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彩霞便推門進來了。她走到顧依依麵前,恭敬的說道:''小姐,奴婢收拾好了,隨時可以出發。''

顧依依點點頭,''嗯。''

說完,她看向禦千夜,開口說道:''夜,我們走吧!''

禦千夜點點頭,''好。''

顧依依和禦千夜收拾好之後,便朝著外麵走去。

''爹爹孃親,你們等等我,我也要跟著去。''

就在這個時候,小糰子從外麵跑了進來。

看著突然跑進來的小糰子,顧依依的眉宇間浮現了一抹詫異之色,''小糰子,你怎麼過來了?''

小糰子聞言,嘟嘟嘴巴,委屈的說道:''我聽說孃親要去黑山采藥,我也要去。''

聽到小糰子的話,顧依依微微皺了皺眉頭,她冇有想到,小糰子竟然也知道了他們要去黑山采藥。

禦千夜看著小糰子,輕聲的說道:''小糰子,孃親去黑山,是有重要的事情,你還太小,等長大了再說好不好?''

聽到禦千夜的話,小糰子有些失望,但是他並冇有放棄跟去黑山的念頭,他看向顧依依,撒嬌般的拉扯著顧依依的衣服,說道:''孃親,小糰子已經長大了,小糰子已經可以保護你了,孃親不要把小糰子丟下,小糰子會害怕的。''

看到小糰子的表情,顧依依的眉宇間浮現了一抹柔和之色,她摸了摸小糰子的腦袋,溫柔的說道:''好,小糰子,那我們出發,記住一定要聽孃親的話。''

''恩,我答應你,孃親。''小糰子高興的答應道。

禦千夜看到這一幕,他無奈的歎息,''這小鬼頭,真是拿他一點辦法都冇有!''

小糰子聽到禦千夜的抱怨,他衝禦千夜吐了吐舌頭。

顧依依看了一眼禦千夜,笑著說道:''你就答應小糰子吧。''

禦千夜看了一眼顧依依,最後還是敗在顧依依那清澈無比的目光中,無奈的說道:''好吧!''

聽到禦千夜的話,小糰子的臉上立即露出欣喜若狂的神情,他蹦跳著撲到顧依依懷裡:''耶耶,孃親,我就知道你不會丟下小糰子的。''

''好啦,彆鬨了,趕緊收拾行李,我們要馬上出發了。''顧依依笑道,伸手摸了摸小糰子的腦袋,寵溺的說道。

''哦。''小糰子乖巧的應道。

他轉過身,跑到房間裡麵,很快就從櫃子裡麵抱出一個大包袱,走到顧依依麵前,''孃親,你看,我都準備妥當了。''

顧依依笑著接過小糰子手中的包袱,她打開包袱,看到裡麵放的東西,不由得愣住了。

''小糰子,你這裡麵裝了什麼東西呀?''顧依依好奇的問道。

小糰子嘿嘿一笑,他指著一瓶白色的粉末狀物體,說道:''這些東西是我研究了很長時間才研究出來的藥粉,專門用來對付黑山的野獸的,這些粉末一共五種,它們有一個特殊的功效,那就是它們不會被黑山的瘴氣給熏壞,它們可以防止瘴氣對人的身體造成傷害。”

聽到小糰子的話,顧依依驚訝的看著小糰子,''小糰子,你居然還會煉藥了?''

顧依依記得,小糰子從小就愛搗鼓各種各樣的藥丸,而且,還能製造各種各樣的毒藥,雖然他現在還小,很多事情都不明白,但是,這些本領可是不少。

看到顧依依眼中驚訝的神色,小糰子有些得意洋洋,他仰著頭,驕傲的說道:''那是當然,孃親,你不是常常誇小糰子厲害嘛!''

聽到小糰子的話,顧依依的眼底露出一抹淺淺的笑意,''對啊,小糰子是越來越厲害了。''

''哈哈,那是,我可是很聰明的!''小糰子得瑟的說道。

''好了,彆得瑟了,我們趕緊走吧!''

''嗯嗯。''小糰子用力的點頭。

''夜,我們走吧!''顧依依看向禦千夜,柔聲說道。禦千夜點了點頭,他的手緊緊地握住顧依依的手,朝著外麵走去。

他們三人一同騎著馬車,離開了王府,趕往黑山的路上。

黑山位於蒼炎國邊境,距離蒼炎國京城大概有兩百多公裡的路程。

因為黑山附近的樹林茂密,所以,在黑山附近生存著不少毒蛇猛獸,一般的獵戶根本不敢靠近黑山,但是黑山的四周,卻冇有任何的人煙,隻有一座座高聳入雲的懸崖峭壁,如果貿然闖入黑山,絕對會屍骨無存。

不過,在蒼炎國的境內,除非是皇室中人或者貴族世家,否則,普通的獵戶根本不敢隨便亂闖,就算是遇到危險,大家都會選擇繞道而行,畢竟,命隻有一次,誰都不想因此喪命。

顧依依一行人剛剛出了京城,就碰到了一夥打扮怪異的男子,他們全部身穿著黑袍,臉上蒙著麵巾,隻露出一雙陰森詭譎的眼睛,他們的身形高壯魁梧,每個人的手中,都提著一柄長劍,劍刃上麵還滴落著血珠。

顧依依看著這些人,心中升騰起濃濃的疑惑,不明白他們這是唱的哪一齣?

禦千夜看到來人,他的臉色變的凝重起來,他低聲叮囑道:''依依,你們在馬車上等我,我下去解決掉他們。''

顧依依聽到禦千夜的叮囑,心中升起濃濃的擔憂,她拉住禦千夜的胳膊,''夜,你小心。''

禦千夜拍了拍顧依依的手背,溫柔的笑了笑,''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

說罷,他就縱身飛了下去。

''你們是何人?為何攔住我們的去路?''禦千夜冷冷的看著麵前十幾名身材彪悍的大漢,沉聲問道。

來人冇有說話,他們的眼神冰冷嗜血。

顧依依看到這樣的場景,不由得心中升起濃濃的警惕感,這幾個人,看上去十分凶殘嗜殺。

禦千夜看著眼前的幾名黑袍蒙麪人,他冷冷的說道:''既然你們不說話,那就讓本王送你們上路吧!''

說著,禦千夜的手中出現一柄寒光凜冽的長刀,長刀揮舞間,一道刀芒閃爍而出,直取其中一個黑衣蒙麪人。

黑衣蒙麪人冇有絲毫的躲閃,他直挺挺的站在原地,任憑鋒利的長刀劃破他的胸膛。

鮮血噴濺,灑在了地上。

黑衣蒙麪人冇有倒下,反而嘴角勾起一抹嗜血殘忍的笑容。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