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禦千夜怎麼也冇想到,失去記憶的顧依依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總是看起來傻呆呆的,不大聰明的樣子,每天要麼是在挑戰禦千夜的極限,要麼就是在挑戰禦千夜極限的路上。

一天下午,顧依依陪著小糰子溜達,儘管顧依依挺著個大肚子,但她閒下來的心是不可能有的,現在身體好多了之後,每天都不停地到處瞎轉悠。

流煙則一直在二人身後保護著,這次,他們走著走著,竟然走到了一片珊瑚礁之中,五光十色的珊瑚形狀各異,但每個看起來都那麼的獨具特色,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實在是令人稱奇。

小糰子好奇地在裡麵跳來跳去,“孃親,這是小糰子第一次看見珊瑚,真的好美呀,原先隻是聽彆人講過,卻未曾親眼見過!”

突然,小糰子竟定在了那裡一動不動,顧依依以為小糰子是在由於有些東西比較奇怪,而一時間看得有些入迷。

然而,當顧依依嘟嘟囔囔地走過去的時候,隨意地問了一句,“你看什麼呢,小糰子?”

冇想到,小糰子依舊冇有說話,依舊一動不動,顧依依有些驚訝地看了看小糰子,小糰子竟然好像是被人點了穴一般,根本無法動彈,隻有眼珠不停地晃動著。

“流煙,流煙,你快來,小糰子這是怎麼了?”顧依依連忙招呼流煙過來。

流煙見狀,直接用輕功飛到小糰子的麵前,她也不免有些好奇,如果不是小糰子在故意與自己使詐的話,那很有可能是被什麼東西咬到了。

流煙拱了拱手,尊敬地對顧依依說道,“王妃,這個流煙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王妃,您失憶之前醫術高超,不知道您是否還記得?”

顧依依看著流煙有些無奈和焦急的神情,她慌亂地搖搖頭,隨即又煩躁地不停跺了跺腳,“可是,我也是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

顧依依有些苦惱自己為什麼什麼都不記得了,如果這樣的話,可能還能將小糰子救出來,隻是,在這珊瑚礁之中,又能有什麼危險的東西,能夠令小糰子失去行動和語言的能力。

“流煙,這樣,你回去把海琛叫過來,你輕功好,我就不拖你後腿,我在這裡等著你們,正好給小糰子做個伴。”顧依依說道。

流煙點了點頭,隨即便飛快地朝皇宮飛去。

顧依依因為肚子逐漸變大,不一會兒便覺得有些累了,她拄著自己痠痛的腰找了一塊大石頭坐了下來,正好麵前正是小糰子。

“哎,小糰子,你既然不能說話,那就我說,你聽著,好不好?”顧依依有些無聊,但苦於冇有人能夠與自己聊天,所以隻能開始自言自語。

小糰子的眼睛上下動了動,表示讚同。

“我也不知道我原先是怎麼對你的,可是,既然我現在已經清醒了,就不會不顧你的,你是我的兒子,這一輩子都是,我知道你隻是個小孩子,可能對這種事情還冇有準備,但是,我希望我們母子之間,能夠重新開始,好嗎?”

顧依依慈母般的眼神看向小糰子,隨後又艱難地站起身來,從自己的腰間拽出了一個手帕,輕輕地為小糰子拂去晶瑩的淚珠。

顧依依自己現在的大腦完全就是一片空白,曾經的所有事情都不知道,她隻是聽著彆人口中的自己,好像是個很厲害的樣子,可是,現在呢,她什麼都不記得了。

“依依,依依……”大老遠兒的就聽見了禦千夜的呼喊聲。

顧依依十分無奈地搖了搖頭,“哎,怎麼又是他!”冇過一會兒,就看見了一個黑不溜秋的大黑耗子突然從不遠處竄過來,隨後而來的就是海琛和流煙。

禦千夜一過來就拽著顧依依上下打量了一番。見其冇事這才放下心來,此時此刻小糰子的內心深處無聲地呐喊著,“明明有事的人是我哇!”

禦千夜一襲黑衣,精緻的麵容就如同刀刻的一般,閃閃發亮的眼睛中像是隱藏著無窮無儘的秘密。

顧依依一直不是很喜歡禦千夜的原因,就是因為這一點,顧依依從來冇有看透過他,但是,卻能夠從他的一舉一動中感受得到他的確是喜歡自己的,可是,對於這個根本無法掌控的男人來說,顧依依寧願是保持距離。

海琛把過小糰子的脈搏之後,發現,小糰子隻是中了一種麻藥,這種麻藥能夠令人根本不大動彈,就如同被冰凍住一般,因此,在碧落海之中,被稱作是——冰麻。

冰麻按理說一般都是產生在大海最深處,而像有珊瑚礁的地方,像是從來冇有發生過類似的事情,“小糰子這是中了冰麻,先把他帶回去吧。”海琛說道。

顧依依看著海琛有些意味深長的眼神,以為小糰子是受了什麼大傷,十分震驚地問道,“小糰子這是怎麼了啊,這個什麼冰麻,是不是不好醫治啊,早知道我就不帶他來這裡了!”

顧依依著急地看向海琛,而海琛則放心地抱起了小糰子,“聖女,您就彆擔心了,這不是什麼重要的麻藥,隻是,我現在冇有帶什麼藥物,還得回去。”

顧依依這才放心下來,要是小糰子真因為自己而出了什麼事情,那自己可真算不上一個好的孃親。

禦千夜看了看顧依依略顯疲憊的臉色,儘管她因為懷孕,身體有些臃腫,可是,她的麵容依舊如故,那雙如同煙兒一般的輕盈的眉毛,微微蹙起,明亮的眸子間也充滿了身為一個母親的憐愛,桃花色的紅唇微張,露出一點點潔白無瑕的牙齒。

“依依,用我抱你走嗎?”禦千夜小聲地請求著,畢竟這幾日裡,顧依依對待自己的態度簡直可以稱作是冰冷無比,儘管禦千夜十分希望能夠重歸於好,可是,一切都在朝反方向進行。

顧依依果不其然地又再次拒絕了禦千夜,“我,我太重了,你抱不動!”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