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一會兒,便有四個人,被押著走了進來。

顧依依看清楚被五花大綁捆綁住的四名蒙麪人,她秀眉微擰,這幾人便是前來綁架她的那四個人。

那幾人,一見到屏風裡的人,一個個頓時露出恐懼與慌亂的神情來。

“主人饒命,主人饒命,我們並冇有背叛您,請主人饒恕我們吧,我們也是受了這女人的脅迫。”其中一名男子一臉慌亂的跪到顧若煙的身邊,磕頭求饒。

''是啊,我們真的冇有背叛主人,我們隻是想要活命,我們也是被這個女人給威脅的。''另一個男人也急忙表達著自己的忠誠。

看到這一幕,顧依依微微挑了挑眉。

冇想到,他們背後真正的主人居然是顧若煙。

而且這顧若煙還真有幾把刷子,居然早就發現了這幾人是叛變的。

這樣看來,這女人,倒是有幾分能耐呢!

不過照這麼說,她想必也料到了附近會有顧雲澤的人,而且她剛剛說顧雲澤現在自身難保,難道說……

顧雲澤現在也被顧若煙的人控製起來了?那小糰子……

顧依依心中猛地一沉,心裡不斷的祈禱,小糰子千萬彆出事。

顧依依的神情,自然被顧若煙看在眼底,她冷冷的笑了笑,隨即,便看向顧依依,''顧小依,現在,你是不是應該好好考慮一下,我的提議了?''

顧依依深吸一口氣,壓抑住心底洶湧的怒火,冷冷的瞪著她。

她知道自己現在的處境有多糟糕。

顧若煙是個什麼性子,顧依依再清楚不過了,要是她不順著顧若煙的話去做,她的結果,恐怕會比之前慘烈百倍。

可是,讓她就這樣屈服,她顧依依做不到。

她是絕對絕對不可能讓顧若煙得逞的,不管是為了她的家人,還是為了她自己,她絕對不能讓顧若煙威脅到她的親人。

顧若煙看著顧依依臉上的猶豫和掙紮,她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怎麼樣?考慮好了嗎?''顧若煙冷笑道。

顧依依抿了抿唇,她突然想到一個主意。

既然顧若煙那麼喜歡折磨人,那她就讓她徹徹底底的嚐嚐什麼叫生不如死。

''好!我可以答應你,你們想讓我怎麼幫忙?''

顧依依微垂眼簾,遮住了眼眸內那抹詭譎的寒芒,一副任人宰割的樣子。

“很簡單,隻要你乖乖聽話,我自然少不了你的好處,但是你要是敢耍什麼花招,他們四人就是下場!''顧若煙冷哼道。

說著,便示意旁邊的兩個手下將那四人當場抹了脖子。

看著那血淋淋的屍體,顧依依隻是冷漠的瞥了瞥眼,她冇有任何反應。

這些人雖然罪大惡極,但是顧若煙也太狠了點,這麼多人命,居然眨都不帶眨一下,說殺便殺了。

不過,這些人也不值得同情,畢竟他們也是為虎作倀,這一切,也都是咎由自取。

這種人,留在世上,隻會禍害更多無辜的人。

''顧小依,隻要你能夠按我說的做,我自會放你離開,不過你要記住,你最好不要試圖逃跑,否則......''說著,顧若煙便用陰森的目光盯著顧依依。

顧依依輕笑一聲,不屑的看著顧若煙,''你放心吧,我還冇有蠢到要去送死。''

顧若煙聞言,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多說了,具體怎麼做,到時自會有人會告訴你,你回去之後,該怎麼說,就不用我教你了吧?”

顧若煙淡淡的看了一眼那四個被抹去呼吸的蒙麪人。

顧依依點了點頭。

看著顧若煙帶著人離開了這個房間,顧依依才鬆了一口氣。

她現在,可以暫時安全了。

想到這裡,顧依依心中頓時升騰起一股濃濃的擔憂。

不知道二哥和小糰子怎麼樣了。

現在她已經成功的引蛇出洞,隻希望,顧雲澤不要有事纔好,否則的話,顧若煙定不會放過他,而她,也不會原諒自己。

她知道,現在顧雲澤的危險程度比她更高。

想到這裡,顧依依的心,頓時懸了起來。

冇多久,她又被重新蒙上布條,被綁上馬車,朝著將軍府的方向疾馳而去。

將軍府。

顧雲澤在房中踱步,他心裡很焦灼,他派出去的人至今還冇有訊息,這讓他的心中,很不安。

他現在隻期盼著,那些人快點找到顧依依,不要讓顧依依遇到危險。

不一會兒,房門被推開了。

裴氏帶著幾名丫鬟走了進來。

看著那幾人,顧雲澤眉頭緊蹙。

裴氏這次,又想玩什麼把戲?

裴氏看著顧雲澤那警惕的眼神,不禁冷冷的笑了,''雲澤,你不用如此防備於我,我這次過來,隻是想跟你商量一件事情。''

裴氏的語氣中透著一絲得意。

看著裴氏臉上的笑容,顧雲澤的心裡越發的不舒服,但他還是剋製著自己的情緒,''哦?不知母親這麼晚了,找我有何事?''

裴氏看著顧雲澤,笑眯眯的開口道:''雲澤啊,你是我兒子,母親這次過來,隻是關心關心你,不要多想,我是不會傷害你的。''

裴氏的這句話,明顯有幾分假惺惺,顧雲澤豈能相信。

''母親,你有什麼事就直接說吧,不用拐彎抹角了。''顧雲澤冷冰冰的說道。

''嗬嗬......''裴氏笑了兩聲,''我就知道你肯定會這麼問的,你先坐下喝杯茶吧,我們慢慢說。''

說著,裴氏便將茶水端到顧雲澤的麵前。

顧雲澤皺著眉頭,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卻並冇有伸手去拿。

''雲澤,你還在怪母親嗎?

裴氏歎息一聲,語氣中充斥著一抹痛苦的味道。

顧雲澤心裡暗嗤一聲。

他還真不知道,裴氏還有什麼是做不出來的?

''母親,你想要說什麼,就直接說吧,彆繞彎子了。''顧雲澤冷冷的說道。

裴氏聞言,微微的歎息一聲,''雲澤,你也知道,老爺現在的病情是一天不如一天,我們都希望老爺能好起來,可是,現在老爺昏迷不醒,就連禦醫都束手無策,我真的很怕,再這樣下去,老爺會撐不下去的。''

顧雲澤聞言,冷笑一聲,''所以,你想怎麼樣?''

''我知道,你恨我,也怨我,可是,我身為這顧家的當家主母,理應為顧家考慮,倘若老爺真有一天不在了,我們顧家,可就隻剩下你們兄弟二人了。''裴氏繼續裝模作樣道。

看著裴氏,顧雲澤的眼睛閃過一絲鄙夷,''母親的意思,是想要我給大哥讓路,讓他繼承顧家,成為這顧家的家主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