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繁定睛一看,隻見團團灰霧之中隱隱約約出現兩抹紅色的光芒,正在慢慢朝這邊走來。

“保持戒備!”海繁伸出手來連忙阻止著後麵的士兵們,叫他們一定要小心行事。

突然,就在眾人小心翼翼向前走時,剛剛所看見的兩抹紅色的光芒,竟然屬於一個龐然大物,那正是怪物的猩紅的雙眼。

海繁急忙衝後麵大吼一聲,“快跑!”

怪物穿過層層迷霧,終於出現在了眾人的麵前,怪物仰天長嘯一聲,這巨大的聲響足以叫天地為之顫抖,並朝著海繁一群人衝過來。

海繁為了保護眾人,抬起手中的手杖指向怪物,手杖最頂部的暗紫色水晶閃閃發光,化成一段鐳射射向怪物,這個怪物麵目猙獰,頭似獅子,耳朵卻像大象一般不停地撲扇著,身子如犀牛強壯,頭頂還長著一顆長長的犄角,通體深棕色,兩個火把一般燃燒的雙眼,正在死死地盯著海繁。

然而,殊不知這簡簡單單的功力對於怪物來說,簡直就是以卵擊石,怪物的兩隻耳朵突然合在一起,為自己的麵部形成一個保護罩,而那暗紫色的鐳射,也根本毫無用處。

儘管海繁的這一招並冇有傷及怪物半分,卻已然激怒了它,它再次仰天長嘯一聲,瞬間,眾人由於巨大的聲波而紛紛倒地潰散。

海繁依舊衝在最前麵,以血肉之軀迎接怪物的襲擊,對著後麵的士兵大聲吼道,“快!不要管我!你們快走!”

隻見怪物巨大的尾巴一掃,將海繁重重甩到一旁,士兵們紛紛焦急地喊道,“弘王!弘王!”其中兩人冒著生命危險,將口吐鮮血的海繁架了起來,連忙就朝碧落海跑去。

好在,那怪物並冇有追上來,海繁一入到海裡,身子便沉沉地向後倒去。

海若靈聽說弘王出事的訊息,連忙匆匆地跑了過來,迎接弘王,“海繁,海繁,你怎麼樣了?”

海若靈焦急的聲音不停地在海繁的耳邊迴響,可是他卻像是什麼也聽不到一般,掙紮著微微眯開了雙眼,看著眼前的因為自己而擔憂的麵容,海繁嘴角微微揚起了一抹弧度,隨後,便整個人暈了過去。

“快去,快去把他帶回宮殿,多加點人手看管!”海若靈匆忙下達指令。

隻聽那被嚇破魂的幾個士兵們,紛紛跪地哆哆嗦嗦地講述碧落海上方的景象。

海若靈有些不敢相信,碧落海又怎麼會突然出現一個這種怪物,簡直是荒謬至極,然而看著他們分外害怕的目光,又有些疑惑。

冇想到這個時候,大將軍在下方思索了良久,終於下定決心突然說道,“聖女殿下,不知道您是否還記得,先大長老曾經說過,碧落海未來將會有一場浩劫,不知,是不是指的表示此事?”

海若靈搖了搖頭,對於先大長老,海若靈並冇有什麼印象,畢竟那個時候,海若靈還隻是個普普通通的鮫人。

大將軍的話,惹來了群臣的議論紛紛,他們好像恍然大悟一般,“啊對對對,不錯,臣也曾記得大長老說過此話,但是,這隻是算出來的,因此,並冇有太大在意。”

海若靈皺了皺眉,恭敬地問道,“不知各位,當年大長老可曾說過解決的辦法嗎?”

此話一出,眾人一時間鴉雀無聲,他們麵麵相覷,但誰也冇有答出一個令人滿意的回答,“這……這,老臣不記得,大概冇有說過。”

海若靈一聽這個,瞬間倒吸了一口涼氣,現如今,碧落海裡麵最為重要的海皇和軒王都在為聖女療傷,根本不能前去打擾,海若靈焦急地在台子上麵不停地踱來踱去,就連海繁上去,都成了那副模樣,足以見得,這個怪物實在是難搞。

“可是,可是為何碧落海會突然憑空出現這樣一個怪物?”海若靈搖了搖頭,重重地拍了拍自己的腦門,“算了算了,先不糾結這個問題了,現在最重要的還是要穩固軍心,還有做出一個完美的作戰計劃。”

這時,海若靈開始規劃,“你們幾個剛剛上岸的人,將剛剛所看見的一切,通通講給畫師,把那個怪物畫出來,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

不一會兒,畫師便按照他們口中的描述,畫出了那個怪物的真實形狀。

“各位將軍們,還有謀士們,請跟靈兒過來,我們需要商討一下作戰計劃!”海若靈看著紙上的怪物,陷入了沉思,總覺的這個東西,好像是在哪裡見過一般。

另一邊安全屋內的小糰子和流煙,兩人看著不斷被抬過來的傷員,他們的心中更加的焦急,看來,這的確是個大問題。

小糰子定睛一看,竟然從傷員之中,看見了一個熟悉的麵容,“海繁叔叔!”

流煙跟隨著小糰子慌亂的腳步,來到了弘王海繁的麵前,小糰子連忙為海繁把起脈來,旁邊的大夫知道小糰子的醫術高超,因此,也冇有多說什麼,隻給小糰子讓好了位置。

小糰子微微閉上雙眼,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專注地感受著海繁的脈搏,“快,海繁叔叔內臟俱損,傷勢不輕,快去拿藥。”

海繁的傷情,恐怕並不僅僅隻是草藥就能解決的,恐怕還需要擁有深厚內力之人,將自己的內力傳輸到海繁的身上,以便能夠打通他的經絡。

大夫按照小糰子匆匆報出來的一堆草藥名,小跑過去抓藥。

過了一會兒,新任聖女大人海若靈來到安全屋內,看著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海繁,心中便是焦急萬分,她的內力並冇有海皇或者是海琛深厚,而這次,隻有自己了。

“現如今,隻能賭一把了!”海若靈攥緊拳頭,看了看身旁滿是擔憂神情的小糰子,輕輕捏了一把他的小臉兒,叫他放心。

海若靈將海繁艱難地扶起身子來,便開始與他麵對麵開始傳輸自己的真氣,昏迷之中的海繁虛弱無比,看來怪物的這一擊,實在是要了他半條命。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