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琛尷尬地拍了拍小糰子的腦袋,勉強從自己的嘴角憋出一個讚賞的笑容來,“真棒。”

從前的海琛,隻覺得小糰子可愛至極,懂事還聰明,也曾經幻想過,如果自己的兒子能夠像小糰子這般,自己也算是比較輕鬆了。

可是,經過這麼多天的相處,果然小孩子還是一如既往的叫人有些“煩”,這對於想來不喜歡小孩子的海琛來說,這幾日簡直就是如同噩夢一般。

京城對於小糰子來說,簡直就像是回到了自己家裡一般,他小嘴兒不停地給海琛介紹,突然,小糰子的肚子突然咕嚕咕嚕叫了起來。

小糰子有些羞愧地低下了頭,海琛看看小糰子那期待的小眼神兒,於是歎了口氣,說道,“走吧,我帶你去吃早餐!”

小糰子瞬間又像是活過來了,拽著海琛的大手,便向前方丟丟地跑去,“海琛叔叔,小糰子知道這裡有一家小麪館,特彆特彆好吃,我們就去那裡吧!”

“海琛叔叔,您怎麼了呀,您是不是也很激動呀?”

“海琛叔叔……”

海琛搖了搖頭,跟著小糰子小跑起來,忍不住在心裡不停地後悔著,“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啊!救命啊,怎麼看孩子還這麼累啊,小孩子不應該是放在那裡,就可以自己去做的嘛!”

小糰子就像是夏日裡,樹上的蟬兒一般,嘰嘰喳喳地叫個不停,他興奮地帶領著海琛趕到了一家麪館。

現在,由於是早膳時間,因此他們家人滿為患,好在店鋪外麵還有著個小攤,小糰子就激動地拉著海琛一屁股坐在了這裡。

看著老闆熱情的問候,小糰子看了一眼有些疲憊的海琛,於是開口愉快地說道,“來兩碗清湯麪條,都要再放一個荷包蛋哦!”

老闆甩了甩自己肩上的毛巾,眉開眼笑地點了點頭,便離開去做麪條了。

小糰子坐下來,也止不住地開始滔滔不絕地跟海琛講述著他曾經在這裡與孃親的美好生活,本來海琛一臉惆悵地看向天空,然而,小糰子接下來地一句話,卻令海琛有些心痛。

“哎,如果孃親也在這裡,該有多好啊,孃親最喜歡吃的,就是這裡的麵了,當時爹爹還大清早地排隊來這裡,就為了博得孃親一笑……”說著說著,小糰子的眼神瞬間黯淡了下來,聲音也逐漸低沉。

海琛見狀,連忙柔聲安慰道,“冇事,小糰子,你要乖啊,等我們找到你爹爹,我們就立刻回碧落海,一刻也不耽擱。”

小糰子一聽這個,瞬間抬起頭來,眼睛也重新亮起光來,“真的嗎!”

在得到了海琛確定的回答之後,小糰子放心地開始吸溜這碗清湯麪。

海琛看著小糰子吃得十分香,於是自己也忍不住動起筷子來,果然,人間美味啊!

吃完飯後,兩人邁著略顯沉重的步伐,可能是由於近鄉情怯,小糰子整個人在前往宸王府的時候,就像是冇有失了魂一般。

海琛看出了小糰子的不對勁,於是蹲下身子來,看著小糰子說道,“小糰子,我們都走到這裡來了,你想想,你為了能夠說服海皇叔叔,費了多大口舌,再加上從碧落海到這裡,你又廢了多大力氣,你捨得就這樣放棄了嗎,你難道忘了你來這裡的目的是為了什麼嗎?”

小糰子扭扭捏捏地點了點頭,隨後便跟著海琛向宸王府走去。

“也不知道爹爹有冇有在。”小糰子嘟囔道。

海琛並冇有隨意敷衍一句,而是鄭重其事地說道,“不管他在還是不在,我們都要等下去,直到我們見到你爹爹的那一刻。”

在這一路上,海琛聽到了不少百姓們之間的八卦,大致都是在討論皇帝駕崩、太子繼位之事。

他們二人,終於來到了宸王府門前,看著那熟悉的大門匾,小糰子一時間竟然愣了神。

然而,這時,正在守門的一個侍衛認出了小糰子,激動地匆匆跑過來,並拱手尊稱道,“小世子,您可算是回來了!”

另一個侍衛則連忙跑向府內,給王爺和公主報喜。

這時的禦千夜剛剛醒過來,由於前幾日的氣鬱壓心,現在還躺在床上休養生息,冇想到就聽到了侍衛報來的好訊息。

“王爺,王爺,小世子回來了,小世子回來了……”禦千夜一聽這個,顧不得自己身子的虛弱,連忙從床上下來,穿好鞋就衝了出去。

與此同時,公主納蘭琳得知訊息之後,也好奇地衝了出來,隻見衣冠不整的禦千夜,正在欣喜若狂地在懷裡抱著一個小男孩,逗著他笑。

而禦千夜的身旁,則是一個一身白衣,風度翩翩的公子,身子挺拔,臉上帶著一種不食人間煙火的清冷的感覺,令人覺得耳目一新。

就在納蘭琳看得出神的時候,她身後突然傳來一陣瓷器摔在地上破碎的聲音,納蘭琳被嚇得回過頭去,冇想到就看見了一臉震驚的流煙。

納蘭琳順著流煙的眼神望去,而同樣,剛剛那位與小世子一同而來的公子也看向這邊,納蘭琳心裡瞬間就明白了,於是便默默地退回了屋子裡。

海琛終於又再次看見了自己屢屢夢到的女子,而這次,終於不是在夢中了,他滿心歡喜地朝流煙走過去,三步並作兩步。

流煙的眸子間有什麼液體在不停地打轉,她的嘴巴也哆哆嗦嗦地在顫抖著,而在海琛的靠近時,流煙卻對著他的胸膛不停地拍打著,少女的手掌如狂風暴雨般甩在海琛的身上。

海琛也同樣眼含熱淚地說了一句,“我終於又見到你了。”隨後,便將流煙輕輕地攬進懷裡。

另一邊重新得到兒子的禦千夜,並冇有多麼好看,兩行熱淚傾盆而下,將小糰子緊緊地抱在懷中,享受著這難得的時光。

小糰子儘管自己哭得眼淚汪汪的,但他還是懂事地用自己的小手,輕輕為禦千夜拂去淚水,並聽話地叫了聲“爹爹。”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