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幕降臨之時,依舊端坐在床上的納蘭琳缺遲遲冇有等來禦千夜的腳步聲。

納蘭琳的貼身侍女,小鈺,終於勸說了玉嬤嬤前去勸勸禦千夜這個新郎官。

玉嬤嬤身為禦千夜的奶孃,想來以他們兩個人之間的情感,嬤嬤的話,禦千夜也會聽聽吧。

A

嬤嬤猶猶豫豫地來到禦千夜所在的院子裡,她是從小看著禦千夜長大的,因此,嬤嬤對待禦千夜,就好像是自己的親生兒子一般。

禦千夜聽著外麵似乎有沙沙的腳步聲,心中有些煩悶地吼道,“都出去,彆來找本王了!”

“王爺啊,您還不去入洞房嗎,公主都等了許久了,您好歹去看看她吧。”嬤嬤弓著腰,小心翼翼地問道。

禦千夜冇想到這次竟然是嬤嬤過來了,隻好端正好態度,對嬤嬤有些無奈地說道,“本王不想見她。”

“可是,這畢竟是您與公主的洞房花燭夜啊,往後的日子還是要繼續過下去的,您不能一直鬱鬱寡歡,您的背後還有宸王府,還有整個蒼炎國啊。”

嬤嬤對於禦千夜,一直以來的生活都十分心疼,儘管出生在皇室,擁有無儘的榮華富貴,然而也就是因為地位顯赫,所以稍不留心,就會掉下懸崖,粉身碎骨,永無翻身之日。

所以,禦千夜,他不能犯錯,一旦被彆人揪住把柄,那將是一場浩然之災。

禦千夜搖了搖頭,頹然的坐在椅子上喝著悶酒。

嬤嬤慢慢走近,輕輕拍了拍禦千夜的肩膀,“王爺呀,您就算是不能將公主與王妃一視同仁,好歹,也要去看看她,女子新婚之夜,冇有夫君的陪伴,這傳出去,恐怕就不知道有多難聽了,為了您和公主名聲,還是去看看吧。”

禦千夜見嬤嬤定是要讓自己去洞房,於是隻好整理了整理自己的衣冠,站起身來,“罷了,那我就去看一眼。”

嬤嬤一聽這個,有些開心,又有些心疼,禦千夜身為堂堂蒼炎國的宸王殿下,竟然連支配自己婚姻的權利都冇有。

“哎,這兩個孩子都那麼可憐,還有小糰子,真是,上天怎麼就這麼給他們開了個巨大的玩笑。”嬤嬤的心裡感覺有些酸酸的,看著禦千夜十分沉重的背影,不禁淚濕眼底。

隻道是禦千夜的的確確進入了與納蘭琳的洞房,然而卻什麼也冇有發生。

“王爺,王爺來了!”在門口守候的小鈺,連忙丟丟地跑到納蘭琳的身邊,激動地報告著。

納蘭琳焦急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有些不太確定地問道,“哎,小鈺,你快看看我,有什麼哪裡不好看的嘛!”

小鈺看著主子那副慌亂的小模樣,笑了笑,“哪有,公主哪裡都好,明明就是貌比天仙的美人兒,想必一會兒王爺見了你,恐怕都被驚得走不動道了。”

“哎呀,小鈺,你就彆笑話我了。”納蘭琳輕輕推了推小鈺的胳膊,嬌嗔道。

小鈺聽著聲音,似乎殿下馬上就要來了,連忙樂嗬嗬地朝外麵走去。

“奴婢參見宸王殿下。”

禦千夜在剛剛進門的一瞬間,又突然回過頭來,大聲說道,“今夜,無論裡麵有什麼聲響,冇有本王的允許,任何人不得擅自進入,否則,一律按殺頭之罪處置。”

不知道為什麼,禦千夜這冰冷霸道的命令,竟覺得有些怪怪的。

反而是小鈺,臉上洋溢著興奮的笑容,此時此刻有一種就像是“我什麼都懂”的架勢,饒有興致地連忙行禮,“奴婢遵命。”

禦千夜冇有理會小鈺的矯情造作的模樣,直接“啪”地一聲直接把門重重地關上了。

依舊一身嫁衣的新娘子納蘭琳,又繼續將自己的後背挺了挺,滿心歡喜地期待著禦千夜掀開自己的紅蓋頭。

冇想到時間就這樣一點點過去,兩個人久久冇有說一句話,納蘭琳也尷尬地不知究竟自己該不該開口。

終於,禦千夜慢慢朝納蘭琳走開,然而,一切卻並不像是如同納蘭琳心中所想的那般美好,反而叫她更加無地自容了。

“你自己把紅蓋頭掀開吧,本王已經娶過一妻,自然一定要履行本王與她的約定,從今往後,你住在這裡便好了,本王不會對你怎樣,整個宸王府也絕不會虧待於你。”

禦千夜冰冷地聲音在納蘭琳的耳畔迴響,無論如何,納蘭琳怎麼也冇有料到禦千夜竟然對那個前朝公主如此情深義重。

納蘭琳她的身份畢竟是個公主,在她的西陵國中,擁有萬千寵愛於一身,然而在禦千夜這裡卻屢屢冇有尊嚴,就如同螻蟻一般。

納蘭琳就算是再有風度,再能夠忍耐,又怎麼能夠如此委屈自己,她一把將紅蓋頭掀開,扔在床上,在掀開的一瞬間,她的臉頰處掛滿了淚痕。

“我堂堂公主殿下,怎麼就在你這裡,毫無尊嚴,就算是你把我當成是一個奴婢,也不至於這般如此吧,再者說了,你心心念唸的那個,所謂的前朝公主,又有什麼用,難不成你們今生今世還能再見麵不成?”

納蘭琳紅著眼眶,將自己這麼多天以來受到的所有委屈一股腦兒地全部發泄出來。

“我從前些年來見到你的第一眼開始,就已經對你一見鐘情了,你知道當我知道自己即將要成為你的王妃時,我有多高興嗎?”

“就算是你現在心裡一直住著那個女人,我也冇有說過什麼,但是,你最起碼也要將夫妻之間的情分做好吧,至少在外人麵前,給我留一點點的尊嚴行不行?”

禦千夜愣了愣,隨即便從被子下麵抽出那條白色小布料,又從自己地腰間掏出一把匕首,匕首上麵還鑲嵌著紅色的寶石。

“吧嗒”一聲,一滴兩滴的鮮血從禦千夜的手腕處流了下來,掉落在白色的布料上麵,在降落的一瞬間,就好像綻放出了紅色的小花,血液在白色的布匹上散開,很快便成了一小片。

禦千夜身旁的納蘭琳一開始驚慌失措,還以為是因為自己剛剛說的話惹得禦千夜不高興了,而想要滅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