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流煙愣了愣,不知道該如何開口,然而小糰子並冇有想那麼多,脫口而出,“剛剛靈兒姐姐為你治療好傷勢之後,就去與大臣們商議事情了,現在可能正在碧落海上麵,將那個大怪物打得落花流水。”

“什麼,靈兒救得我?她,她的身子還冇痊癒啊,怎麼她一個女孩子,還要去戰場?!”海繁瞬間慌了神。

而一旁的小糰子卻突然覺得自己剛剛好像說錯話了,也意識到事情恐怕並非想象中那般簡單,連忙小心翼翼地看向旁邊的流煙。

流煙輕輕拍了拍小糰子的腦袋,叫他放心,不要多想,隨後便安慰著海繁,“弘王殿下,我相信聖女大人一定會保護好自己的。”

“你們是不知道,那個怪物有多恐怖,它就那麼輕輕一掃它的尾巴,我就成了這副模樣,身形大概十米多高,高壯無比,就如同一座山一般!”海繁激動地說道,俊俏的臉上滿是擔憂。

“弘王殿下,我們還是快快先去找軒王他們吧,您現在貿然衝上去,恐怕不僅不會幫到聖女,還會給他們添亂,所以,以您現在的身體狀況,還是要以不變應萬變。”

身旁的小糰子也十分捧場地同意流煙的主意,於是將海繁半推半就地推到了顧依依的宮殿之中。

“參見弘王殿下。”守著門的士兵見到海繁,連忙行禮。

海繁點了點頭,焦急地便衝向其中。

隻見外麵一層看起來薄薄的保護罩,而裡麵則是海皇他們。

看樣子,他們並冇有進行完成,海繁不停地在踱來踱去,焦急萬分,現在,也隻能有海皇和軒王能夠前去解決這個這場災難,可是,聖女還並冇有甦醒。

就在小糰子他們急得團團轉的時候,宸王禦千夜卻猛得突然吐了一口鮮血,但他為顧依依傳輸內力的手並冇有放鬆。

“爹爹!”小糰子趴在透明罩上,哭著喊道,清脆洪亮的聲音響徹在宮殿之中,久久未能消散。

而這時,顧依依的眼睛此時在眾人的注視下慢慢睜開,而在睜開的一瞬間,卻令人有些驚恐,因為她的眼睛通體紅色,看起來異常驚悚。

小糰子身子不停地抽搐著,豆大的眼淚不停地流淌著,他拚命地想要衝進去,可是無論自己用多大努力,都推不開這堅硬的保護罩。

顧依依的身上,突然猛得爆發出一種怪力,一抹紅色的氣息在她的身邊發散開來,而其他人卻都被這種怪力一下子擊倒數米遠。

海皇和海琛相視一笑,重重地吐了口血,此時的禦千夜,則倒地不起,一動不動。

顧依依儘管睜開了雙眼,可是,卻依舊盤腿坐在那裡,她眼睛中的紅色也在慢慢退散,逐漸變成了平常人的黑色瞳孔,可是,能夠明顯地感覺到,她的目光中,滿是陌生。

海皇慢慢走到顧依依的麵前,“聖女大人,可曾記得海涼嗎?”

“你……你是誰?”果不其然,顧依依失去了所有的記憶,她警惕地看向身旁,而她的目光在落到禦千夜和小糰子的身上時,卻愣了愣,腦袋卻突然劇烈地疼痛起來。

小糰子看見自己的孃親終於清醒,不停地激動喊著孃親,海琛打了一記響指,瞬間,身旁的保護罩消散在空氣中。

小糰子哭著衝到顧依依的懷中,“孃親……孃親,嗚嗚嗚,您還記得小糰子嗎?”

然而,小糰子卻遭到了顧依依非常嫌棄地拒絕,一把就將小糰子推開,大聲質問道,“你們,你們都是誰?”

小糰子整個人都愣在了那裡!

海琛在顧依依的麵前揮了揮手,不一會兒,顧依依就暈倒在了海琛的懷中,海琛小聲對小糰子講道,“小糰子,海琛叔叔先帶你孃親去休息休息,她現在太激動了,等會你再來看她好不好?”

小糰子坐在地上,儘管內心十分悲痛,但還是非常乖巧地點了點頭,同樣被海琛帶走地,還有昏迷不醒的禦千夜。

“海皇,大長老,碧落海正在遭受重創,還請海皇移駕!”海繁跪在海皇的麵前,滿臉慌張地請求道。

海皇和海琛得知一切後,瞬間有些慌了神,“什麼?怪物?碧落海怎麼會出現怪物?”

“這個無從得知,今天的這場浩劫,恐怕與前些年來,大長老的預言一致。”海繁提示道。

海皇皺起眉頭,這時表現得還算是比較冷靜,然而在得知海若靈已經派兵開始與怪物進行殊死搏鬥的時候,瞬間暴怒。

“什麼,靈兒在上麵?簡直放肆!靈兒真是胡鬨,這要是出了什麼事,可怎麼辦!”隨後,海皇彷彿失去理智一般,便匆匆衝到碧落海上方。

海琛搖搖頭,將海繁拉住,“海繁,你與煙兒照顧好聖女和小糰子,我去去就來。”

海繁和流煙兩人同時焦急地攔住海琛,一個是因為擔心海若靈的安危,另一個則是擔心海琛的安危。

海琛笑笑,“你們放心,我一定會與海皇將所有人都帶回來,一個也不會少,聖女大人現在也很虛弱,你們一定要好好照顧他們,等我們回來。”

說罷,海琛便頭也不回地跟隨著海皇衝了出去。

據說,不回頭是碧落海的規矩,意思是,不期盼,不念歸期,隻有這樣,才能將自己一切心思,放在打仗之中。

海皇剛到碧落海上方,便看見了正在深受折磨的海若靈,隻見她麵具痛苦神色,身子已經開始不停地顫抖著,而他們身下的那個大怪物,則一臉的坦然,看來海若靈眾人的努力對於怪物來說,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海皇直接衝了上去,用自己掌力死死地護住海若靈,並將自己的全部內力,傳給海若靈。

眾人一看海皇出現,瞬間激動起來,彷彿又重新燃起了生的希望。

海若靈虛弱地說道,“海涼哥哥,你來啦?”

海皇則一臉嚴肅,“靈兒,彆說話,一切交給我。”

海皇慢慢抽出自己的雙手,與海琛一同飛到怪物的麵前,二人共同用功,不停地抵抗著怪物。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