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依依身為一個女人,自然明白體重對於一個女人來說有多重要,這簡直就是自己的門麵啊,如果禦千夜抱不動自己的那種尷尬的場麵,想想都難以接受。

禦千夜笑笑,“沒關係,我抱一個三百來斤的大胖子都行,更何況是你呢,再說了,你肚子裡的,是我們的孩子,我又怎麼會嫌棄你重呢?”

禦千夜笑起來甚是好看,他的一顰一笑彷彿都能夠令世間萬物動容,顧依依在心中忍不住評判起禦千夜的外貌來了。

“哎,禦千夜這個人長得是真的萬一挑一,天姿國色的那種,如果他要是個姑娘,那也一定是那種不耗費一兵一卒,就能奪得對方好幾塊城池的程度,可惜就是他長了張比較欠揍的嘴,什麼話從他嘴裡出來,都好像是變了味兒一樣。”

顧依依心平氣和地說道,“不用了,我們還是走著吧。”

他們父母二人看著海琛和流煙將自己的兒子抱回去好好治病,而他們則在後麵龜速行駛。

禦千夜就像是在攙扶著一個寶物一般,小心翼翼的,失而複得的顧依依,對於禦千夜來說,比價值連城的寶物還要重要,簡直就是無價之寶,隻要是顧依依,那麼什麼事情禦千夜都願意為了她去做。

“你知道嗎,原先你經常陪我練劍,在院子裡下棋,彈琴,那時候是我這輩子最快樂的時光,我也知道,我們現在可能永遠都回不到過去了,可是,我現在隻想要珍惜現在,依依,你能不能一直陪著我?”禦千夜顫抖著聲音問道。

顧依依有些不知所措,畢竟現在禦千夜對於她來說,還僅僅隻是一個認識了不到一個月的男子,她可以對小糰子爆發母愛,但是,對於禦千夜,她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內心就像是有一種神秘的力量,一直牽引著她,叫她不要對禦千夜動情。

這些話她也根本冇有辦法很任何人說,在這個世界上,一切都是重新開始,一切都陌生的,她必須一點點去熟悉。

“我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說,你對我來說,是一種很陌生的存在,也可以這麼說,這世間的一切,我都很陌生。”顧依依說出來自己心中想要說的。

禦千夜的眼睛肉眼可見般黯淡了下來,但他堅定的信念永遠冇有倒塌,他相信,隻要是自己拚儘自己的全力,也一定能夠讓顧依依接受自己。

顧依依不知為何,突然從嘴裡冒出來一句詩來,“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顧依依的這句話,也把自己嚇了個夠嗆,她還從來冇想到,自己竟然這麼有文采呢,她看著禦千夜有些目瞪口呆的臉,突然就驕傲起來,揚起了頭,“我厲害吧,現在是不是對我刮目相看了?”

原來顧依依以為這句詩是自己隨口做出來的,禦千夜搖了搖頭,眼神飄向遠方。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歡樂趣,離彆苦,就中更有癡兒女。君應有語,渺萬裡層雲,千山暮雪,隻影向誰去?”

“你知道嗎,這句詩你曾經也經常跟我提起。”禦千夜嘴角有些微微上揚地說道。

禦千夜平常總是自視清高,永遠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因此,他從前一直都板著一張臉,就如同冰塊一般,而他的如此高傲,自然也配得上他。

然而,禦千夜笑起來,就如同這水麵上慢慢落下一片羽毛一般輕浮,總是給人一種春滿花開之感。

冇想到,顧依依非但冇有沉迷其中,反而是對著禦千夜咄咄逼人道,“哦哦哦,畢竟那是以前,以前的顧依依永遠都不會再出現,你懂不懂啊!”

顧依依一直有一種感覺,就像是自己是禦千夜心中的那個顧依依的替代品,而明明這兩個人都是自己,可是,這種感覺卻一直縈繞在她的心頭,久久無法釋懷。

禦千夜愣了愣,他本能地想要反駁,然而當他一看到顧依依的臉時,這氣兒也就消了一大半了,可是,歸其根本,禦千夜從來不知道顧依依的心中所想。

兩個人就這樣晃晃悠悠地回到了宮殿,顧依依連忙匆匆趕往小糰子那裡。

還冇進門便聽見了小糰子的哭鬨聲,原來,這個草藥甚是清苦,這叫向來喜歡甜物的小糰子根本無法接受,隻僅僅喝了一口之後,就全都吐了出來。

海琛苦大仇深地對小糰子解釋道,“這個藥你必須喝了,你身體裡的毒素還冇有全部除去,你現在如果不喝的話,說不準以後會出現什麼問題,可能會長不高哦,長不高了你可是就保護不了你孃親了!”

一聽這個,小糰子微微有些動容,但實在是奈何不了這個草藥實在是難喝至極。

顧依依撩開簾子,挺著自己的大肚子慢慢走過來,坐到小糰子的身邊,將小糰子耐心地攬在懷裡,輕聲安慰道,“小糰子,我們就一睜眼一閉眼的事情,你知道嗎,孃親小時候也不喜歡吃藥,可是,不吃藥是不行的,身子永遠都好不了,與其以後受罪,還不如先苦後甜,你說,是吧?”

小糰子在顧依依的循循善誘之中,終於將藥一口悶了下去,喝過藥之後的小糰子就像是被戳中了什麼神經一般,不停地嘶溜著自己的舌頭,在地上張牙舞爪地蹦躂起來。

這時,顧依依從自己的小口袋之中,掏出了一粒糖果,貼心地放到小糰子的嘴裡,這糖果的甜膩的確能夠解得了草藥的清苦。

海琛和身旁的流煙相視一笑,“果然還真的隻有母親可以處理好自己的兒子。”

重新迴歸於正常的小糰子,又接著伏在顧依依的膝頭,聽著顧依依講各種各樣離奇的故事。

安靜下來的小糰子,簡直就是眾人眼中的乖娃娃,可愛至極,所有人都會忍不住驚歎著小糰子的乖巧和聰慧,不過,這些話對於小糰子來說,已經是聽膩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