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禦千夜的身體晃了晃,他的臉色蒼白如紙,額頭上冒出豆大的汗珠,他擺擺手,虛弱無比的說道:''無礙,休息一下就好!''

說完,他朝著顧依依的方向走了過去。銀甲男子看到他走向顧依依,立即跟了上去,一邊走,他一邊擔憂的說道:''主人,剛纔您與血魔宗的人交手的時候受了傷,要趕快療傷才行。''

禦千夜點了點頭,他知道他剛纔和那名血魔宗交手,確實受了一些輕傷,如果不及時處理的話,肯定會引起內傷的。

想到這裡,他的腳步加快了幾分,走向顧依依。

此時小糰子正在給顧依依喂藥丸,看到禦千夜走過來,他立即抬頭朝他看去,當他看到他身上的血漬時,立即驚呼一聲:''爹爹,你身上怎麼流了這麼多的血?''

禦千夜看著他的模樣,微微的蹙起眉頭,他抬起手,用袖子擦了一下臉頰上的血痕,淡淡的回答說道:''剛纔與血魔宗的人交手的時候,不慎受傷了。''

小糰子聽到禦千夜的回答,立馬焦急的說道:''爹爹,你的傷勢很嚴重嗎?趕快讓我看看。''

他一邊說著,一邊伸出手準備拉扯禦千夜的袖袍檢視他身上的傷勢,但是他的手才碰到禦千夜的衣衫,便被禦千夜給阻止了,他搖了搖頭,說道:''不必了,爹爹不妨事,你趕快幫助你孃親治療傷勢。''

小糰子一聽,他皺了皺眉頭,看著禦千夜蒼白得嚇人的臉色,再加上禦千夜身上的傷勢確實很重,看到他的樣子,他心中有一絲擔憂,他咬了咬牙,然後轉頭看向旁邊躺倒在地上的顧依依。

顧依依此時仍舊冇有醒過來的征兆,她的眼睛緊閉著,嘴唇也蒼白一片。

小糰子看著顧依依蒼白的臉頰,忍不住歎了一口氣,他的目光看向禦千夜,一臉認真的問道:''爹爹,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孃親一直處於昏迷狀態,如果不將她喚醒的話,我擔心她醒來之後,她的精神會受到影響,甚至會喪失神智。''

禦千夜的臉上閃過一絲黯然,他伸出手揉了揉小糰子的腦袋,聲音溫柔的說道:''你孃親她一定不會有事,相信爹爹,她一定會醒過來的。''

說完,他低下頭,眼裡閃過一抹決絕之色,如今隻剩下半月時間了,半月之內若是還找不到合適的軀體的話,依依的生命便會受到巨大的威脅,他必須要尋找到一具完美的軀體,來救治依依的病情。

他的拳頭緊緊的攥著,心中暗暗下定決心。

小糰子看著禦千夜的神色,他心裡微微一沉,爹爹這次受傷,看樣子傷的挺嚴重的。

他的目光落在顧依依的身上,目光中閃過一絲思索的神色,如果是普通人遇到血魔宗的人早就死了,而且爹爹的身手如此了得,都被血魔宗的人給打成了這個樣子,看來這個血魔宗的功夫很高。

想到這裡,他突然靈光一閃,然後對著禦千夜說道:''爹爹,我有辦法救治孃親,不過需要爹爹的配合!''

禦千夜聽到小糰子的話,臉色露出欣喜之色,連忙問道:''什麼辦法?''

小糰子笑眯眯的說道:''爹爹,如今孃親的精神已經受到影響,若是冇有外物刺激她的話,恐怕很難醒來,所以我需要爹爹的幫忙,讓孃親能夠儘量清楚自己的意識。''

禦千夜聽了小糰子的話,微微頷首,然後說道:''嗯,你需要我做什麼?''

小糰子說道:''其實很簡單,孃親的身體很弱,而且受到血魔宗那群混蛋施展了某種秘術,她身體之中的能量都被抽離了,這樣的狀態很容易造成精神受損,若是一旦精神受損,後果就非常的嚴重,很有可能就會變成白癡或者瘋掉。如今孃親隻剩下半個月的生命,所以,我希望能夠藉助爹爹的血液,來幫孃親修複精神,這樣的話,孃親就可以恢複到以往的樣子。''

''我的血液?''禦千夜一愣。

小糰子點點頭說道:''不錯,爹爹你的血液中有玄罡之氣,雖然比較稀少,但是也足夠了!''

禦千夜聽到小糰子的話,點了點頭。

如今也隻能這樣做了。

想到這裡,他伸出左手食指,放在右手的拇指上,一滴鮮紅的血滴從手指尖溢了出來,然後慢慢的朝著顧依依的嘴唇靠近,漸漸的,他的血滴進入顧依依的口中。

鮮血入口即化,化為一股溫熱的暖流,瞬間湧入了顧依依的喉嚨之中,融入了她的腹腔之中。

顧依依感受到這一絲異樣,她的眉頭微微一皺,似乎對於這股溫熱的能量很是敏感。

感受到顧依依的動靜,禦千夜連忙停止自己的行為,將鮮血收回了手掌之中,臉上閃過一絲疑惑。

他的目光投向小糰子,問道:''這樣做有效果嗎?''

小糰子看了一眼顧依依,又看了一眼禦千夜,他輕輕的點了點頭說道:''應該有效,爹爹,我試試吧。''

禦千夜點點頭。

小糰子拿出隨身攜帶的瓶子,從裡麵倒出一枚黑色的丹藥,他將丹藥遞給禦千夜,說道:''爹爹,把它服用下去吧。''

禦千夜接過小糰子手中的丹藥,然後將丹藥送入自己的口中,吞了下去。

丹藥入肚,化為一股暖洋洋的能量,流淌進他的四肢百骸之中,讓他渾身都充滿著暖暖的感覺。

''這是什麼丹藥?''禦千夜看向小糰子問道。

小糰子解釋說道:''這叫做九轉歸元丹,是專門療傷、恢複元氣所用的一顆丹藥。爹爹,你先休息一下,我繼續幫助孃親驅除體內的血魔宗的邪氣。''

禦千夜聞言,點了點頭,然後閉上眼睛盤腿而坐,閉目養神起來。

他閉上眼睛之後,小糰子也冇有閒著,開始為顧依依疏散體內殘餘在她體內的邪氣。

這些邪氣並冇有想象中的那般難纏,小糰子花費了一刻鐘的時間,就已經將它們全部驅散。

他收功睜開眼睛,看到禦千夜依然閉著眼睛在運功調息,他輕輕地籲出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了一絲喜悅之色。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