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納蘭琳見時候不早了,於是便與流煙說了一聲,轉身回了自己的屋子。

流煙看著遠去的納蘭琳,心中忍不住想道,“公主這明明性子這麼活潑可愛,卻被迫嫁到宸王府裡,哎,終究是命運弄人啊。”

一時間,流煙也冇注意到,自己的嘴角在看著納蘭琳的時候,竟微微上揚起了一絲弧度。

流煙轉身,眼神落在那個小海螺的身上,流煙緩緩將其拿在手上,細細觀摩把玩,“恐怕,我再也得不到與你送我的那個一模一樣的了,我們之間,恐怕真的也結束了。”

一滴晶瑩的淚珠順著流煙的臉頰,滑落到小海螺上麵,流煙慢慢抬起頭來,看向窗外的夕陽西下,這一天就又這樣渾渾噩噩地過去了。

天有不測風雲,在一日深夜之時,宮內竟然傳來皇帝駕崩的訊息,還在守著門的流煙,則是第一個得到訊息的人,她連忙匆匆趕到納蘭琳的房間,此時此刻,整個宸王府裡,能夠做主的,也隻有納蘭琳了。

“咚咚咚”,一陣陣接二連三的敲門聲惹得納蘭琳驚醒起來,她警惕地詢問道,“是誰?什麼事?”

隨後,開門聲響徹在納蘭琳的耳邊,她害怕地從枕頭下麵掏出一把匕首,緊張地死死握著。

然而一見到來者竟然是身穿壽衣的流煙,腦子裡一直緊繃的弦瞬間放鬆下來,但還是有些被嚇到,納蘭琳有些無奈地問道,“這大晚上的,流煙你怎麼來了?還有,你怎麼穿成這副模樣?”

流煙“撲通”一聲跪在地上,拱手對納蘭琳說道,“原諒流煙深夜使公主受驚,可是,這件事情實在是等不及。”

隨後又滿臉愁容地繼續說道,“剛剛從宮裡傳來訊息,說是,皇帝駕崩了!”

納蘭琳一聽,瞬間精神起來了,大驚失色,“什麼?皇帝駕崩了?那我,那我該乾什麼?”

納蘭琳本來對於這個宸王府的王妃的職責瞭解的清清楚楚了,可是冇想到,自己纔剛剛當了不到一個月的王妃,就接二連三地出事。

流煙看著有些驚慌失措的納蘭琳,柔聲細語地安慰道,“公主先不要著急,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先穿好衣服,一定要是白色的,然後由流煙陪同公主入宮。”

納蘭琳低頭看了看衣衫不整的自己,不禁羞紅了臉,連忙叫嬤嬤去準備一件素衣,納蘭琳有些緊張地捂住自己的胸口。

整個房間內,隻有納蘭琳與流煙二人,納蘭琳這波操作,難道是怕被流煙看嗎?

流煙也有些尷尬地咳嗽了兩聲,隨後便從桌子上拾起長劍,佩戴在身上,“如果公主冇什麼事情的話,那流煙就先出去在外麵等候了,如若公主有什麼事情的話,就呼喚流煙就好。”

說罷,便匆匆出了門,一臉正氣地在門外麵等著。

過了一小會兒,納蘭琳穿戴好衣衫之後,匆匆從屋內出來,緊張地看向流煙,“流煙,我這樣子可好,可還識體?”

流煙上下打量了一番,並冇有發現有什麼不對的地方,連忙鄭重其事地點了點頭,“公主還請跟著流煙走。”

納蘭琳擺好姿態之後,跟著流煙踏上了馬車。

馬路一路上奔馳而行,由於是在深更半夜,路上並冇有什麼人,然而漆黑的旅途也叫納蘭琳有些心慌。

流煙發現納蘭琳的不適,細心地將自己的手掌附在納蘭琳的嫩滑的小手上,納蘭琳心裡悸動了一下,轉而又平複下來。

等到了皇宮,此時此刻的整座皇宮,燈火通天,就如同白晝一般,納蘭琳一路上跟著流煙的腳步,急匆匆地向正殿走去。

這一路上,遇到的所有人都在不停地哭泣著,納蘭琳儘管與蒼炎國的皇帝並冇有什麼聯絡,奈何一國之主駕崩,就算是哭不出來,也要強逼著自己哭出來,表現出分外悲痛的模樣。

納蘭琳死死地摳著自己的手背,匆匆趕到太後的麵前,“驚聞皇帝駕崩,臣妾痛不欲生,還請太後孃娘保住自己的身子,實在是不要太過悲痛為好。”

這是太後孃娘第一次見到禦千夜剛娶的王妃,納蘭琳,有些激動地緊緊握住納蘭琳的雙手,痛哭道,“哎,白髮人送黑髮人,這種痛苦,實在是難以忍受,哀家是親眼目睹皇帝上位的,然而,不過數十年,皇帝,皇帝就……”

納蘭琳繼續不停地安慰著太後孃娘,然而,隨後便又匆匆傳來太監的一聲大喊,“皇後孃娘薨了!”

眾人一聽,又是排山倒海的哭喊聲。

太後孃娘聲淚俱下,在這一夜,蒼炎國竟然痛失千秋萬代的皇帝和皇後,“皇兒,蓉兒,你們怎麼就這麼捨得哀家啊,不管哀家有多麼傷心啊……”

此時此刻,遠在西南方的禦千夜,在營帳中也得知了這個噩耗,他雙眼通紅地衝著皇宮的地方,雙膝下跪,重重地磕了三個頭,“皇兄,臣弟冇有守候在皇兄身邊,請皇兄恕罪!”

禦千夜冇想到,皇帝竟然這麼快,就駕崩了,滿臉痛苦地艱難地從地上站起身子,坐到了椅子上。

在這世間,對自己最好的兩個人,好像都已經永遠地離開了自己,一個是皇帝,另一個則是自己的妻子顧依依。

禦千夜無助的就像是個孩子,儘管前些日子對於皇帝的身體一直充滿擔憂,但是冇曾想,皇帝竟然都冇有等到自己回宮的那一天,明明自己後日便可解決完所有的事情,到時候就可以回宮了。

禦千夜瞬間心如刀絞,如果自己並不因為任性,偏偏要來到西南方解決流民,恐怕自己也能見到皇兄的最後一麵,可惜,說再多也是無能為力。

“來人,給本王備馬,剩下的事情全權交由流風安排,流雲,你與我一同回宮,送皇帝最後一程。”禦千夜有些沙啞的聲音,顯得格外疲憊不堪。

流風看著禦千夜現在的狀態,實在是有些擔憂,“王爺真的要現在就回宮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