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離回到自己的房間,坐在桌旁,拿起杯子喝了幾口茶水,平複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雲離看著桌上放著的畫像,想著自己該如何做,才能救出自己的弟弟。

想了半晌,她終於決定按照納蘭玥的意思行動,畢竟她的弟弟纔是她最重視的人,隻有她的弟弟活著,纔有她的生存希望。

雲離起身,走到窗邊看向遠處的景象,心中默唸著納蘭玥的名字,''納蘭玥!你給我記住!如果你敢傷害我的弟弟,我定不饒你!''

隨後雲離走回房間,換好了一套男裝,又帶著麵具,然後走了出來。

此刻,她已經易容成了一個男子,她走出門後,便徑直往城外而去。

這幾日,顧依依的心情一直都很沉悶,她總覺得有一種很不祥的預感,但又說不出哪裡不祥。

而她也不清楚,她的這種感覺究竟從何而來,但她就是感覺有些不安。

這天晚上,顧依依坐在桌前,認真專注的配製解寒毒的藥丸。

突然,門吱呀一聲響了,顧依依連忙停下手中的動作,扭頭看去,看到是禦千夜走了進來,她臉上立馬浮現出欣喜的笑容,快步迎了上去。

看著禦千夜,顧依依笑道:''你今天怎麼回來的這麼早啊?''

這幾日,禦千夜都是早出晚歸的,每次回來也是一副疲憊不堪的模樣,但卻從來都冇有說過什麼原因。

看著顧依依,禦千夜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說道:''想你,所以就回來了,怎麼?你不願意看到我回來的早嗎?''

''不是不是。''顧依依聞言,趕忙搖了搖頭,然後說道:''你能夠回來,我當然高興了。''

聽了顧依依的話,禦千夜的心情好了許多。

隨後,他看了看顧依依麵前擺著的解毒丹藥瓶,問道:''依依,你在研製解毒丸嗎?''

顧依依聞言,點了點頭,說道:''嗯,是的。''

''這個東西有用嗎?''禦千夜擔憂的問道。畢竟,他的這個病根已經根深蒂固了。

看著禦千夜臉上的表情,顧依依心裡一暖,然後笑了笑,說道:''你放心好啦,我的藥雖然不是萬能的,但是有我在,肯定可以治好你身上的毒,你不用擔心。''

看著顧依依信誓旦旦的說著話,禦千夜笑了笑,然後將顧依依摟在懷裡。

聞著顧依依身上淡雅的香味,禦千夜閉上了雙眼。

顧依依感覺到禦千夜身體的變化,臉頰不由得泛紅了起來,但是卻也不掙紮,任憑禦千夜抱著她。

良久,禦千夜鬆開了顧依依,看到她羞澀的模樣,禦千夜忍不住低下頭吻向顧依依那嬌嫩的紅唇。

一番纏綿後,禦千夜才放開了顧依依。

此時,顧依依的臉色比剛剛更加緋紅了起來,就好像是塗抹了胭脂一般。

禦千夜看著顧依依的模樣,心裡一陣悸動,他貼近她的耳畔,說道:''依依,你的身子恢複得差不多了吧?”

聞言,顧依依輕輕嗯了一聲,臉上更是羞赧,不敢直視禦千夜的雙眸。

見顧依依如此嬌媚的模樣,禦千夜的眼裡閃過一絲灼熱之意,隨即低下頭,又吻向了顧依依的紅唇。

一時之間,屋內春光無限。

……

翌日早上,顧依依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禦千夜的臂彎裡,而禦千夜的雙手仍舊環著她的腰肢。

顧依依扭頭看了一眼熟睡中的禦千夜,看到他那俊美的睡顏,心裡升起一股幸福的感覺。

她抬頭看向窗外,窗外的陽光正暖洋洋的灑落進來,照耀在禦千夜那精緻絕倫的臉龐上。

看著他那完美的側顏,顧依依的眼裡閃過一絲癡迷之色。

隨後,她伸手摸了摸禦千夜的臉,心裡充滿了幸福。

''唔!''就在這時,禦千夜嚶嚀了一聲,睜開了眼睛,顧依依見狀,立馬躲回了被窩裡,將腦袋埋進了被子裡,假裝睡覺。

禦千夜睜開眼睛後,發現顧依依已經鑽入了被子裡。

看著她鴕鳥一般的樣子,禦千夜臉上的笑容越發濃烈了起來,這小丫頭,還真是可愛的緊。

就在顧依依裝作睡著不理他的時候,禦千夜翻身下床,穿上鞋,走到床邊,俯身在顧依依額頭上落下一個吻,然後便轉身離開。

看著禦千夜的背影漸漸消失,顧依依緩緩的坐了起來,看向禦千夜的背影,眼裡閃爍著幸福的光芒。

顧依依的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胸膛,感受到它的溫度,她的嘴角的弧度不由得越擴越大了。

她的心裡,突然湧起了一股異常強烈的不安之感。

這種感覺,讓顧依依的心跳驟然變得飛速起來。她感覺自己的心跳的很厲害,像是要衝破胸腔一般。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但是她卻感覺很不安。

這樣強烈的不安,讓顧依依整個人都慌亂了起來。

她想要站起來,但是雙腿卻痠軟無力,根本就站不起來,顧依依的眉頭皺的死緊。

正在換衣服的禦千夜聽到動靜,連忙走了進來。

看著顧依依一副痛苦的樣子,禦千夜的眼裡充滿了疑惑和擔憂。

他走過來,扶著顧依依的手,關切的問道:''依依,你怎麼了?哪兒不舒服嗎?我去叫太醫來看看。''

聽到禦千夜的話,顧依依連忙抓住了禦千夜的衣袖,然後搖了搖頭,說道:''不,不用了。''

聽到顧依依的話,禦千夜的神色一凝,說道:''依依,到底怎麼了?''顧依依張開口,想要告訴禦千夜實情,但是話到嘴邊卻始終說不出來。

''到底怎麼了?''禦千夜又追問道。見禦千夜的臉色陰沉下來,顧依依知道,若是她不把事情的原委告訴禦千夜的話,禦千夜肯定不會善罷甘休,而且,還會惹來麻煩。

思忖了片刻,顧依依咬咬牙,終於鼓足勇氣開口了。

她看著禦千夜,神情有些黯然,緩緩地開口說道:''禦千夜,我......我可能......''

顧依依欲言又止,最後,她咬著牙,繼續說道:''可能撐不了多久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