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禦千夜將小糰子抱在懷裡,心裡覺得這次小糰子與海琛的回京,恐怕是要有什麼事情。

“小糰子,爹爹問你,你孃親呢?她還好嗎?”禦千夜慈愛地撫摸著小糰子圓滾滾的小腦袋,問道。

小糰子的一雙大眼睛轉了轉,掙紮著示意自己要從禦千夜的懷裡下來,禦千夜連忙小心翼翼地將其放下,他的一雙劍眉緊緊蹙在一次,擔憂地看向小糰子。

小糰子則不顧禦千夜的阻攔,跪道,“小糰子此次前來尋找爹爹,一是因為小糰子實在是對爹爹極度思念,第二則是孃親她,她現在狀態有些不大好,海皇叔叔和海琛叔叔都說,孃親這是因為心病,心病還須心藥醫。”

“小糰子不懂什麼心病,隻是明白,在孃親心中最重要的人便是爹爹了,所以,小糰子此次前來,是為了請求爹爹能夠與小糰子一同回到碧落海。”

小糰子這個小傢夥,儘管年齡不大,但是他的小心思可是不知道多到哪裡,不過,他可畢竟是顧依依與禦千夜的親生兒子啊,這強強聯合的,他們的後代能弱到哪裡?

禦千夜一聽這個,前幾日氣血攻心的傷就像是突然好了一樣,咋咋呼呼地就嚷著叫流風去備馬,說是現在就要出發。

小糰子冇想到自己的爹爹一個成年人了,怎麼比自己還要幼稚,一點也不成熟,連一個十分周密的計劃都冇有。

就在這時,公主納蘭琳剛想要來為禦千夜送藥,順便來看看小世子,冇想到就在門外聽到了他們父子二人之間的討論,手中的中藥也吃驚地摔在了地上。

納蘭琳本來對於顧依依的態度是很隨意的,畢竟在她看來,宸王禦千夜與顧依依並冇有再次見麵的可能性,這樣自己也依然能夠永永遠遠留在禦千夜的身邊,就算是禦千夜現在並不接納自己,但她一直相信,隻要自己精誠所至,來日必會金石為開。

然而,這一切故事的發展,卻令納蘭琳有些絕望。

禦千夜與小糰子都發現了門口納蘭琳的存在,禦千夜將小糰子護在身後,瞬間變了一個人一般,冷冰冰的臉色叫人害怕,“你來做什麼?”

納蘭琳怔了怔,委屈的神情不言而喻,“王爺,王爺這是把琳兒當成是敵人了嗎?”

小糰子見狀,知道對麵的那個姐姐就是前不久爹爹禦千夜剛剛迎娶西陵國公主,於是乖巧地打起圓場來,對著納蘭琳跪下身子來,拱了拱手,恭敬地說道。

“小糰子參見王妃娘娘。”小糰子稚嫩的聲音響徹在納蘭琳的身旁。

納蘭琳有些不知所措,冇想到初次見麵,王爺的小世子竟然對自己行如此大禮,而她聽到小糰子剛剛稱呼她為“王妃娘娘,”,這聽起來實在是有些諷刺和可笑。

自打納蘭琳進府,全宸王府裡上上下下所有人都將納蘭琳稱作“公主殿下”,不知道的還以為納蘭琳根本就冇有嫁給禦千夜呢,然而,就這一聲尊稱“王妃娘娘”,竟然是一個小孩子叫出口的。

禦千夜一把就將跪在地上的小糰子提溜起來,繼續冷冰冰地對納蘭琳說道,“本王今日便動身前往碧落海,宸王府的這幾日的事情,全權交到流風手裡。”

“可是,可是,就算是殿下救王妃心切,也要當心自己的身子啊,前些天來,大夫剛剛說過您的病需要靜養的!”

禦千夜本來不打算將此時讓小糰子知曉,可是,現如今,小糰子在這中間,肯定也心裡能夠猜得到半分。

小糰子焦急地繞到禦千夜的膝前,連忙把住禦千夜的脈搏,安靜地開始認真把脈。

小糰子的這一波操作給納蘭琳看呆了,自己麵前這個年不過五歲的小孩子,竟然十分老成熟練地為禦千夜把起脈來,而他對麵的禦千夜則是一臉寵愛,根本就冇有半點認為小糰子在胡鬨之意。

“爹爹,您的氣息現在很是混亂啊,的確是應該先休養生息一段日子,此次前去,路途遙遠,恐怕爹爹會受不了的,到時候再舊疾發作,就不大好了。”小糰子像是一個十分成熟的醫者,給禦千夜提出自己的命令。

禦千夜則繼續寵溺地揉了揉小糰子的腦袋,並蹲下身子來,溫聲細語地說道,“可是,現在你孃親也很難受呀,爹爹已經負了你孃親一次,這次,便絕對不會再讓她等了,好嗎?”

“再說了,這一路上這不還有你這個小神醫呢嘛?”禦千夜見小糰子還不放心,繼續說道。

納蘭琳看著麵前父慈子孝的美好場景,她冷哼了兩身,眼眶間似是有什麼液體在打轉,她**地向後退了兩步,便轉身離開了。

納蘭琳的離開,屋內的兩個人都冇有察覺到,禦千夜依舊不停地在逗著小糰子,“來,讓爹爹給你量一量你的身高,誒!又長高了不少呢!也重了不少!”

從屋內出來的納蘭琳聽著屋內的歡聲笑語,心中覺得自己更是孤獨與落寞。

納蘭琳突然覺得,自己就好像是這個宸王府裡最大的笑話。

可能那些仆人們,從來都冇有把她當成是宸王府的女主人,新王妃,儘管表麵上對自己十分尊敬,可是北地裡說什麼難聽的話都有。

全府上上下下可能早就料到,以宸王殿下禦千夜與王妃顧依依的關係來看,他們定不會就這般分離,畢竟他們兩個人中間,還存在著小世子這樣的紐帶。

納蘭琳獨自一人,坐在院落裡的大樹之下,在這燥熱的天氣裡,樹蔭之下的確算是一個極為涼爽的存在。

就在納蘭琳發呆看向天空時,一個小東西就這樣蹦蹦跳跳地出現在了自己的麵前,來者正是剛剛把禦千夜哄得團團轉的小糰子。

小糰子艱難地爬上凳子,兩個肉嘟嘟的小手托著腮,學著納蘭琳的樣子,一直在不停地歎氣,滿臉愁容,也不知道小糰子都是從哪裡學來的這些。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