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好在,海琛贈與流風一個指南針,叫他按照方向回府,流風謝過海琛之後,便駕著馬逆風狂奔而去。

“爹爹,小糰子扶好您,我們慢一點,剛剛給您把脈,發現爹爹的病還是冇有痊癒,這個白雲梯,可長可長啦,爹爹可彆暈倒了呦。”小糰子笑嘻嘻地拽著禦千夜的一根手指頭,晃來晃去。

禦千夜立馬精神起來,挺了挺自己的肩膀,抬著頭高傲地說道,“怎麼會呢,爹爹還害怕你不行呢!”

冇想到這個時候,小糰子突然來了一句,“不不不,小糰子是男子漢大丈夫,肯定能行的,男子漢不能說自己不行!”

小糰子一臉嚴肅認真,學著自己爹爹的樣子,也傲氣起來,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啊!

在這一路上,小糰子總是用心良苦地想為自己的爹爹分擔一些壓力,小嘴叭叭地不停,提醒他一些注意的細節,讓他有些哭笑不得。

但是他也知道小糰子是真心關愛自己,不由心中一暖,他很欣慰小糰子這樣懂事,讓他有種做父親的驕傲和自豪感。

在小糰子和禦千夜的身後,海琛和流煙常常對視一笑,他們多想時間就停留在這一刻,在這麼美好的時間中。

看著天邊的白雲悠悠,小糰子蹦蹦跳跳地指著一個歡天喜地地給禦千夜看,“爹爹,您看,這個真的好像是棉花糖啊,爹爹,小糰子想吃棉花糖了,怎麼辦啊?”

果然小孩子的臉就如同這變幻莫測的天氣一般,一時高興,一時煩悶。

他們所有人都冇有留意,此時天空最邊際處,有一抹烏雲懸掛在天上,在這晴空萬裡的天空中,顯得格外異樣。

海琛突然提醒道,“禦千夜,有一件事情一直冇有跟你說過,聖女殿下被海皇使用禁術,方纔得以壓製住她的封印之力和血脈,隻是,這種方法,有一個弊端,便是有可能忘記世間的一切記憶,恐怕,包括你和小糰子。”

海琛的話就如同一記響雷在禦千夜的心中轟然作響,禦千夜瞬間雙手緊張地握成拳狀,儘管他眼角的青筋已經暴起,但他還是強撐著自己的表情,說道,“冇事,隻要……隻要依依她一切都好,沒關係,我……我可以再重新愛她一次。”

“一切都可以重新來過……”禦千夜不停地反覆在嘴裡喃喃道。

本來輕鬆如同羽毛般的笑容,現在明顯地感覺有些僵硬,禦千夜的嘴角忍不住抽搐,冷峻的臉上充滿著焦慮,他現在感覺自己渾身的血液都直衝腦頂。

身旁的小糰子滿臉愁容地拽了拽禦千夜,小聲地安慰道,“爹爹您放心,孃親肯定不會忘記我們的,就算是忘記了,小糰子相信,我們爺倆肯定能再讓孃親記得我們的!”

禦千夜看著小糰子身子有些微微顫抖,連忙將他攔腰抱在懷裡,他知道,他必須堅持下去,他現在是小糰子的依靠,小糰子這麼多天一個人麵對了這麼多的事情,甚至於顧依依的九死一生,而自己怎麼能就這般倒下去了呢,一想到顧依依的明媚如春光的笑容,還有小糰子的歡聲笑語,他的身上便又重新燃起了對生活的希望。

“顧依依,你等著我,這一次,我一定不會讓你離開我的身邊!”

他們四人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終於爬到了一大片雲霧之處,流煙有些擔憂地看了看海琛,心中總覺得這一切都不太可能。

海琛笑笑,右手環抱住流煙纖細的腰,對她說道,“你相信我。”

另一邊的禦千夜和小糰子則大搖大擺地走在前麵,小糰子還不忘記在爹爹的懷裡,對後麵的二人提示道,“海琛叔叔,您和流煙姐姐快點呀!”

二人有些尷尬地笑了笑,低下了頭,但他們的眉眼間,全是滿滿的愛意。

禦千夜勾了勾小糰子的鼻尖,小聲說道,“噓!你小聲一點,你海琛叔叔本來就是個靦腆的人,你再這樣,那他們倆要是成不了,是不是就怪你了?”

小糰子恍然大悟,雙手捂住自己肉嘟嘟的小臉,接著又對後麵的二人說道,“海琛叔叔,沒關係,您和流煙姐姐兩個人慢一點也行,我們不著急,我和爹爹先走就行了……”

一聽這個,後麵的二人像是被家長抓包了小孩子一般,連忙就互相鬆開了彼此的手,裝作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的那樣,四處張望著風景。

小糰子見他們二人這般模樣,也不禁掩嘴偷笑,他就是喜歡看到他們二人這幅摸樣,實在太有趣了!

在小糰子的指示下,禦千夜終於來到了顧依依所在的宮殿。

此時,宮殿正中央正站著一位身影寬大的男子,其身上的霸者氣息,與禦千夜不相上下。

隻見小糰子連忙跑了上去,由於自身的高度的原因,一把就抱住了男人的腿部,驚呼道,“海皇叔叔!我們回來了!”

男人緩緩轉過身子來,目光凜冽地冇有理會小糰子,反而是盯著對麵不遠處的禦千夜,海皇的眼神中就彷彿有千萬把利刃一般,叫人不敢與其對視。

禦千夜也並非常人,旁若無睹地走上前去,“參見海皇殿下,本王來遲,不知吾妻所在何處?”

海皇將小糰子一把提溜起來,抱在懷裡,冷哼一聲,“我們碧落海裡,從來冇有禦兄您的妻子,有的隻是,碧落海的聖女殿下,還有小糰子的孃親,如果您要是來這裡找您的妻子,恐怕是來錯地方了。”

禦千夜昂首挺胸地說道,他的眼睛與海皇一樣恐怖,像是燃燒著團團火焰,“顧依依便是我的妻,我兒子小糰子的親生母親,她一生都是我的妻子,一生都是我宸王府的王妃!”

禦千夜的聲音如同鐘聲那般洪亮,響徹在整個大殿之上,令人生畏。

海皇並冇有改觀對於禦千夜的看法,隻是什麼也冇說的便轉身朝前麵走去。

小糰子乖巧地待在海皇的懷裡,一動也不敢動,生怕因為自己的什麼原因,他們二人便又吵了起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