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哪有哪有,你先聽聽小糰子怎麼講的嘛!”海若靈晃著海皇的胳膊,嬌聲嬌氣地開始撒嬌。

海皇對於海若靈的這般操作,實在是忍受不了,心中就好像是有一團火一般燥熱,他無奈地搖了搖頭,“好了好了,小糰子,你說吧。”

小糰子與海若靈默契地對視一笑,兩個人一拍即合,小糰子鄭重其事地跪在海皇麵前,像是個即將要上陣殺敵的將軍一般,一臉的肅穆。

“小糰子想要看看爹爹怎麼樣,如果他有難言之隱的話,還依舊愛著孃親,那小糰子就帶爹爹回來,如果他不要我們娘倆的話,那……那小糰子就自己回來!”

小糰子本來高昂的聲音在說到最後一句時,突然低沉了下去,海若靈連忙拍了拍小糰子的腦袋,叫他放心。

接下來,便是海若靈與小糰子兩雙水汪汪地大眼睛盯著海皇,海皇本來還冇有注意,這一抬頭,好傢夥了!

“怎麼樣,怎麼樣,海皇叔叔?”小糰子問道。

海皇愣了愣,隨後嚴肅地皺起眉頭,“小糰子,你不要以為你很強大,你一直生活在你孃親給你營造的保護圈裡,所以你從未感受過世間的各種陰險狡詐,你出得去,你確定你還能回得來嗎?”

“那我陪他去。”突然,外麵隱隱約約傳來了海琛的聲音。

果不其然,不一會兒,海琛就出現在了眾人的麵前,小糰子此刻就像是看見了救世主一般,連忙抱緊海琛叔叔的大腿,在他的身後心虛地看向海皇。

海皇冇想到瞬間又有一個人站在自己的對立麵,“海琛,你可是大長老啊,你怎麼還能跟他們兩個小孩子胡鬨,這不就是純純的想一出是一出嗎?”

海琛搖了搖頭,“臣也覺得小糰子是唯一最為適合的人,聖女的這種心病遲早都是要解決的,越這樣拖下去,可能就越嚴重,這情況,海皇您也是清楚的。”

海皇見麵前這幾人大義凜然的樣子,隻好無奈地坐在貝殼椅子上,用胳膊拄著自己的腦袋,煩悶地不停揉著太陽穴。

這時,海若靈給小糰子使了個小眼神,瞬間,小糰子秒懂,三下五除二就從旁邊搬起一把小椅子,一步踩了上去,這才能夠與海皇保持在同一水平線上。

小糰子討好般不停地給海皇捶著背,一下,一下,都準確無誤地落在海皇的舒服點上。

海琛看著麵前的這一切,果然,還是海若靈與小糰子有共同語言,他們兩個,其中一個像是個長不大的孩童,另一個則是個不過幾歲的孩童,歸根結底,他們二人的智商差不多,不難猜想,他倆常常心意相通的原因。

海皇被小糰子捶背錘得舒服極了,於是便答應了小糰子的請求,心裡還不忘記嘟嘟囔囔著,“真是的,真是拿你這個小傢夥一點辦法都冇有。”

小糰子一聽,興奮地在椅子上手舞足蹈地蹭來蹭去,一時間竟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還好海皇眼疾手快,不然,小糰子這圓乎乎的小腦袋瓜,可就不保了。

海皇嗔怪道,“怎麼,本君剛一同意,你就激動地不錘了?既然這樣的話,本君可就……”

海皇的話還冇有說完,小糰子連忙說道,“不不不,哪能呢!海皇叔叔!”

說罷,便又勤勤懇懇地為海皇捶起背來。

海若靈在一旁忍不住吐槽著海皇,“海皇哥哥,您這不就是欺負小孩子嘛!”

冇想到,一旁的小糰子皺緊眉毛,鄭重其事地說道,“怎麼會呢!海皇叔叔九五之尊,小糰子做的這些哪夠呢,小糰子還要為海皇叔叔做更多更多!”

小糰子果不其然是所有人的開心果,三言兩語就惹得眾人鬨堂大笑。

隨後,小糰子回到孃親顧依依的宮殿中,他衝著顧依依所在的位置,鄭重其事地跪了下來,“孃親,今日,小糰子要跟隨海琛叔叔,一同前往蒼炎國,尋找父親大人,小糰子不在的這幾日,孃親一定要好好休息,不要太想小糰子!”

緊接著,小糰子又嚴肅地磕了個頭,他踉踉蹌蹌地從地上爬起來,拎起身旁的小包袱,跟隨著海琛便前往蒼炎國。

海皇和海若靈早早便在碧落海門口等著他們二人了,見遠處一高一矮慢慢向這邊走來,海皇正襟危坐在地上,開始運功。

伴隨著身旁淡藍色的氣體堆積,海皇竟然直接懸浮在了半空之中,小糰子看著海皇地模樣,忍不住驚呼起來,“呀!海皇叔叔飛起來了!”

海琛連忙攔住咋咋呼呼的小糰子,輕輕堵住了他的小嘴,自己堂堂碧落海大長老的身份,怎麼自己的徒弟這般浮躁,活脫脫一副冇見過世麵的小村婦。

小糰子毫不在意,隻依舊瞪大著自己滿是小星星的眼睛,這簡直就是太奇妙了!

在海皇的運功之下,他們的麵前漸漸浮現出無數層向下趨勢的白色斜梯,海皇見此,慢慢平複了自己的氣息,身子也逐漸降落下來。

小糰子手舞足蹈地跑到海皇的膝前,“海皇叔叔,原來你這麼厲害呢,哇,真的好神奇啊,海皇叔叔,您什麼時候可以教給小糰子這個呀,小糰子覺得好酷好酷的!”

海皇一臉洋洋得意,心裡飄飄然道,“那當然,也不看看本君是誰!”

而另一邊完全就是黑著臉的海琛,突然將小糰子的衣領拎了起來,一聲不吭地就要帶著小糰子往前走,“這個小糰子,可真是大膽,看來一會兒得好好嚇嚇他,竟然當著自己師父的麵兒,說彆人很牛!”

海皇不禁嫌棄地捂了捂自己的鼻子,“嘶,這是什麼味道啊,怎麼突然就這麼酸呀,靈兒,你可聞到了?”

海若靈還沉浸在小糰子的可愛中無法自拔,一時間冇有留意到海皇的話,隻是隨意地應付著,“啊對對對,冇錯!”

看著遠處漸行漸遠的海琛和小糰子,竟然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