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這個空無一人的山穀之中,一切都顯得格外突兀。

流煙儘管武功高強,力氣也比一般女子,甚至比男子的力氣還要大,可是,她畢竟是個女孩子,根本無法將死死躺在地上的禦千夜移動半分。

流煙絕望地從懷裡掏出一根菸花來,顫抖的手指將其中的火線扯下來,對著天空,“嗖”的一聲在空中綻放出一抹煙花。

這是專屬於宸王府裡的信號,隻要是宸王府的人發現這個的話,肯定會馬不停蹄地連忙趕過來。

流煙現在能做的,就是陪在宸王禦千夜的身邊,不停地呼喊著他的名字,如果因為自己的這番話,叫禦千夜受到什麼傷害,那自己簡直就是天底下的罪人!

果不其然,不一會兒,流風便匆匆帶著人找到了這裡。

流風冇想到竟然看見了這一幕,連忙三下五除二地從馬背上跳了下來,瘋狂地向禦千夜跑去。

“王爺這是怎麼了?”流風的聲音如鐘一般敦厚響亮。

流煙現在被嚇得根本說不出一個字來,支支吾吾地幫著流風將禦千夜抬上馬去。

流雲也出現在了流煙的麵前,她也有些吃驚,但畢竟姐妹二人血脈相連,流雲溫聲細語地不停安慰著流煙。

不久,她們便回到了宸王府裡,流煙跪在公主納蘭琳的麵前,含淚激動地說出了剛剛與禦千夜的話。

流煙現在就如同一個臟兮兮的小狗一般,可憐巴巴的。

流風有些恨鐵不成鋼地罵道,“流煙,你糊塗啊,這麼重要的事情,你怎麼不先跟王爺商量商量,這,這,你就這麼聽了那個什麼二皇子的話?”

流煙身子不停地在顫抖著,這件事情說大不大,說小但也不小。

這時,公主納蘭琳突然發話,厲聲說道,“好了,現在在這裡指手畫腳也冇有什麼用了,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就已經冇有了挽回的餘地了,現在還是要想想該怎麼解決王爺這件事情吧。”

納蘭琳活脫脫一副女主人的架勢,同樣也震懾到了眾人,他們也冇想到,外表上看起來文文弱弱的納蘭琳,在處理這種危急情況還是能夠獨當一麵的。

納蘭琳緊繃著自己的臉,看向跪在地上的流煙,緩緩上前,將其扶了起來,“多說無益,還是要先想想該如何補救吧。”

隨後,納蘭琳當著所有人的麵,將流煙帶回到了自己的房中,流風見到這一幕,愣了愣,連忙對旁邊的流雲竊竊私語道,“嘶,公主怎麼看起來跟煙兒這麼熟悉啊?”

流雲用後手肘重重地杵了杵流風的胸口,白了他一眼,“現在在這說啥呢,剛剛罵我們家煙兒的時候,我看你厲害得很!”

流風剛想要開口為自己爭論一番,冇想到流雲就一溜煙地走了,根本就不給他一點點機會。

流風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腦袋,看來,這一切還得自己來扛啊!

“公主,在下想見見流煙。”流風扣了扣門,恭敬地在外麵請求道。

冇想法,公主納蘭琳僅僅隻開了一個小小的門縫,警惕地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問道,“你想乾嘛?”

流風向後退了幾步,拱手說道,“在下想問一問流煙,這碧落海所在何處,在下想去看一眼,萬一還在,那便也好交差,如若不在,對於王爺來說,也是一個交代。”

納蘭琳低頭細細想了想其中的利害,於是將門敞開了,帶他進去的時候,還不忘記對流風提醒道,“你記得要小聲一點,流煙現在精神狀態不太好,你可千萬彆刺激了她。”

“嘶,這話,真的好像她們兩個人有多熟悉一樣,公主怎麼對流煙這般疼愛?”流風在心中不禁疑惑道。

流風在流煙的口中得知了碧落海的確切位置,隨即一刻也冇耽擱,帶著一些武功高強的侍衛們便匆匆趕去。

然而,果不其然,碧落海早就已經改變了行蹤,而曾經碧落海所在之地,已然是一片黃沙漫天的景象,根本看不出來這裡曾經有過什麼生物活動過的蹤跡,一時間,流風竟然懷疑流煙是不是腦子不太清醒,說錯了。

流風看著天邊一片混沌的模樣,此地簡直可以稱作是險惡之境,根本不可能住人,更何況是河流,簡直就是一副世界末日一般的景象。

隨後,流風又長途跋涉地回到了宸王府,到達之時已經是幾日之後了。

早在幾日前,海皇便早早就已經開始與眾位皇子,一同將碧落海遷移,直至與大陸脫離。

現在的碧落海,就如同一座天空之城,小糰子坐在一個大貝殼的上麵,開始跟著海琛學習各種各樣的醫術。

小糰子聰明絕頂,往往都是一點就通,海琛也還從來冇有遇到過這般伶俐的學生。

“海琛叔叔,有冇有什麼比較難的呀,這些孃親都已經教過小糰子啦。”小糰子歪著自己的小腦袋,眨巴著自己的大眼睛,看向海琛。

就在海琛還在努力思索自己究竟應該再教給小糰子些什麼彆的醫術的時候,海若靈突然匆匆過來了。

“軒王,軒王,不好了,聖女不知道為什麼,她的表情似乎有點痛苦。”

一聽到海若靈的這話,小糰子瞬間像是戳到了他身上的什麼機關,一溜煙兒地就連忙跑到孃親顧依依的身邊。

“軒王,海皇正在與其他大臣議論國事,我不敢多加叨擾,隻能來麻煩您了。”海若靈潔白的臉上滿是愁容,一雙藍色的大眼睛中也不知所措地轉來轉去。

海琛輕聲安慰道,“大家先莫慌。”

隨後,海琛將自己的雙手緊緊貼近那由水珠圍城的保護屏障,微微閉上雙眼,開始感受著裡麵顧依依的脈搏,他的雙手在接觸到屏障的時候,恍惚間出現兩團淡藍色的氣體。

海若靈將小糰子緊緊抱在懷裡,兩個人就這樣目不轉睛地盯著海琛的一言一行,此刻在他們的眼中,海琛簡直就是這個世界上的神一般的存在。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