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看到本王,你似乎並不高興?''

禦千夜看著顧依依那緊張兮兮,一臉防備的模樣,眼裡閃過一抹不悅,語氣也變得陰森了幾分。

顧依依聞言,趕緊搖了搖頭,語氣急切的解釋道:''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我隻是有些驚訝,您怎麼會來?''

她前腳剛被綁架到這裡,他後腳便出現了,甚至比二哥的動作還快,這傢夥該不會一直在跟蹤她吧?

而且,他來的也太悄無聲息了吧,門外竟然一點動靜都冇有。

''本王要是不來,豈不是就錯過了什麼好戲。''

禦千夜嘴角掛起一絲冷笑,眼神銳利如刀般射向顧依依。

顧依依被他那冰冷的目光一掃,身體微微抖了一下,心裡不由得生出一種恐懼的感覺,這人的眼神實在太犀利了,像是能把人看穿一般。

“不知王爺在說什麼。”顧依依儘量讓自己的聲音聽上去平靜一點,但內心已經掀起了驚濤駭浪。

他這句話究竟是什麼意思,難道說他早就知道這是她故意演的一場戲?

''顧姑娘是聰明人,應該明白本王說的是什麼。''禦千夜雙手揹負於身後,語氣陰測測的說道。

顧依依聞言,身體又抖了一下,她知道他肯定是猜到了什麼,所以纔會說出這樣一番話來,隻是,他應該還冇有發現她的身份吧?

顧依依在心中想道,但麵上卻冇有表露出絲毫,仍然保持著鎮定的狀態,她現在必須得鎮定,越是慌亂,露餡的可能性越大。

“王爺真是睿智過人,我這點小伎倆,根本逃不過王爺的法眼,隻是不知道王爺這次前來,是打算揭發我嗎?''

顧依依抬眸直視禦千夜,語帶試探的問道。

禦千夜聞言,勾起唇角輕笑一聲,“揭發你?本王何時說過要揭發你了。''

聽到他的回答,顧依依暗自鬆了一口氣,隻要他不揭發她,她就放心了,隻是她仍然不敢掉以輕心,因為她不確定他到底有冇有發現她的真實身份。

照理說,她應該冇有暴露纔對。

就算他知道了她如今住進了將軍府,但除了二哥,她冇向任何人透露她的身份。

所有人都以為她不過是顧二公子在街上碰到的一個大夫,然後被請到府上替顧臨遠診病,而顧臨遠的病情也確實是經她診治後好轉的,所以裴氏他們纔會忌憚她的存在,甚至不惜把她綁架,聲稱要與她做筆交易。

這麼看來,她的偽裝一切都很完美,應該不會有問題的。

這麼想著,顧依依心裡便安穩了許多。

''既然不是揭發我,那還請王爺不要插手此事,我不想連累到王爺。''

顧依依看著禦千夜認真的說道,她知道她的一舉一動都會落入他的眼裡,而且她還知道他對她是有疑心的,所以她絕不能再和他走得近,免得引火燒身。

禦千夜聞言,深邃幽暗的眼瞳閃了閃,眼底掠過一抹深色,隨即薄唇微啟淡漠的說道:''你的死活本王並不關心,隻是皇兄有令,要你進宮麵聖,所以你最好不要讓本王等得太久。''

說完便轉身離去,留下顧依依怔愣的站在原地。

喂,你走之前好歹把我恢複原樣啊!

眼罩跟破布都冇了,他們來了豈不是要露餡?

看著禦千夜消失的身影,顧依依欲哭無淚的在心中哀嚎。

這個男人,真的太霸道了,根本不考慮彆人的意願,說來就來說走就走,根本冇有商量的餘地。

不過,想起剛纔他所說的話,顧依依忍不住心生疑竇。

皇上要召見她?顧依依在腦海中搜尋著有關這個皇帝的記憶,但是卻發現這個皇帝在原主的記憶裡根本就冇什麼印象,除了他將原主賜婚給三皇子之外,彆無任何印象。

真不知這個皇帝哪根筋搭錯了,亂點鴛鴦譜!

要不是他把原主賜婚給什麼狗屁三皇子,原主也不至於會被庶妹表哥陷害,最後自儘而亡,而她也不會一穿過來就攤上了原主的爛攤子,惹了一身的麻煩事。

這一切,都是拜那位皇帝陛下所賜。顧依依在心中咬牙切齒的想著,若是哪天她有足夠的實力,一定不會讓他好過!

不過眼下,她還是解決好接下來的事,再說其他吧。

想到此處,顧依依手指彎曲,在背後的椅子上叩擊了幾下。

很快,一個蒙麪人便小心翼翼的從門外走了進來。

看到顧依依的眼罩跟破布都被解了開來,他臉上的詫異之色一閃而過,隨即便走上前去。

顧依依朝他使了個眼色,那人立馬會意,拿起旁邊的黑布重新給顧依依蒙上。

然而在矇眼的瞬間,黑衣人無意間瞥見了顧依依潔白脖頸處那一道細微的疤痕,他的眼神頓時閃了閃,隨即便掩飾性的收斂了起來。

接著,又將破布重新塞回顧依依的嘴裡。

做好這一切之後,蒙麪人便退出房間,並順勢關上了門。

不得不說,這些人也實在是謹慎,都綁在屋裡了,還要將她眼睛蒙上,而剛纔跟她交涉的那個麵具男人,雖然聲音聽得出來是刻意偽裝過的,可是聲線和身材,還是能看得出來的。

不是顧管家還能是誰?

這顧管家跟她是打過照麵的,所以這人的偽裝,她一下子就猜了出來。

不過這也難怪,畢竟他是將軍府的總管家,若是被人發現他與殺手勾結,這可不是小罪責,所以他肯定是要格外謹慎的。

一個管家尚且如此,那他背後的人,想必隻會更加的謹慎小心了。

這次,也不知道究竟能不能引蛇出洞,讓裴氏露出狐狸尾巴。

顧依依正想著,忽然門外傳來了腳步聲。

她眉梢輕挑,心中暗喜。

終於來了!

''吱呀''一聲,門被推開了,顧依依的耳朵微動,便聽見一陣沉穩的腳步聲由遠及近的向她靠近。

顧依依能感覺到,那人來到了她的麵前,距離她不過兩三尺的地方停了下來。

打量了一圈之後,那人又款款的往後麵的屏風走去。

蒙著眼,顧依依看不清麵前這人的模樣身形,不過,從那人身上的氣息以及腳步聲可以判斷出,此人是個女人,但卻不是裴氏。

因為這人身上的氣息,跟裴氏截然不同。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