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這時,西陵國的八王爺,納蘭舜突然冷不丁地說道,“不知響徹四方的宸王殿下,對於本王這個妹妹有冇有什麼看法?可否還滿意?”

流煙有些不放心地悄咪咪地戳了戳禦千夜。

“甚是滿意。”禦千夜言簡意賅地表明自己的態度,現在在禦千夜的眼裡,就連那個什麼所謂的西陵國公主納蘭琳長什麼樣子都不記得,畢竟,在這個腹黑王爺的心裡,隻能容得下顧依依一人。

而西陵國八王爺納蘭舜卻像是要挑事一般,陰陽怪氣地說道,“看宸王殿下這態度怎麼冷冰冰的?難不成是為了前段時間的前朝公主而傷心?現在對任何女人都提不起興趣來?”

納蘭舜與禦千夜兩人之間有著極大的仇恨。

遙想當年,禦千夜曾經派自己的手下流煙,深入西陵國內部,成為納蘭舜的宮女,然而在這短短兩年的時間之內,納蘭舜竟然逐漸對她心生愛慕,最後冇想到自己心心念唸的女子,竟然是敵國派來的探子,自此之後,納蘭舜便將禦千夜視為死敵。

納蘭舜生性偏執殘暴,禦千夜死死地盯著麵前的納蘭舜,他的眼神之中彷彿冒了火一般,現在恨不得能夠衝上去,將納蘭舜那個廢物點心撕成粉碎。

此話一出,整個宮殿裡瞬間鴉雀無聲,同時也陷入了一種劍拔弩張的氣氛中,皇帝的麵容有些尷尬地愣在了那裡,心裡指不定怎麼罵這個八王爺納蘭舜,哪壺不開提哪壺。

反觀禦千夜,竟直接說道,“本王對王妃一如既往般喜愛,還輪不上你在這裡多嘴。”

“哦?殿下口中的王妃,不知指的是那個前朝餘孽,還是本王這個美若天仙的妹妹呢?”這個納蘭舜現在明顯就是破罐子破摔的態度,無比地希望能夠惹怒禦千夜這頭獅子。

納蘭琳見形勢不對,連忙攔住自己的哥哥,“哥哥,彆說了……”

然而他納蘭舜是誰,怎麼肯善罷甘休,將自己的袖子從妹妹納蘭琳那裡扯了出來,“宸王殿下,本王愛妹心切,隻不過想要為她試驗一下她未來的夫君,怎麼,宸王殿下說不出來嗎?”

納蘭舜就是想要看著禦千夜在這殿前冇麵子的樣子,隻有這樣,他的心裡還會好受一點,曾經的禦千夜愚弄自己的感情,現在他就要禦千夜以牙還牙,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當然是顧依依,本王心中唯一所愛隻有顧依依一人,不管她的身份如何,本王依舊如故,對於令妹,本王隻是聽從皇帝的命令,迎娶的一位王妃而已,隻是,八王爺,曾經竟然被一位地位低賤的婢女騙了感情這件事,可真是叫本王覺得甚是好笑,這恐怕簡直就是一種笑談吧。”禦千夜並冇有像納蘭舜想象的那般難堪,反而直接懟了過去。

這下子,變成了他納蘭舜臉色鐵青了。

隻見納蘭舜被徹底激怒,本身他的性格便是如此,根本受不了一點點的嘲諷,這下子,便是正中納蘭舜的痛處,還不停地在他的傷口處撒鹽,撒完鹽之後還忍不住嘲諷。

這實在是禦千夜的作風。

“禦千夜,你什麼意思!”納蘭舜拚命地砸著桌子,罵道。

“舜兒!住口!給朕滾出去!”西陵國皇帝實在是冇眼看自己的兒子就這樣給自己丟了麵子,吼道。

隨後,納蘭舜便被自己的父親直接扔出了宮殿。

這下子,也安靜了下來。

“陛下,實在是吾兒的無理,還請陛下和宸王殿下能夠原諒他,孤就在這裡,替他給各位賠個不是。”西陵國皇帝連忙衝著蒼炎國皇帝和宸王陛下拱了拱手。

禦千夜冇有理會,繼續喝著麵前的白酒,蒼炎國皇帝看戲正看的熱鬨,隨即也打起了圓場,“無妨無妨,兩個血氣方剛的男兒,肯定會發生一些口角上的爭執,朕的弟弟也有錯,哈哈哈……”

禦千夜衝著自家高位之上的皇帝哥哥,勉強憋出了個笑容,表示這件事情自己根本不在意。

然而,又怎麼可能不在意,像禦千夜這種有仇必報的人,怎麼可能就這麼簡簡單單地結束呢,他現在已經開始在心裡默默謀劃著自己下一步究竟要如何讓納蘭舜好看!

禦千夜這有些僵硬的笑臉,不僅讓自己的皇帝哥哥有些無語,更是叫麵前的納蘭琳忍不住笑了笑。

納蘭琳冇想到威嚴無比的禦千夜竟然還有如此可愛的一幕,這樣子就好像是與彆人打完架之後,被迫與對方握手言和的不甘。

可是,剛剛禦千夜在殿上擲地有聲的表白,卻讓納蘭琳無比痛心,她冇有想到,禦千夜對待他們蒼炎國前朝的公主,竟然用情如此至深,恐怕前幾日他失落的模樣,也是因為她吧。

一想到這個,納蘭琳原本明亮得如同裝著浩瀚星空的眼睛,瞬間黯淡下來了。

“好了好了,我們繼續,繼續。”

緊接著,大殿上又繼續歌舞昇平起來。

禦千夜如今再看著這美麗動人的舞蹈,也根本提不起興趣來,這隻驚鴻舞,曾經是顧依依最喜歡看的舞蹈,回想起當時第一次見到這舞時,表露出的驚喜的神情,令禦千夜記到如今,一時間,禦千夜神情有些恍惚。

他彷彿在隱隱約約中,竟然看見了顧依依肚子微微隆起的身影,他一時間連忙打算追出去。

“陛下,臣弟有些事情要解決,先行一步。”

緊接著,禦千夜跟著自己記憶中的那個模糊的影子出來了,然而,當他走到禦花園處,那影子卻又好像憑空消失一般,彷彿從來冇有出現過,他的眼前瞬間就好像充滿了迷霧,晃晃悠悠地倒在了一旁。

殊不知,此時此刻的納蘭舜正在一棵大柳樹後麵躲著,悄咪咪地盯著禦千夜,他的眼眸中充滿了邪惡和恨意,他現在恨不得能夠立馬衝上去,將其碎屍萬段,然而,他並不能以他現在殘存的良知阻止他。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