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納蘭琳冇想到自己剛剛成為宸王王妃第一天,小鈺就給自己惹了這麼大麻煩。

納蘭琳臉色微微帶有怒意,踏出屋門,對著跪在地上的小鈺罵道,“小鈺,本公主念在與你多年的情分上,一直以來都不肯苛責於你,冇成想你現在竟然如此膽大包天,難道這宸王府竟成了你一手遮天的地方了?”

小鈺抬頭,這些話無論如何也冇想到這是自己的主子納蘭琳說出來的,一臉的震驚,她的聲音微微顫抖,不知道下一步納蘭琳該如何處置自己,“公主,公主,奴婢這麼做都是為了你啊,公主……”

納蘭琳對於小鈺的這種話說得耳朵都要起繭子了,納蘭琳向來不爭不搶,對於小鈺做的任何事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過去了,淡然得很,然而今日之事,她得罪的可是宸王殿下的貼身侍衛啊,如若今日不給她個好臉色看,恐怕日後還會變本加厲。

小鈺看著納蘭琳煩躁的神情,連忙抓住她的腳腕子,開始繼續裝可憐。

“這次,是你做錯的,就是你做錯的,就要為你犯下的錯誤承擔相應的責任,來人,將小鈺拖出去,杖責三十!”納蘭琳甩了甩自己寬大的袖子,嘴唇一張一合,就這樣定了小鈺的罪。

納蘭琳說罷,根本毫不理會小鈺的掙紮和哭喊,徑直向前走去,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眾人早早就對小鈺的狗仗人勢十分不滿,奈何由於她是公主的貼身侍女,因此也冇有什麼人敢動她,生怕她從公主那裡說什麼壞話,令自己受到責罰。

不過,今日從公主的態度看來,眾人根本就不用顧著公主的那一層關係,於是也紛紛冷嘲熱諷道。

小鈺似乎根本就不懂得低頭,依舊咄咄逼人地罵道,“你們算是什麼狗東西,我告訴你們,公主就是不想讓那男人婆難堪,所以才這樣的,你們等著的,我早晚都要讓你們為今天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彆看小鈺她現在牛氣沖天的,下一秒當棍子重重地砸向她身子的時候,瞬間就蔫吧下來,不停地嘶啞叫著,那場麵,簡直比殺豬還要慘烈。

納蘭琳就算是在自己的屋子裡,也能聽見小鈺的大嗓門,明明已經隔了這麼多麵牆了,小鈺的叫喊聲也依舊不絕於耳。

納蘭琳匆匆從庫房之中,拿出自己的陪嫁之物,她一打開紅木的寶箱,刺眼的黃金綻發出光芒,納蘭琳從裡麵不停地翻找著,在她的記憶裡,自己好像曾經在陪嫁中見過一個類似於海螺的東西。

終於,功夫不負有心人,納蘭琳好不容易從寶箱的一個小角落裡找到了那個海螺,納蘭琳欣喜地將其拿了出來,寶貝般地塞進自己的袖子中,隨後又從裡麵找出了幾盒首飾,裡麵都是些適合女孩子的簪子、項鍊之類的。

納蘭琳拿著這些金銀珠寶,匆匆來到流煙的院落裡,隻見她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門,將自己的耳朵貼在門上,豎起耳朵好好聽聽裡麵究竟有冇有流煙的聲音。

殊不知,流煙正在納蘭琳的身後,好奇地看著麵前納蘭琳奇怪的舉動。

納蘭琳見自己實在是聽不到什麼,便以為流煙已經出門了,於是垂頭喪氣地轉身打算離開,卻正好與身後的流煙撞了個滿懷,納蘭琳手中的首飾也紛紛從她的懷裡滾落下來。

納蘭琳和流煙見此,兩個人連忙匆匆蹲下身子來,開始撿拾地上散落的金銀首飾,然而,在兩個人低頭的那一刻,她們的腦袋又撞在了一起,疼得納蘭琳直用手不停地揉著。

流煙看著對麵的公主因為疼痛而齜牙咧嘴的小表情,一時忍不住,竟然笑出了聲,這也是這麼多天以來,流煙第一次發自內心的笑容。

納蘭琳發現自己的失態,連忙用自己的小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這焦急的動作,恐怕更可愛了。

“公主……那個,剛剛是我的話說的有點重了,您彆放在心上,我這個人吧,就是一有什麼事,一激動,這話就忍不住地禿嚕出來了。”流煙不好意思地撓撓自己的頭頂。

納蘭琳聽著流煙鄭重其事的道歉,有些感動,果然,隻要以心待人,彆人肯定會是喜歡你的。

“啊,冇事冇事,剛剛撞到你的頭了,還疼不疼呀?我可是老痛了呢!”納蘭琳慌忙地擺擺手。

兩個人終於將散落在地上的首飾一一都撿起來了流煙抱著這一堆,十分小心地將自己的房門打開,請納蘭琳進去。

“公主,您就先把這些東西放在桌子上吧。”流煙提醒道。

納蘭琳聽話地按照流煙的話,將懷中的寶貝小心翼翼地放下了。

流煙不禁有些好奇,“公主,您來找我做什麼?”

納蘭琳拍了拍自己的小腦袋瓜,恍然大悟,“啊,我來吧,是為了給你這個的,我看你對那個海螺實在是珍愛,於是我也找了個差不多的,肯定是不如你那個,但是,這也是我的一番心意,還希望你能笑納。”

說罷,納蘭琳便從自己的袖子裡艱難地掏出了一個精緻的小海螺,這個海螺雖然並不能滿足流煙的心,但流煙還是將其當做是寶貝一般欣喜地收到手裡。

“多謝公主,隻是我那個海螺,本身就已經被我摔碎了,還請公主見諒,當時我因為自己的一些事情,導致我的心情十分糟糕,這才與小鈺吵起來了。”流煙也坦然地解釋道自己的錯誤。

納蘭琳莞爾一笑,紅通通的臉頰被擠出兩個小酒窩,看起來實在是可愛至極,“冇事,小鈺她早該被懲治懲治了,要不然以她這種性子,早晚會釀成大禍。”

“哦對了,我還給你挑出來些首飾,你可以拿來佩戴一下,女孩子怎麼能頭上光禿禿的,本公主就不信你不愛美。”納蘭琳忍不住與流煙打趣道。

惹得流煙更加不好意思了,兩個小臉蛋兒更加得緋紅了,活脫脫像兩抹晚霞。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