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涼與海琛二人在怪物的身旁不停地旋轉,集八卦陣全部力量衝向怪物,從他們二人手中散發出來的氣功,就如同一座大鐘,將怪物死死困住。

怪物在其中奮力掙紮著,漸漸的開始氣息奄奄,一動不動了,就在眾人以為已經結束,放鬆警惕的時候,怪物猛得用儘自己全身力氣,長嘯一聲,瞬間就將八卦陣打破,巨大的聲波席捲眾人而來,一時間,紛紛被重重地砸在地上。

海琛和海涼二人對視一番,眼睛之中滿是疑惑,這種情況簡直是聞所未聞,碧落海的八卦陣,向來都是所向披靡,戰無不勝,冇想到這個怪物竟然如此之強。

怪物知道自己已經衝破阻礙,於是開始為所欲為地挑釁著眾人。

海皇連忙將受傷的海若靈抱在懷裡,看著氣息奄奄的海若靈,他滿眼的怒火,彷彿下一秒鐘就要將對麵的怪物撕碎。

怪物無比猖狂,狂奔向海皇這邊,海皇見狀,連忙將懷中的海若靈推向海琛,海琛接過海若靈,忍不住大喊,“海皇!”

而海皇則一臉平靜,隻是皺起的眉頭將他的真實狀態顯露無疑。

然而,就在這生死關頭之時,小糰子竟然跟著流煙和海繁衝了出來,小糰子不顧一切地想要撲向海皇,希望能夠為他擋下這一擊,用自己的小身板死死地挺在海皇的身前。

海皇怒吼道,“走開!”隨後便將小糰子一把重重地推倒在地,小糰子爆發出了聲嘶力竭地哭聲,“嗚嗚嗚……海皇叔叔,你不能有事啊……”

令人冇想到的是,竟是小糰子的這番哭聲,惹得那個怪物突然停下了腳步,反而表現得十分痛苦的模樣。

小糰子驚訝地看向怪物,一時間停止了哭泣,眾人也紛紛目瞪口呆,難不成……這個怪物自己內部解決了?

可是,顯然並不是這樣,怪物又猛得抬起頭來,繼續向海皇衝來。

“嗚嗚嗚……”小糰子又繼續不斷地哭喊道。

與此同時,怪物又開始不停地痛苦地吼叫著,彷彿小糰子的哭聲是孫悟空的緊箍咒一般。

海琛從中發現端倪,將小糰子抱在懷裡,隨後捂住小糰子的嘴,哭聲一停,怪物又繼續衝來。

“小糰子,哭!”海琛在一旁若有所思地對小糰子說道。

小糰子一聽此話,儘管內心極為疑惑,可是當自己看見怪物因為自己哭聲而痛苦的模樣,瞬間就如同是完全打開的水龍頭一般,眼淚嘩嘩地從眼眶之中流了出來,而哭聲也逐漸變大,對麵的怪物,也隨之不停地在地上翻來覆去地打滾,彷彿正在遭受著巨大的折磨與痛苦。

小糰子邊哭邊悄咪咪地睜開了自己的一隻眼睛,偷偷看向怪物,小糰子用哭聲說道,“嗚嗚嗚……海琛……嗚嗚嗚……叔叔,可以停了嗎……嗚嗚嗚!”

海皇揮了揮自己的右手,表示著開始戰鬥,眾位戰士們見狀,紛紛拿起手中戰戟,衝向怪物。

海琛還不忘記在小糰子的耳邊,輕輕說道,“小糰子,加油!再撐一會兒,一切都要靠你了,乖乖!”

小糰子一聽這個,更加絕望地哭了出來,聲音更加得撕心裂肺,簡直就是連一個普通人聽得都有些心慌。

不一會兒,那個怪物便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海琛叫小糰子試著先停頓一下,經過多次試探,發現怪物終於已經死去了,瞬間,眾位戰士們爆發了激烈的掌聲,更是有一些激動的士兵們,將小糰子緊緊抱起來,用胳膊給小糰子舉高高。

由於突然升高的小糰子,在上空中忍不住不停地晃動著他的小腳丫,滿臉的害怕和擔憂,連忙尋求海皇和海琛的幫忙。

“海皇叔叔,海琛叔叔,救我!”小糰子尖銳地聲音令人忍不住不厚道的笑了笑出了聲。

海琛終究還是於心不忍,於是將小糰子抱在懷裡,冇想到,小糰子竟然翻臉不認人,撇了撇旁邊的流煙,於是甩了甩自己的小腦袋,撅著小嘴說道,“不要海琛叔叔抱,不要海琛叔叔抱,小糰子要流煙姐姐!”

海琛一聽這個,“什麼?我將你從水深火熱之中解救出來,你卻想要我的女人抱?做夢!想得美!”在心裡忍不住編排著。

就在流煙即將要接住小糰子的時候,海琛突然發力,將小糰子猛得拉了回來,並快速地與流煙保持距離。

小糰子一時間愣住了,隨即又開始哭鬨起來,“嗚嗚嗚,流煙姐姐,你看你看,海琛叔叔可壞可壞了,你千萬不要跟他在一起,嗚嗚嗚……”

海琛瞬間黑臉,用自己的氣功,直接把小糰子扔在了空中,小糰子就這樣像一隻氣球一般,飄在空中,小糰子受驚地繼續不停哭鬨著,嘴裡一直在嘟囔著海琛的壞話。

流煙笑笑,走到海琛身邊,隨即,海皇抱著海若靈從海琛二人麵前大搖大擺地離開,離開海琛身旁時還不忘記輕輕撞了撞海琛。

海琛不服氣地瞪了一眼海皇,然而,下一秒鐘卻又將目光投向了流煙,流煙注意到海琛的異樣,有些擔憂地向後退了兩步。

海琛一把就將流煙公主抱抱了起來,滿臉得意地看了一眼上方如同氣球一般的小糰子,笑嘻嘻地不顧小糰子的氣急敗壞,大步流星地向前走去。

而小糰子的哭喊聲,一直不絕於耳。

回到碧落海之後,按照海皇的命令,戰士們將怪物抬到了一所關押各種奇珍異獸的牢籠之中。

海皇將海若靈抱到床上,小心翼翼地如同麵對的是個價值連城的寶物一般,可是,海若靈對於海涼來說,恐怕是無價之寶,是他可以放棄自己生命來保護的人。

海繁在邊緣地帶偷偷關注著海若靈的病情,就在海繁還在聚精會神的時候,海琛將一個藥方突然塞到了海繁的手中,給海繁嚇了一大跳,一時間,他的身子猛得顫抖了一下。

“快去,這是給聖女的藥方。”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