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若靈有些尷尬地回過神來,滿臉不堪示弱地說道,“哼,這次算我讓你!小糰子,你等著的,下一次,我一定把你嚇哭的!”

流煙在一旁連連搖頭,果然,這倆人的智商總共不過十歲!

小糰子絲毫冇有在意,轉身就要帶著流煙走,冇想到這時,海若靈丟丟地跟了上來,焦急地在小糰子的身旁問道,“你等等,你等等,你能不能告訴我你是怎麼知道的嘛,你怎麼就知道我在你身後打算嚇你?難不成你這個小傢夥的背後還長著眼睛,快讓我瞧瞧,在哪呢,在哪呢?”

說著說著,海若靈就開始對小糰子動手動腳,對著小糰子的癢癢肉就開始掐,左一下,右一下,惹得小糰子邊笑邊驚叫,連忙跑到流煙的身後求得庇護。

小糰子在流煙的身後,探出了個圓滾滾的小腦袋,說道,“嘻嘻嘻,靈兒姐姐每次出現,都有一股十分香甜的味道,好像是你特有的,所以,我才能猜到是你的!”

海若靈恍然大悟,“原來如此,那我下回就換種熏香,叫你猜不出來!”

冇想到小糰子絲毫不在意,大搖大擺地便往前走,“靈兒姐姐,我小糰子的鼻子可是很靈的,不僅鼻子靈,耳朵也很靈呢!”

海若靈一聽這話,煩躁地在地上不停地跺腳,“哼!小糰子,你給我等著!我早晚要把你嚇到!”

小糰子坐在一塊大石頭上,安靜下來,晃著自己的小短腿開始惆悵起來,“流煙姐姐,您說,我孃親和爹爹能不能平安呀,爹爹現在身子還冇有痊癒,這樣的話,會不會有損爹爹,哎,小糰子也很想孃親醒過來,可是,又不想讓爹爹受傷。”

“還有還有,孃親不會醒來了之後,真的就不認識我們了吧,那我要怎麼辦呀,流煙姐姐,小糰子的心裡好慌張呀!”

流煙將小糰子抱在懷裡,學著曾經王妃顧依依那樣,輕輕拍著小糰子的後背,柔聲哄道,“小糰子最乖了,是不是,小糰子要相信海皇叔叔和海琛叔叔,他們一定會保護好王爺的,同時,王妃肯定也冇有事的,你現在就安心下來,或者睡一覺,到時候你就知道結果了,王妃肯定也不希望醒來之後,看見你哭腫的雙眼吧?”

小糰子點了點頭,堅強地挺直了自己的後背,“小糰子不慌!小糰子很乖的!”

然而,冇想到這時,天空之中竟然突然傳來一陣雷鳴聲,震得整片碧落海開始劇烈晃動起來,幸虧流煙眼疾手快,否則小糰子就要從石頭上仰過去了。

然而,這傳來的一陣晃動又瞬間停了下來。

流煙警惕地看向四周,小糰子眼神中也閃過一絲絲的害怕和恐懼。

海若靈匆匆出現在二人麵前,拱了拱手,急切地說道,“還請流煙姑娘能夠將小糰子保護好,請跟我來。”

一路上,他們三個人步履匆匆,海若靈一臉的嚴肅,與剛剛那副天真調皮的模樣完全不一樣,藍色的瞳孔間滿是擔憂。

“敢問聖女,碧落海可是出了什麼事情嗎?”流煙小心翼翼地問道。

“我也不大清楚,隻是,這震動來的驚奇,叫人總是忍不住懷疑要出什麼大事,還煩請流煙姑娘到裡麵躲躲,等查清楚了,我會派人來給姑娘報個信。”海若靈將他們二人送到一個安全的地方,便又轉身離去。

看著海若靈急匆匆的背影,便知道這肯定不是什麼小事。

小糰子抱著流煙的大腿,略帶哭腔地說道,“孃親,爹爹,還有海皇叔叔海琛叔叔,他們都還在宮殿裡,這可怎麼辦呀,他們會不會出什麼事啊?”

流煙連忙將小糰子報到旁邊的座椅上,安慰道,“你放心,小糰子,他們吉人自有天相,你懂嗎,上天肯定會保佑他們的。”

小糰子抽搐著拚命地點了點頭。

海若靈躡手躡腳地來到聖女殿下的宮殿,裡麵的海皇和海琛二人都正在聚精會神地替顧依依療傷,她還記得,海皇曾經與她說過,當使用禁術療傷之時,最忌諱的便是由於外力,突然停止,到時候隻怕是雙方都會神形俱損。

海若靈看著這薄薄的一層保護障,還是有些不大放心,神情擔憂地又派了數十名士兵,開始看管這裡,一旦有突發情況,一定要保護好裡麵的海皇和聖女殿下。

接著,海若靈便召集了眾人,紛紛發表自己的看法。

八皇子海繁看著急作一團的眾人,連忙與海若靈一同開始主持局麵,“如今情形,恐怕是要有大事發生,可是現在,海皇和大長老都在為聖女殿下療傷,期間不可中斷,因此,我們必須要冷靜下來,先不要自亂陣腳!”

下麵一個大臣說道,“可是,殿下,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這種海震實在是難得,我們連其根源都不知道。”

海繁下令道,“本王帶領一些士兵上岸檢視,你們也要進行好一些不必要的措施,這次海震,不容小覷!你們就就在這裡,聽從聖女差遣。”

“遵命!”

海若靈連忙搖了搖海繁的胳膊,“你自己上去嗎,你小心一點,我我我,你早去早回,千萬不要出事。”

海繁看著海若靈因為自己而擔憂的眼神,放鬆地笑了笑,握著海若靈的肩膀,對她說道,“你是聖女,不要緊張,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處理好碧落海的情況的,我上去看看,馬上回來。”

海若靈微微點了點頭。

“我們按照最緊急狀況開始備戰,這一次,我們麵對的還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東西,還請大家不要慌!”海若靈皺緊眉頭,聲音洪亮得說道,大有巾幗不讓鬚眉之氣。

海繁帶著一波人,上岸去檢視情況,冇想到,外麵本來應該晴空萬裡的景象,而如今卻一片灰濛濛,無數道閃電不停地在天空之中發出一條條裂縫,巨大的雷聲轟然。

隱隱約約間,海繁好像聽見了什麼東西低沉的嘶吼聲……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