關於禦千夜?”司空蓉像是看出來了皇帝的煩悶。

“不錯,正是因為他,他的王妃的真實身份是前朝公主,這我也是冇有想到的,那個女孩子看起來天真善良,但是經曆了這麼多事情,我也是很難再相信任何一個前朝的人。”皇帝解釋道。

司空蓉搖了搖頭,“當時在地牢裡的時候,我便看出來了,你這個親弟弟,對於他的王妃那甚是疼愛,恨不得用自己的命去換她的命。”

“這樣做,恐怕是要了他的命啊!”司空蓉最後淺淺地說了一句。

然而皇帝作為禦千夜的親哥哥,他又何嘗不清楚,然而現在在國家利害麵前,隻能捨棄掉小我,保全大我啊,這也應該是禦千夜身為皇室子弟應該明白的。

隨後,皇帝與皇後也陷入了安靜中。

遠在碧落海之中的顧依依現在正在床上乖巧地半躺著,欣慰地吃著小糰子親手喂的粥。

“孃親,您現在大病初癒,病還冇有完全根治,所以,你現在不要動,你想要什麼,就來吩咐小糰子,好不好?”小糰子苦口婆心地勸說道。

顧依依甜甜地笑了一聲,“好!”

這時,二哥顧雲澤氣喘籲籲地從外麵趕來,顧依依注意到了他,連忙去叫小糰子給顧雲澤遞過去一把椅子。

“二哥,朝中形勢如何了?”顧依依焦急地想知道如今宮中的一切大大小小的事情。

顧雲澤麵露笑意地說道,“你就放心吧,宸王殿下平安,前朝的亂臣賊子也都被就地正法了。”顧雲澤拿起桌子上放著的茶杯,氣定神閒地喝了起來。

“隻是讓人難過的是,我冇有保護好爹爹。”顧依依一想到爹爹顧臨遠因為救自己而死,心情便久久不能平複,一顆顆珍珠那麼大的眼淚從她的眸子裡滾落下來。

小糰子連忙上前去安慰道,“孃親,彆哭,我想外公在天上肯定也是希望孃親能夠平平安安的,你與舅舅兩個人現在都要好好的,隻有這樣,外公才能安心呀。”

一聽見小糰子的聲音,他們兩個人的那些悲傷也被拂去了一層,“還是小糰子乖呀!”顧雲澤摸著小糰子的肉嘟嘟的小臉說道。

小糰子瞬間便裝作有些嫌棄的樣子,撅著小嘴兒說道,“哎呀,舅舅,你不要總是掐我的臉好不好,這樣,我的臉會越來越大的!”小糰子連忙揉了揉自己的小臉。

“呦,你這是還有美男子的包袱呀!”兄妹兩個人都被小糰子逗得咯咯笑了起來,顧雲澤這個舅舅也不給麵子地打趣道。

小糰子儘管是個小孩子,但他能夠懂得如何去哄每一個人,並讓所有遇到他的人都毫無例外地喜歡上他,這可能就是小孩子的魅力吧。

顧依依看著麵前分外懂事的小糰子,忍不住想到,“小糰子現在處於這個年紀,本來應該是無憂無慮的,然而因為自己或者是他爹爹的一些事情,竟然成熟如此。”

雖說小糰子聰穎絕頂,然而有的時候,顧依依卻不希望小糰子能夠這麼懂事,其他像他這麼大的小孩子,一般麵對這種場景,都會躲在孃親的懷裡哭,而他卻總是想著自己該如何去逗顧依依和旁人。

顧依依笑著笑著,竟然有些哽咽,然而就在這時,海琛的出現讓她有些不知所措。

隻見海琛急匆匆地走了進來,隨即便是怒氣沖沖地要把房頂都要掀了,然而當海琛一見到顧依依還略顯蒼白的麵容時,他又愣住了。

“不是,海琛,你究竟是要說什麼呀,我看你好像要打抱不平的架勢。”顧依依本來以為可以聽見一直溫文儒雅的海琛大發雷霆,然而海琛現在卻像是被按下了暫停鍵一般,定在了那裡。

小糰子也十分奇怪,走上前去,對著海琛的棱骨分明的臉晃了晃自己的小爪子,“海琛叔叔,你這是怎麼了?”

海琛看著麵前,顧依依和小糰子單純善良的眼睛,現在竟然不忍心將事情全盤說出來。

“啊,冇什麼,我就是突然看見外麵有個小烏龜被欺負了,一時間有些憤慨,但是畢竟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我又冇有辦法去乾涉,所以還有點無奈。”

“害!”眾人冇想到等了半天,竟然等到了海琛這種不重不輕的話。

然而小糰子這個小傢夥卻當真了,連忙走上前去安慰著海琛,“海琛叔叔,我也跟你一樣,很心疼那個小烏龜,可是,孃親跟我講過,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無能為力的事情,所以你一定不要多想哦!”

小糰子簡直就像是個小太陽一般,每天的作用就是溫暖身邊的每一個人。

海琛笑著揉了揉小糰子的頭髮,“好的,海琛叔叔記得了。”

然而顧依依卻覺得事情恐怕並冇有這麼簡單,她瞭解海琛的性格,如果僅僅隻是因為這個,他剛剛絕對不會是這種模樣,那種眼神充滿了想要一把將其捏碎一般的仇恨。

不過,既然海琛不想說,那自己自然也就不會逼著問下去了。

但是顧依依不知為何,這幾天總覺得心裡有些煩悶,於是對海琛說出了自己的病情,“我總覺得好像要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一樣。”

然而海琛卻連忙擺擺手,“不不不,這可能都是你的臆想,現在冇有什麼能讓你害怕的事情了,你要相信自己,在這裡你會永遠無憂無慮的,況且,你的身子現在一天比一天好了。”

顧依依看著麵前海琛有些慌亂的模樣,更加確信了他肯定知道什麼,並且這件事情可能對自己很重要,然而又害怕自己受到傷害,因此三緘其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