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時的場麵一度十分尷尬,禦千夜和顧依依低著頭,默不作聲地一口一口吸溜著香噴噴的麪條,像極了剛剛做錯事的小孩子一般。

而反觀小糰子,則是一臉吃驚和激動,他就彷彿自己終於發現了什麼驚天大秘密一樣,根本無心享受美食,就這樣一直死死地盯著麵前的父母二人。

“爹爹,孃親,你們剛剛親親啦,還被小糰子看見啦!”小糰子的聲音雖然不大,但是卻在顧依依和禦千夜的心中,就如同驚雷一般。

在桌子下麵,顧依依狠狠地踹了一腳禦千夜,意思是叫禦千夜趕緊去解釋,禦千夜停住了剛剛一直在埋頭苦乾的筷子,看向小糰子,一時間本來想好的話又被噎了回去。

小糰子的眼睛圓滾滾的,裡麵充滿了孩童獨有的純淨,禦千夜就這樣一直看著小糰子,久久未曾開口。

旁邊的顧依依一直低著頭,拚命地用乾飯來掩飾自己的尷尬,順便還不忘記悄咪咪地白了一眼啥也說不出來的禦千夜。

看著小糰子與禦千夜兩個人之間毫無進展的畫麵,這個名號響噹噹的宸王殿下禦千夜,現在就像是個木頭一樣,連個少不更事的小孩子都搞不定。

顧依依在心裡幸災樂禍地嘲笑著禦千夜,“真是個榆木腦袋!”

顧依依見時機已經成熟了,於是便從中打趣道,“小糰子,乖哦,你快點吃飯飯好不好呀,像這種親親的事情,不就是個十分平常的事情嗎,再說了,孃親不也是經常親親你嘛,爹爹這次做了好事,那孃親不得好好給他獎勵獎勵嘛!”

小糰子一聽這話,低下頭來細細思索了一番,嘴裡還不忘記小聲喃喃道,“好像也的確是這個樣子呢!”

可是冇想到的卻是,小糰子的第二句話,卻令禦千夜險些炸了毛。

隻聽見小糰子鄭重其事地對顧依依嚴肅地說道,“孃親,那您以後能不能不要再親爹爹了,可不可以是以後爹爹做了好事,小糰子替爹爹領賞呀!”

顧依依一聽這話,忍不住發出了爆笑,笑得差點從椅子上跌落下來,好在禦千夜眼疾手快地將其撈了起來。

禦千夜一臉黑線地看向認認真真的小糰子,懟道,“那以後爹爹做錯事情了,小糰子你是不是也要替爹爹受罰啊?”

小糰子冇想到爹爹竟然這般說話,實在是叫人有些小小的擔憂,小糰子連忙一溜煙兒地縮到顧依依的懷中,乖巧地蹭來蹭去,“孃親……”

顧依依聽著自己兒子小奶貓一樣的聲音,瞬間體內母愛氾濫,突然覺醒,十分堅定地點了點頭,“小糰子,沒關係,你彆害怕,以後爹爹錯了是他自己的事情,他要是做了好事,那肯定就是我們小糰子的功勞!”

禦千夜在一旁敢怒不敢言,惡狠狠地看著小糰子投來的挑釁的目光,一時間真的不知道自己給自己生了個孩子,還是給自己生了個敵人。

禦千夜忍不住在心裡感歎道,“真是的,我禦千夜上輩子指定是做了什麼錯事,才非要我生了個這樣的兒子,不知道現在已經這麼久了,還能不能回爐重造了。”

小糰子就這樣靠著自己可愛賣萌的樣子,迅速贏得了顧依依的青睞,顧依依將小糰子抱在腿上,一口一口喂著看似有些被嚇到的小糰子。

小糰子在顧依依的懷裡一直“吸溜吸溜”著麪條,還時不時地趁顧孃親依依不注意,悄悄地向自己的爹爹禦千夜投向了顯擺的小表情,那樣子好像是在說,“略略略,怎麼樣,我孃親她親自一口一口餵我吃飯,可是你呢,哎,孤家寡人一個,實在是太可憐了!”

身為小糰子的親生父親,對於小糰子的理解能力堪稱滿分,定是能夠看出小糰子神情的意思,隻是現在在顧依依的麵前,實在是不好發作,看來,必須要等著顧依依不在的情況下,好好懲治一番這個膽大包天的小糰子。

終於,他們三個人已經吃得肚子圓滾滾的了,月亮在漆黑的夜空中就如同美玉一般無暇透亮。

殊不知,就在不遠處的閣樓之中,有一雙眼睛正在一直目不轉睛地盯著他們。

夜晚的京城之中,在一條被稱作“不夜城街”的街道裡麵,兩旁都是各種各樣的小商販正在不停地吆喝著,其熱鬨程度不比在白天時。

小糰子許久冇有看過如此熱鬨的街道,分外驚喜與激動,一直拽著顧依依的手不停地晃來晃去,一會兒指指這個,一會兒又指指那個,反正是一直鬨騰得根本靜不下心來。

在他們身後的,則是一臉不開心的禦千夜,“真是的,這個顧依依,就知道拽著自己的兒子,真的就不管管在一旁深受冷落的相公了嗎!”禦千夜在心中義憤填膺地說道,當然,他肯定是不敢公然說出來,到時候出事的,恐怕就是自己了。

“孃親,小糰子想要這個糖人兒!”小糰子指著旁邊地十分引人注目的小糖人兒,那是他最喜歡的小鴨子,小糰子一看見這個,他的眼睛都彷彿發了光。

顧依依充滿慈愛地點了點頭,十分霸氣地對商販說道,“給我來一個這個小黃鴨。”

然而,下一秒鐘,顧依依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分外窘況地看了看禦千夜。

禦千夜一直跟在她們母女二人,當看見顧依依那張有些窘迫的小臉兒,便知道了顧依依的意思,於是乎,自己本來看起來十分卑微的小肩膀,瞬間就挺直了了起來。

禦千夜在自己的身上摸了半天,竟然根本就冇有找到一枚金幣,就連剛剛吃麪,禦千夜也假裝受不住店家十分熱情的免單,便隻好應了下來。

看來,今日,他們一行人都冇有帶一分錢,瞬間,由一開始的一人窘狀,變成了三個人的尷尬。

眼看著對麵的小商販即將要做成一個小黃鴨的糖人兒,這時,禦千夜像是想到了什麼,於是便悄咪咪地附在顧依依的耳邊說了幾句。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