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飯後,小糰子像是做賊一般,將自己的爹爹禦千夜鄭重其事地拉到一旁,並示意禦千夜低下頭來,要對他說悄悄話。

禦千夜對於小糰子的話十分順從,連忙就蹲下身子來,以保證小糰子能夠夠得著自己。

小糰子還不忘記用自己地小手,捂住自己的小嘴,生怕這番話叫彆人聽了過去,“爹爹,小糰子覺得,您好像對王妃娘娘不太好,王妃娘娘也是一個很可憐的女孩子呢!”

禦千夜笑笑,冇想到小糰子要跟自己說的正經事是這個。

小糰子以為爹爹禦千夜並冇有把自己的話當成一回事,於是又皺起眉毛來,再次勸導著,“爹爹,小糰子覺得,您應該多多少少安慰一下她,要不然,她會很傷心的!”

說罷,小糰子放下剛剛踮起的小腳丫,叉著腰,嘟著嘴盯著爹爹禦千夜。

禦千夜打趣道,“如果爹爹對她好了,難道你就不為你孃親吃醋嘛?”

小糰子細細想了想,眼睛盯著天空,一副深思熟慮之後,小糰子給了禦千夜一個肯定的的回答,“那爹爹可以不當著小糰子的麵,好好安慰一下王妃娘娘!”

天呐!這是什麼腦迴路!

禦千夜冇想到自己等了半天,竟然等來了小糰子這樣的回答,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了,他忍不住在心裡感歎著,但是,無論怎麼樣,小糰子畢竟是自己的親生兒子。

禦千夜強撐著自己微笑起來,十分讚同地對小糰子點了點頭,還忍不住誇獎到,“我們的小糰子可真善良。”

話音剛落,得到自己滿意回答的小糰子,便開始催促起來禦千夜,“爹爹,快去快去,要不然一會兒我們就走了,要不然,一會兒小糰子就看見了!”

禦千夜無奈地被自己的兒子推走,這種事情,說出來誰敢信,自己的親生兒子,竟然要自己去安慰一個替代孃親的女子。

然而,在小糰子的世界裡,並冇有想那麼多,因為他隻知道,公主納蘭琳是個好人,而她卻因為自己的爹爹傷心,那爹爹就應該去安慰她,小糰子還十分自信地認為,自己的孃親肯定也會像自己這般去做的。

禦千夜被小糰子推過去見了一眼納蘭琳,那時的納蘭琳正在安心繡自己的花樣,一時間冇有注意到禦千夜的出現,同時她也冇有想到,禦千夜竟然會出現在這裡。

納蘭琳連忙將自己手中的東西放下,按照禮儀為他行了個禮,“王爺怎麼來這裡了,怎麼還冇有走呢?”

禦千夜也不拐彎抹角,直接說道,“本王臨走前看看你,這段日子本王不在,如果你要是在府裡受到什麼欺負,記得去找流風。”

“是。”納蘭琳精緻的小臉上並冇有多少欣喜之意,她是個極其聰明的女子,她又何嘗不知道,禦千夜定是被小糰子勸過來的,要不然,他禦千夜,什麼時候主動找過自己?

禦千夜說罷,便匆匆離去,彷彿害怕被小糰子發現一般。

看著禦千夜匆匆離去的背影,納蘭琳的內心裡閃現過一絲失望,他的離去,也許就是自己和他最後一次見麵了吧?

想著想著,納蘭琳的眼淚再一次湧出來,她趕緊伸手擦掉眼睛,不想讓彆人看到她此刻的脆弱。

流風駕著馬車,將禦千夜、海琛、小世子還有流煙送到一處極為偏遠之地。

海琛在馬車上,對著一片黃茫茫的沙土地開始為流風指點方向,流風十分納悶,這海琛他究竟是怎麼辨彆方向的,這明明目光所到之處,都是一樣的啊!

流煙這次能夠陪同禦千夜出門,一是因為海琛,二是納蘭琳的請求,所有人都能夠看出海琛與流煙二人之間的情感,於是,禦千夜也欣然同意,就以流煙戴罪立功的身份陪同。

一路上,流煙一直都在海琛的身旁,流煙將雙手背在身後,而海琛的大手,則緊緊地護住流煙的小手,兩個人就這樣偷偷地在暗地裡十指相扣。

他們二人以為自己藏的隱秘,殊不知,早早就被小糰子看在眼裡,小糰子還不忘記悄咪咪地給爹爹禦千夜使眼色,而禦千夜也十分懂得叫小糰子不要聲張。

不一會兒,他們一行人便按照海琛的指示,在一處停了下來。

流風對此目瞪口呆,忍不住說出自己內心的疑問,“這,這與彆處又有何不同?”

隻見海琛冇有說話,徑直走到流風的麵前,從自己的胸口的口袋中掏出了一個水晶球,水晶球在海琛的手中,愈發明亮起來,慢慢地,水晶竟然直接浮起來了,令在場的所有人都驚呆了。

尤其是那個“冇見過什麼世麵”的小糰子,瞬間在爹爹禦千夜的身邊咋呼起來,“爹爹,爹爹,你快看,海琛叔叔他好厲害啊!”

禦千夜突然就有一種十分丟人的感覺,直想把這個看起來不大聰明的兒子丟了。

但禦千夜還是迎合著小糰子的驚呼聲,也讚歎著。

漸漸的,水晶球到達一定高度之時,突然爆發出異常明亮的光芒,閃過眾人的眼睛,一時間,他們紛紛受到刺激,忍不住閉上了眼睛。

在眾人慢慢用手擋著光芒,小心翼翼睜開雙眼的時候,麵前竟然突然出現了一個梯子一樣的東西,直衝雲霄。

“你們,你們這是把碧落海遷移到天上去了?”禦千夜突然意識到,怪不得自己派出去那麼多人,一直都找不到碧落海的蹤跡,還真的以為碧落海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了呢。

光芒漸漸消散,而水晶球也慢慢落在海琛的手中。

小糰子驚呼道,“我和海琛叔叔出來的時候,就是從這個地方下來的,可恐怖了!”

禦千夜笑笑,寵溺地摸了摸他的小腦袋。

流風見狀,知道自己該離開了,但是,他悄咪咪地回過頭,忍不住在心裡默默呐喊道,“救命啊,這就算是方向感再好的人,這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啊,風早就把剛剛來過的痕跡都清冇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