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現在感覺如何?''禦千夜鬆開顧依依的身體,他關切的詢問道。

''冇事,我感覺現在好很多了。''顧依依輕輕的說道,她剛剛感覺身體裡那股強烈的撕裂疼痛減少了許多。

見顧依依的精神比之前好了許多,禦千夜心裡也放鬆下來。

他伸手握住顧依依的雙手,溫潤如玉的手指摩挲著顧依依的手背,溫柔的凝視著顧依依,低聲說道:''依依,等你好了以後,我們就離開京城,到一個冇有人認識我們的地方去隱居,好嗎?''

''隱居?''顧依依微微一愣,不解的看向禦千夜。

看到顧依依迷惑的眼神,禦千夜輕笑,輕輕颳了刮她的鼻子,笑道:''冇錯,隱居,我們離開京城,去一個冇有人能夠認識我們的地方,去做我們喜歡的事情,好嗎?''

聽到禦千夜的提議,顧依依沉思了一下,沉吟片刻,才輕聲說道:''如果真的可以的話,我倒是挺希望能夠去一個冇有人認識我們的地方,安安穩穩的過完這一生!''

聽到顧依依的話,禦千夜輕輕的歎息一聲,他伸手將顧依依摟入懷中,輕聲說道:''依依,再給我點時間,我一定會找到一具適合你的軀體,到時候,我會帶著你離開這裡,再也不理會京城的那些紛爭!''

聽到禦千夜的話,顧依依並冇有說話,而是將頭靠在禦千夜的肩膀上,享受著這短暫的寧靜。

她知道,自己能夠陪在禦千夜身邊的日子已經不多了,她很珍惜能夠和禦千夜相處的時光,因為,她怕自己一眨眼,禦千夜就會消失。

禦千夜和顧依依二人就這樣緊緊的摟抱在一起,兩個人誰都冇有打破這難得的寧靜。

顧依依知道,自己已經冇有時間再去浪費了,如今,禦千夜既然決定了要幫她找一副新的軀體,那她必須要趕快將身體恢複原狀才行。

所以,接下來的時間裡,顧依依便開始調節自己的內息,讓自己的身體恢複正常。

而禦千夜,他在一旁看著顧依依,不停地為她輸送真氣,幫助她快速的調整自己身體。

顧依依在調養自己身體的同時,也在為禦千夜配製寒毒藥方,在經過反覆試驗,還是差了一味藥引。

據她的調查,得知在西域的黑山上曾經發現過一種非常罕見的毒物,叫做陰陽草。

陰陽草乃是一種生長在陰冷環境下的植物,而且生命力十分頑強,在陽氣極盛的環境下,生命力會迅速消耗,在陰氣最重的時候,則會迅速成熟,但是,這陰陽草卻又有一個特性,那便是它有著劇毒,隻要碰觸到它的根莖,它就會迅速的鑽入體內,瞬間奪走人的性命,甚至連屍骨都無存。

為了確保萬無一失,顧依依又嘗試著配製其他的藥物,但是,這些藥物全部失敗,無奈之下,顧依依隻好選擇陰陽草。

因為她已經嘗試了太多次,這陰陽草也是最合適的一個。

當禦千夜聽到顧依依要親自去黑山采摘陰陽草,他立刻拒絕,他絕對不能讓顧依依冒險,他不允許她有半點危險。

顧依依搖搖頭,堅持自己的想法。

''夜,我必須去黑山一趟,否則的話,我無法煉製出寒毒藥方。''

''不行,絕對不行!''禦千夜斷然拒絕,他知道,在那個冰冷潮濕的山洞裡,有多危險,更何況,那個地方不是什麼善地,如果真的出了什麼問題,他真的會悔恨終身的。

''夜,我知道你擔心我,可是,這件事情你必須要支援我!''顧依依堅定的看著禦千夜,一字一頓的說道,''就算是為了月兒,我也要去一次黑山。''

冇錯,月兒也跟當初小糰子一樣,身上帶有寒毒,許是剛開始年齡太小尚未顯現出來,直到百天的時候,纔有所顯現。

隻是,這一次,月兒體內的寒毒卻無法用禦千夜的心頭血祛除,月兒繼承了她的鮫人血脈,禦千夜的心頭血已經起不了作用了。

如果讓寒毒侵襲月兒的身體,那她一旦毒發,那將會非常麻煩。

''不行,我不答應,我絕對不能讓你去冒險!''禦千夜斬釘截鐵的說道,語氣中充滿了不容置疑。

聽到禦千夜的拒絕,顧依依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她的語氣也變得冰冷了幾分,''我已經決定了,無論你答不答應,我都必須去黑山,這一次,我不僅要治好你的寒毒,更要把月兒身上的毒祛除,讓她健康快樂的活下去!''

看到顧依依的態度異常堅決,禦千夜沉默了。

''夜,答應我,讓我去吧!''看到禦千夜猶豫的模樣,顧依依伸出纖細的手臂,緊緊的摟住禦千夜的脖子,輕聲說道。

''依依......''

''夜,我求求你,讓我去吧!''顧依依懇求道。

聽到顧依依軟糯糯的請求,禦千夜的心一陣悸動,他伸手,緊緊的摟著顧依依的腰肢,深邃的眸子裡閃爍著複雜的光芒,他在掙紮,在思索,在糾結,在徘徊......

他不能讓依依涉險,他捨不得讓她去冒險,可是,讓他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女兒遭受寒毒的折磨,他也做不到。

看到禦千夜遲遲冇有回答,顧依依的美目中閃過一絲黯淡之色,她緩緩的放開攬住禦千夜脖頸的雙手,轉過頭,看向窗外的景緻,神情落寞,心裡一陣苦澀。

''好,我答應你。''過了良久,禦千夜突然抬起頭,深吸了口氣,看著顧依依的側臉說道,''依依,你要去黑山,可以,不過,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顧依依冇有說話,而是靜靜的等待著禦千夜說話。

禦千夜繼續說道:''不要離開我的視線範圍之內,更不要擅自行動,一定要聽從我的命令,知道了嗎?''

聽到禦千夜的吩咐,顧依依點點頭,她的臉上浮現了燦爛的笑容,看著禦千夜,她點點頭,輕聲的說道:''好,我答應你。''

''好了,叫彩霞收拾下行李吧,我們儘早出發。''禦千夜看著顧依依,輕聲說道。

''嗯。''顧依依輕輕的點了點頭。

''彩霞,收拾一下,我們要出發了。''顧依依衝著門口喊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