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納蘭琳是個聰明的女子,自然知道禦千夜剛剛的舉動是何用意,一時間竟不知道自己是要感慨禦千夜天下如此一心一意好男兒的形象,還是要心疼自己如此委屈可憐。

“從今天開始,你就是宸王府的新的女主人,本王不會碰你,你放心好了,你所擁有的一切,本王都會按照王妃的禮製安排下去,絕不會叫你在宸王府受委屈,如果有什麼委屈,記得告訴本王。”禦千夜說罷,便把燃著的蠟燭吹滅,直接向與納蘭琳相反的方向走去。

然而,納蘭琳卻叫住了他,“我們能談一談嗎?”

禦千夜回過頭,眼神卻從未在納蘭琳的身上流連,一眼也冇有,隻是冷冰冰地說了一個字,“好。”

“為什麼你就不能接受我?我究竟要做成什麼樣子,你才能接納我?”納蘭琳顫抖著聲音問道,晶瑩的淚珠在她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打轉,紅彤彤的眼眶使她更顯得楚楚可憐,梨花帶雨大概就是專門用來形容她的吧,儘管納蘭琳已經瀕臨崩潰的地步,然而卻根本冇有半點失態。

禦千夜平複下來心情,緩緩地說道,“因為你不是她。”

禦千夜的心裡已經住下了一個人,那麼這輩子也就隻能是這麼個人,“我是個心胸狹窄的人,恐怕,隻有她。”

納蘭琳笑笑,現在她深切地感覺自己就如同笑話一般,被父親當做是一顆棋子,嫁給自己心愛之人,然而,偏偏老天就不能讓自己如願,自己的心愛之人已然有了屬於他自己的一生摯愛,而自己,隻能夠成為一個空有頭銜的宸王王妃。

“那你能跟我講講,她是個什麼樣子的人嗎?”納蘭琳對於這個傳說中的前朝公主充滿了好奇,她不明白,自己究竟與她差在了哪裡,竟遭受禦千夜如此天翻地覆的差彆對待。

禦千夜本來並不打算很任何人討論有關於顧依依的事情,但是,他現在的的確確有些失意難以排遣。

當禦千夜一提起顧依依的時候,他的眼睛整個都像是在冒著光,納蘭琳也能清清楚楚地感覺出來,在禦千夜的眼裡,顧依依就是他心目中的神女。

“她是一個很可愛,很天真,很善良的女子,同時她又擁有著男人獨特的勇敢和獨立,她的想法讓我總覺得,她不像是屬於這個世界的人,每每一想到她,總會讓我覺得她可能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完美的人吧,恐怕冇有人再能與之媲美。”

禦千夜接下來又說了許久,講述著他與顧依依的相知,相識,相愛,相離……

納蘭琳看的出來,恐怕自己對待禦千夜,都冇有如此情深義重,禦千夜他是將自己的全部身心,都拿出來去愛顧依依,如果顧依依的身份不是前朝公主的話,恐怕,他們就是這世界上,最為完美的神仙眷侶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天善妒,看不得禦千夜與顧依依如此相愛美好,總要給他們製造各種阻礙,甚至於讓他們相愛卻不能相守。

納蘭琳並不是不識大體之人,她不知為什麼,突然竟有一種釋懷的感覺,看著自己喜歡的人如此深愛一個女子,納蘭琳居然會覺得有些期待著兩個人能夠重新在一起。

聽著禦千夜講述他們之間的甜蜜過往,納蘭琳也忍不住嘴角勾勒出一條淺淺的弧度。

這一夜,他們二人就這樣在漆黑的房屋內,一直探討著禦千夜和顧依依之間的故事,笑著笑著,不知道為什麼,就哭了。

納蘭琳對於禦千夜和顧依依他們這對苦命鴛鴦,也心存不滿,老天爺的心意竟然如此令人捉摸不透。

而在漆黑的魅影中,禦千夜的眼角,慢慢流下了一滴淚珠,順著他刀刻一般的臉頰流了下來,禦千夜默默閉上了雙眼,自己心中的這番話,終於也是講了出來,心裡也好受了些,然而對於顧依依來說,可能,他們之間從現在開始,就已經結束了吧?

“那你還會再找她嗎?”

“會!一定會!我會一直找到我死的那一刻!”禦千夜的眼睛在黑夜中就彷彿狼的眼睛一般明亮,閃閃發著光,他堅定地握起拳頭,因為太過於用力,剛剛手腕的傷口處竟然微微有些發疼,然而,就算是這樣,禦千夜也根本不會放下一絲絲的希望。

禦千夜在顧依依麵前,從來冇有自稱為“本王”,而永遠都是用“我”,這可能也就是顧依依對於他來說的與眾不同吧,宸王府的王妃隻能有一個人,那便是顧依依,而自己的妻子,也永遠隻能是顧依依。

納蘭琳實在是羨慕顧依依,能夠得到天下第一的禦千夜的心,要知道,禦千夜的名號,不管是在蒼炎國,還是在雲澤大陸的各個地方,那都是響徹五湖四海的存在啊。

就這樣,他們一直從天黑,聊到了天亮,永遠都是禦千夜在不停地講,納蘭琳時不時發表一下自己的看法,有時候也發出自己的疑問。

清晨時分,納蘭琳有些疲倦,睏意席捲全身,而禦千夜,卻毫無倦意,精神抖擻,甚至現在都能夠上陣殺敵。

“你先休息吧。”禦千夜對納蘭琳說道,隨即直接便出了門。

納蘭琳躺在床上,隻能聽見外麵的禦千夜對自己的奴婢囑咐道:“你們公主有些累了,叫她再多睡一會兒,不必進去擾她清淨。”

納蘭琳聽著禦千夜的話,有些覺得好笑,這話就如同是他們兩個昨晚上有多累一般,說出來也不怕彆人誤會。

然而,想著想著,納蘭琳的眼淚竟將枕頭淋濕了一半,禦千夜心疼顧依依,那麼有誰能夠心疼自己啊,納蘭琳將自己的身子縮成一團,雙手死死地互相摳著,既然自己已經嫁到了這個宸王府裡,那往後的日子,隻能夠隨遇而安。

納蘭琳雖然心中難過,然而卻不敢讓禦千夜察覺,畢竟她現在是禦千夜的王妃,如果讓禦千夜知道自己偷偷掉了眼淚,說不定就會不理自己。

然而,納蘭琳越是不想被人發現,越是不想哭泣,她的眼睛就越是乾澀,不知不覺之間,眼淚已經浸潤了她的臉龐。

她不禁輕歎一口氣,心裡暗自罵著自己,納蘭琳,你真是冇出息,怎麼就哭上了呢,你現在是禦千夜的王妃了,就該有王妃的樣子,你這樣,哪有西陵公主該有的風範?

納蘭琳趕緊抹了抹眼淚,不管怎麼說,今日可是自己與禦千夜的新婚之夜,不應該有這麼多不愉快的回憶的。

想到這裡,納蘭琳強忍著自己的情緒,讓自己努力地保持鎮靜,可是,她心中的悲傷,卻還是不受控製地蔓延開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