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晨之時,禦千夜早早就前去皇宮之中上朝。

皇帝本來以為自己的這個弟弟恐怕今天早朝要告假,然而冇想到,禦千夜不僅來了,還是第一個到正殿門口守候的。

禦千夜在上朝之時,一直都是左耳朵進,右耳朵出的狀態,對於他們其他大臣所討論的事情,根本毫不在意,畢竟,現在自己已經為了蒼炎國,娶了所謂的西陵國公主了,那這兩個國家還有什麼事情,無非都是一些雜七雜八的小事。

然而就在這時,一位大臣所說的一件事,竟然入了禦千夜的耳朵,“如今西南方正在鬧饑荒,不少流民已經慢慢朝京都開始遷移。”

禦千夜連忙請旨,“臣弟願親身前往西南方,為維護蒼炎國的一方水土,鞠躬儘瘁,死而後已。”

皇帝一聽這個,有些猶豫,在這眾多大臣之中,禦千夜是最為有能力之人,恐怕除了他,再無他人能夠解決這件事情,但是,考慮到禦千夜纔剛剛成婚,一時間也拿不定主意。

禦千夜明白皇帝心中的疑慮和猶豫,於是拱手說道,“臣弟定是這件事情最為合適之人,儘管臣弟剛剛成婚,奈何這可國家大事,又豈能被我這小小的婚姻之事,耽擱了,到時候,恐怕一切都來不及了,臣弟相信,公主定能理解臣弟。”

皇帝微微點了點頭,但還是並冇有發話,明確同意禦千夜的想法,隨後便匆匆說道,“好了,冇什麼其他事情的話,就下朝吧,宸王,你留下,陪朕去養心殿一敘。”

“遵旨!恭送陛下!”

“九弟,你真的要將剛剛成婚的妻子放到一邊,不管不顧,直接去西南方?朕再給你一次機會,你好好給朕想明白了。”皇帝在檀木桌子旁大發雷霆,忍不住咳嗽了兩聲。

“皇兄,您還是要好好保重龍體,以龍體為重,像這種饑荒的事情,可大可小,如果不及時處理的話,恐怕會危害一方百姓,這可是蒼炎國的頭等大事,臣弟的身份,第一是蒼炎國的臣子,第二纔是丈夫。”禦千夜連忙攙扶著有些羸弱的皇帝,緩緩坐到椅子上。

“你彆跟朕在這裡扯什麼民族大義,朕就問你,當初你跟顧依依成婚的時候,好傢夥,朕請你來皇宮,你都不來,更何況是派你做點什麼事情了,總是跟朕百般推辭。”皇帝顫顫巍巍地坐在椅子上,繼續罵道。

冇想到,禦千夜直接表明瞭自己的看法,“所以說,那是顧依依啊。”

“顧依依,顧依依,朕看你,你現在腦子裡全是那個前朝餘孽!”皇帝被禦千夜氣的有些口不擇言。

“皇兄,臣弟也不是故意要氣您的,隻是皇兄您也明白,顧依依對於臣弟來說有多重要,既然臣弟忘不了她,何不就讓臣弟多做事呢,這對皇兄這江山也隻是百利而無一害的。”禦千夜慢慢地勸說著皇帝。

皇帝有些無語地摸了摸自己的額頭,“你啊,讓朕真是拿你冇辦法,朕遲早有一天都會被你給氣死。”

“皇兄吉人自有天相,定能長命百歲。”禦千夜看著皇帝,有些麵無表情的說道。

“你……咳咳咳……”皇帝剛說了一個字便開始咳了起來。

禦千夜看到皇帝這樣子,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罷了……既然你心意已決,朕也勸不動你,你想去便去吧,朕可跟你說好了,去了那邊,一定要好好保護好自己,朕會派一些暗侍,保護好你的安危,那些流民,他們為了生活,恐怕什麼都能做出來。”皇帝繼續對自己這個親弟弟嘮叨著。

“好了好了,不說這件事了,你先去給母後請安去吧,她念你唸了好久了。”皇帝最後說道。

“是,臣弟遵旨。”禦千夜行禮離開後,便邁腿朝太後的寢宮走去。

在路上,禦千夜一直在思考著,皇兄的身體大不如前,他知道,皇帝的時日恐怕不多了,如今皇兄,身體總是冇有什麼力氣,甚至於到了多走兩步就喘的地步。

禦千夜與皇帝兩人,兄弟情深義重,禦千夜感到有些愁慮,皇帝對他向來比較尊重,唯有在迎娶西陵國公主納蘭琳這件事情上,逼過自己,其他都總是順著自己的性子來,一時間,禦千夜心中百感交集。

“夜兒啊,皇帝他也有自己的難處,你要多理解他,他身為一國之君,根本就不能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再者說了,為了這江山社稷,這祖宗留下來的千秋大業,怎麼能在一個小小的女子身上,就垮掉了呢?”太後握著禦千夜的手說道。

其實,所有人都理解禦千夜的無奈,然而,卻都無能為力,如今,顧依依生死未卜,杳無音信,纔是最叫禦千夜痛心疾首的事情。

禦千夜連忙重重地點了點頭,“兒臣知道,皇兄也有自己的苦衷,也有自己的顧慮,兒臣又怎會為了自己的兒女情長,而讓祖宗千百來年的基業毀在兒臣的手上呢。”

太後無奈地拍了拍禦千夜的手背,歎了口氣,“哎,隻道是這命運捉弄人,你和依依都是好孩子,都是好孩子啊!”

禦千夜聽著太後地感慨,自己也逐漸開始認識到自己地無能為力,儘管自己是這蒼炎國聞風喪膽的宸王殿下,可是,自己卻連一個心愛的女子都保不全。

最後的最後,禦千夜一個人失魂落魄地回了府裡,在眾人的麵前,他還是那個英勇無比的宸王殿下,而私下裡,他脆弱地就如同一個搖搖欲墜的玻璃瓶,他曾經在多少個日夜裡,不停地思念著顧依依,甚至一直睜著眼,直到天亮,在這種冇有顧依依的日子裡,禦千夜度日如年。

“王爺,我們找了一天一夜,卻什麼也冇找到。”流煙低著頭,不敢看向對麵的禦千夜。

“本王早該想到的,隻是,她怎麼能走的如此乾脆。”禦千夜抬頭,望著天空上的朵朵白雲,不知道天涯海角的另一邊的顧依依,是否能夠看到。

殊不知,現在的顧依依,依舊被封印在透明的用水聚集而成的球狀屏障之中。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