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宸王殿下,宸王殿下,您這是怎麼了?”納蘭琳看見暈倒在地上的禦千夜,急匆匆地小跑過來。

納蘭琳在殿中,看見禦千夜暈乎乎的模樣,變感覺他可能會出事,果不其然。

納蘭琳心裡知道禦千夜與自己八哥納蘭舜之間的恩怨,也知道納蘭舜的脾氣品性,自然不會善罷甘休,生怕剛剛離開的納蘭舜會做出什麼舉動來,便想要出來看看。

“快叫太醫,快快快!”納蘭琳現在已經急得不成樣子了,頭髮竟也有些散亂。

就在納蘭琳抱著禦千夜的時候,突然,禦千夜在她的懷裡動了動,竟直接拉住了自己的雙手,納蘭琳有些“男女授受不親”的想法,想要掙紮,然而一想想,這可是自己心心念唸了良久的禦千夜呀。

於是,納蘭琳就好像是哄小孩子一般,輕輕拍打著禦千夜的後背。

“依依,依依,你彆離開我,好不好?依依,還有小糰子,依依,彆走……”禦千夜口齒不清地叫著顧依依的名字。

納蘭琳本來有些開心的心情,瞬間又墜落下去了,她現在多麼地希望自己能夠成為顧依依,她不瞭解禦千夜和顧依依兩個人之間究竟發生了些什麼事情,現在唯一確定的是,禦千夜根本就不喜歡自己,他之所以娶自己作為王妃,隻是為了聽從蒼炎國皇帝的命令。

納蘭琳心如刀絞,聽著禦千夜一句一句叫著“顧依依”的名字,她想,顧依依一定是個好女孩兒吧,不知道她究竟是怎樣的人,竟然叫禦千夜如此愛慕,如果有機會,自己還真的想要見見她。

納蘭舜在不遠處看著這一幕,自己的計劃又一次地被人給打破了,更何況,這次還是自己的妹妹,這死丫頭簡直就是胳膊肘往外拐!

納蘭舜雙手死死握成拳狀,青筋暴起,憤憤地轉身離開了。

這時,太醫匆匆跑了過來,連忙將禦千夜抬到宮殿裡去了。

“回陛下,宸王殿下這是有些喝多了,所以有些暈厥的症狀,想來殿下這幾日,必定是天天飲酒吧,這種情況還是要好好勸一下。”太醫為禦千夜把完脈之後,連忙向皇帝稟告道。

皇帝一臉愁容,隨意地朝太醫擺了擺手,“好了,朕知道了,退下吧。”

這還是禦千夜這個傢夥第一次生病出事啊,皇帝看著躺在床上,嘴裡依舊不停地嘟囔著“顧依依”的名字的禦千夜,一時間十分心疼他這個弟弟。

然而,如果說要怪的話,那還是怪自己投身於這個皇家之中,但凡禦千夜總有一個普普通通的身份,他們兩個人也不會像現在這般難受。

禦千夜慢慢睜開雙眼,看著身旁的皇帝,有些委屈,然而他並不會表現出來,隻能強撐著自己的淚水,死死地咬緊自己的牙關。

“你一定要好好注意自己的身體,知道嗎?朕現在命令你,從今往後,不準再喝酒,聽見冇?”皇帝咬咬牙,狠心說道。

皇帝對於禦千夜來說,又怎麼會不心疼?

禦千夜微微點點頭,表示自己已經知道了他的意思。

皇帝不忍心再看著他這種半死不活的樣子,撂下一句,“後日將為你和西陵國公主納蘭琳成婚!”之後,便匆匆離去。

禦千夜盯著宮殿上方的天花板,看了半天,也想了半天。

成婚之事倉促,於是禦千夜和納蘭琳僅僅隻是在宸王府裡簡簡單單地辦了個婚禮。

然而,雖說是簡簡單單,但是該有的禮數,該有的東西卻也一點不落。

這天,整個京城都鑼鼓喧天,流煙早早便伺候禦千夜更衣,禦千夜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有些恍惚,多年以前,自己便是這般打扮,迎娶顧依依,而現在自己卻依舊這身紅裝,身邊之人卻再也不是她了。

禦千夜的臉色有些蒼白,但他的脊梁依舊挺直,這是他留給自己最後的掙紮。

“依依,從今往後,你的紅裝隻為我而穿,從現在開始,你就是屬於我的女人了,是我這輩子的摯愛,無論以後麵對什麼樣的困難,我都絕不會丟下你!”

“哦?是嘛,如果咱們兩個人之間有什麼矛盾,比如,你惹我生氣了,我不要你了,我直接帶著小糰子跑了,你怎麼辦!”

“哈哈哈,不會有這種情況的,如果有,那我就繼續把你追回來,反正,這也不是我第一次追你了,就算你要帶著我兒子逃到天涯海角,我都會把你們倆追回來的!”

昔日的種種回憶還猶在耳邊回想,然而,物是人非事事休,禦千夜嘴裡喃喃著,然而還未說一個字,他的眼淚便先從眼角流了下來。

“依依,這一生,便是我禦千夜負了你!”

流煙看著主子不動聲色的哭泣,莫名自己也覺得心酸了起來。

禦千夜的眼淚一滴一滴地就這樣從他的臉頰滑落,但是,他卻並冇有顯露出自己半分痛苦神色,然而,往往是這種情況,更顯得人已是痛苦至極。

另一邊還在梳妝打扮的納蘭琳,麵露笑容,難掩欣喜神色,她身旁的侍女正在細心地為她梳妝,完完全全就是一個滿心歡喜,即將要出嫁的小女人的形象。

“公主,你現在就像是發著光一般,甚是好看,奴婢相信,宸王殿下一看見您,肯定兩眼放光,一愣一愣的。”納蘭琳的貼身侍女恭維道。

此話一出,納蘭琳笑得更生動了,她一身紅衣,頭髮如同瀑布一般傾斜而下,臉上滿是少女的嬌羞,她笑靨如花,明眸皓齒,這種模樣放在京城之中,恐怕也冇幾個女子能夠與其比擬。

然而就在這時,在納蘭琳身後的宸王府裡的侍女,竟然悄悄地笑出了聲,那樣子,彷彿就在嘰笑著納蘭琳。

在整個宸王府裡,不論是掃地的下人,還是服侍的侍女,都深受顧依依的寵愛,他們每個人都知道顧依依纔是宸王府裡唯一的王妃。

“你這個丫鬟,笑什麼呢?”納蘭琳身邊的侍女氣不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