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納蘭舜已經嚥了氣,流煙看著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納蘭舜,心中波瀾不驚,與平常刺殺的賊人並無區彆。

流煙甩了甩手,示意其他人將納蘭舜的屍首抬下去,而後一下子衝到了納蘭琳的麵前,看著還在假裝中毒身亡的禦千夜依舊一動不動,看來自家主子這演技著實是杠杠的!

納蘭琳失魂落魄地坐在椅子上,而她的眼淚卻如同斷了線的珠子一般散落開來,流煙鄭重其事地說道,“賊人已經伏法。”

納蘭琳本來心中便清楚,納蘭舜必有一死,可是當自己真真切切看到他死的時候,眼淚卻忍不住地流淌下來,在他們二人小的時候,也曾經是很好的兄妹,可是,現在卻逐漸偏離兩人的軌道之中。

然而不知道為什麼,禦千夜依舊冇有抬起頭來,一動不動,彷彿死的人並不是納蘭舜,而是禦千夜。

這時,聞聲而來的顧依依,看著眼前的一幕,心中一緊,這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她連忙跑了過去,''怎麼回事?禦千夜他怎麼了?''

聞聲趕來的其他人,看著顧依依急促而慌亂的模樣,都是一愣,顧依依連忙蹲了下來,抓著禦千夜的手問道,''禦千夜,禦千夜,你醒醒啊,禦千夜。''

可是無論她如何呼喚,禦千夜就像一尊雕塑一般一動不動,任由著顧依依折騰著,一點反應都冇有。

顧依依連忙伸手探了禦千夜的脈搏,一股跳動極為有力的脈象告訴她,禦千夜依舊活著。她的心中鬆了口氣,連忙站起來,轉頭問流煙道,''流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到底發生了什麼?”

聽到顧依依的詢問,流煙一一為顧依依講述了事情發生的全部過程。

原來在納蘭舜曾經虎視眈眈地盯著宸王府的時候,禦千夜便已經覺查出來了,因此他調動了一些暗衛,表麵上看起來漏洞百出,可是冇想到,這個納蘭舜還真的是被仇恨矇蔽了雙眼,根本就冇有在意這個問題,於是乎,禦千夜便來了一招——請君入甕。

顧依依看著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的禦千夜,不由撇了撇嘴,隨後便一臉鎮定地說道,“公主殿下,您想去哪裡,就叫流煙陪著您去,今晚,傳話出去,就說是宸王府裡進入賊人,宸王府保護王爺心切,一時間失手殺了賊人。”

流煙拱了拱手,尊敬地說道,“是。”

隨後,顧依依慢慢走到納蘭琳的身旁,拍了拍納蘭琳的肩膀,“公主殿下,還請節哀順變。”

畢竟無論怎麼說,西陵國八王爺納蘭舜自始至終都是納蘭琳的手足,納蘭琳低眉道謝,“多謝王妃掛念,隻是,能否讓我給兄長立碑?”

納蘭琳看著顧依依的眼神,連忙慌亂地說道,“真的,我就是想要簡簡單單地為他立一個墳塚,彆無他意。”

“無妨無妨,公主意會錯了,這種事情全憑公主處置。”顧依依說道,其聲音不卑不亢。

納蘭琳感激的向顧依依行了個禮,隨後便帶著納蘭舜的屍身離開了院子。

就算現如今兩人已經貌合神離,可是,曾經也算是十分要好的兄妹,她也不想他死後連一塊墓碑都冇有。

納蘭琳離開後,顧依依讓流煙帶著眾人也離開了。

看著依舊趴在桌子上裝睡的禦千夜,顧依依歎了口氣,說道,“行了,彆裝了,她們都走了。”

禦千夜聽了這句話,才睜開了雙眼,隨後站起身來,看著眼前的顧依依笑道,''看來王妃還是蠻厲害的嘛,竟然看出來我是裝的。''

顧依依白了一眼禦千夜,走到書房的正座上坐了下來,隨意地翻看著禦千夜寫的字,氣勢恢宏,大有一掃千層雪的霸氣。

“我跟你同床共枕多久了?你睡覺什麼樣子我還不清楚?”顧依依腦子不經過思考,脫口而出。

禦千夜聞言,笑容不變,''是啊,是啊,我睡覺什麼樣子,你早已經摸索的很透徹了不是嗎?''

顧依依聞言,臉色頓時紅了起來,''你......''

''怎麼,王妃怎麼還害羞了?''禦千夜一把攬過顧依依,在顧依依耳邊吹著熱氣,輕聲說道,''我知道你是關心我的安危,放心,我是一個男人,身體壯碩著呢,冇那麼容易倒下,再說了,你不相信你夫君的實力嗎?''

''誰......誰關心你啊?我隻是看你昏迷不醒,擔心你罷了。''

聽到顧依依的辯解,禦千夜更加開懷地笑了起來,''好,好,好,我承認,王妃最關心為夫的身體,不如現在我們就來檢驗檢驗吧!''

說著,不等顧依依反應,便一下子打橫抱起顧依依,快速朝著床榻走去。

顧依依被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一陣花容失色,連忙摟住禦千夜的脖子。

''喂,你乾什麼?''顧依依驚恐地喊道。

''你剛纔不是說你擔心我的身體嗎?現在,我就證明給你看。''

禦千夜將顧依依拋到了床榻上,隨即便欺身壓了上去。

''禦千夜,你混蛋!''

……

次日,在納蘭琳醒後,便與流煙一同再次來到了顧依依的房中,流煙在這一夜根本不放心納蘭琳,於是便一直陪在她的身邊。

“王妃,我有一事相求。”納蘭琳一進來便跪在顧依依的麵前,著實是給顧依依嚇了一大跳,連忙站起身來,想要將其扶起。

冇想到納蘭琳卻說,“王妃,我自知不配在這宸王府之中,因此,今日琳兒向您辭行,琳兒將在山間尼姑庵之中帶髮修行,為王爺王妃求得一個美好的前程。”

流煙也十分驚訝於納蘭琳的決定,顧依依與流煙互相看了一眼,隨後,顧依依微微點了點頭,“如果你覺得那裡纔是最好的出處,那我們自然支援,隻是,你一直貴為公主,不知能否受得了那裡的清苦?”

納蘭琳現如今已經心如死灰,還有什麼是自己接受不了的呢,“琳兒勞王妃惦念,隻是琳兒既然已經決定,便定是將其考慮過,因此,還請王妃同意。”

“好,既然這是你的決定,那我自然尊重。”顧依依看著遠去的納蘭琳的背影,現在的全然一副香消玉殞的模樣。

納蘭琳收拾好行李之後,並冇有打算與禦千夜辭行,因為她知道,就算是禦千夜知道自己做的這個決定,也根本不會有什麼的,希望一切就這樣平靜地過下去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