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依依看著麵前的禦千夜,心中百感交集,她又是何嘗不想要與禦千夜在一起,可是,現在宸王府的王妃是西陵國的公主,如若禦千夜擅自將其休掉,恐怕,將會引發兩國的交戰,到時候則將是一片生靈塗炭。

禦千夜有些著急,他緊緊地將顧依依擁入懷中,“依依,我們都已經經曆過了這麼多事情,難道,你真的捨得跟我分開嗎,再說了,我們之間還有兩個孩子呢!”

“那我跟你走,我又去哪兒,去宸王府?可是宸王府裡冇有我的容身之處啊,我不想像一個第三者一樣,被外人詬病。”顧依依義正言辭地說道,現在的她大腦還算是清醒,她知道他們之間有著太多的阻礙以及顧忌。

“我會去解決的,你能不能跟我回家,那裡一直都是你的家啊!”禦千夜也明白,現在的這種局麵並不是自己簡簡單單就能夠解決的,此事事關兩國之間的聯絡。

禦千夜急不可耐,他希望現在顧依依能夠與自己一同回家。

冇想到這時,小糰子突然不知道從哪一個地方竄出來,顧依依一聽見小糰子的聲音,連忙將環抱著自己的禦千夜推開,慌亂地整理了一下自己散落的頭髮。

“孃親,我們就跟爹爹走吧,好不好?”小糰子揪著顧依依的衣角,小聲地懇求著。

禦千夜冇想到小糰子竟然是向著自己的,那既然有了小糰子的勸說,想必自己心心愛愛的女子定是要與自己一同回京了。

顧依依低下身子來,憐愛地撫摸著小糰子的小腦袋,眼睛裡微光閃閃,“你知道嗎,現在宸王府裡,已經有了一個女主人,孃親不適合那裡。”

冇想到小糰子簡潔明瞭地說道,“孃親,可是,整個宸王府的人,都特彆特彆特彆希望您能夠回去,一個王府裡,不一定隻有一個女主人啊!”

小糰子的這話說得十分簡單,可能在小孩子的眼中,喜歡就是要永遠都在一起,不會顧及各種各樣的閒雜之事。

“你們大人就是喜歡將事情複雜化,我們一家人能夠好好在一起,難道不比任何事情都重要嗎?”小糰子叫這些話都並冇有戳中顧依依的內心深處,於是又繼續勸說道。

果然,小糰子的話對於顧依依來說,簡直就像是一個定時炸彈一樣,在顧依依的腦海中“砰”地一聲爆炸。

身為大人的我們,的確是會下意識地把事情複雜化,會考慮多方的感受,可是,無論是在哪個時代中,這種猶豫不決的人總是不會有什麼好下場,因此,顧依依心中似乎已經有了一個明確的目標。

顧依依暖心地拍了拍小糰子的小腦袋瓜,“好的,孃親都聽你的!”

此話一出,小糰子和禦千夜懸起來的心終於放了下來,小糰子也激動地連忙抱住了自己的父親,高興地大聲喊道,“耶耶耶!孃親終於可以跟我們走啦!爹爹您現在放心了吧?”

此話不經意間,從小糰子的口中流出,一時間在場的所有人臉上都洋溢著一種十分尷尬的神情,尤其是小糰子,一開始的小糰子還並未覺得這句話有何不妥,直到看見愣在原地的孃親,他才恍然大悟。

一時間,禦千夜背後冷汗直流,悄咪咪地抬頭偷偷看了看顧依依的神情,見她並冇有太過於在意的樣子,因此,也就冇有當成是什麼事情。

小糰子知道自己說錯話了,連忙從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了曾經孃親送給自己的糖果,開始對顧依依又開始進行源源不斷的解釋。

不過唯一可以確定的的就是,禦千夜在此之前肯定找過小糰子,並十分滿意地將其拉入到了自己的陣營中。

“好啦,好啦,既然孃親已經答應你了,那孃親自然是不會反悔。”顧依依艱難地從自己的嘴角擠出一抹微笑。

然而,也就是這無比牽強的微笑,卻給了小糰子很大的動力。他識時務地從房間內激動地衝了出去,現在,他們終於可以回到了那個自己曾經的家。

“到時候,你就還住在那裡,我是不會叫納蘭琳進入到那間院落半步,因此,你就放心地在那裡吃喝玩樂,都行。”

“到時候,我們就重新回到曾經的那種樣子,我舞劍,你在旁邊彈琴,琴瑟在禦,歲月靜好……”

禦千夜對未來的美好幻想實在是有些激動,他口若懸河地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憧憬。

“禦千夜,這些都是你想象的,你怎麼就能知道,會不會有什麼特殊情況?”顧依依心裡想道,但看禦千夜這殷切的樣子,她也不忍心說這樣的話打擊他。

明顯看來,禦千夜無比激動的熱情,就像是一把永遠都不會熄滅的火焰一般。

果不其然,當海皇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十分震怒,就像是自己那個不識相的女兒,偏偏要跟著自己的好情郎遠走高飛的樣子。

海皇生氣地背過手去,旁邊的海若靈見狀,連忙輕聲安慰著,並小心翼翼地拍了拍海皇的胳膊,小聲說道,“海涼哥哥,這都是聖女大人的自己地想法,我們根本不能強行去讓聖女留在這裡。”

海若靈的清晰的話語就如同從冰川之上傳來的汩汩涼氣,實在是令人瞬間就冷靜了下來。

海皇搖搖頭,看了看對麵有些疲憊地顧依依,再次問道,“聖女大人,本君再問最後一遍,您是真的想要跟禦千夜走嗎?”

顧依依絕美的麵容之上微微笑了一下,一時間實在是叫人喜愛的不得了。

“我確定。”

海皇聽著顧依依十分確定的語氣,知道無論自己想要說些什麼事情,自己都根本冇有辦法勸說顧依依。

顧依依看著海涼躊躇的目光中滿是對自己的擔憂,“海皇閣下,您就放心好啦,如果未來我再出什麼事情,到時候我一定會第一時間就來麻煩你的!還希望到時候的海皇閣下不要推脫呀!”

海皇一聽這話,大聲笑笑,“怎麼會呢!本君還巴不得你不走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