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顧依依安靜地躺在床榻上,臉色蒼白如紙,整個人瘦骨嶙峋,讓人心疼不已,他的心狠狠地抽痛了一下。

顧依依察覺到有人注視著她,緩緩地睜開了眼睛,入眼的是禦千夜那張俊美的臉龐,他此時正一瞬不瞬地盯著她。

''你,你回來了。''

''嗯。''禦千夜點點頭,然後看向小糰子,說道:''小糰子,爹爹和孃親有些話要說,你先出去玩會,等晚膳的時候爹爹叫你好不好?''

小糰子看了禦千夜和顧依依一眼,他猶豫了片刻,最終還是乖巧地點了點頭,''嗯,好。''

等到小糰子出去了之後,房間內就剩下他們兩個人了。

房間內一下子變得安靜了下來。

禦千夜看著顧依依蒼白的小臉,心裡一陣難受。他伸出手,輕輕撫上顧依依的臉頰,指尖摩挲著她臉頰上那細滑的肌膚。

''依依,對不起,讓你受苦了。''

顧依依聽到禦千夜的道歉聲音,輕輕歎了一口氣,隨即搖搖頭,''你不用跟我道歉的,是我自己冇用,不能保護好自己,讓你們都擔心我了。''

“依依,咱們不去黑山了好嗎?”禦千夜握緊顧依依冰冷的小手,輕聲說道。

''不行。''顧依依堅決地拒絕了禦千夜,她的眼神帶著幾分堅定,''這是唯一能治癒寒毒的機會,既然我們都來了,我不想半途而廢。''

禦千夜看著顧依依堅決的模樣,眼眸深處劃過一絲異樣的光芒,但很快消失,他看向顧依依,輕歎了一口氣,''可是......你的身子虛弱。''

顧依依抿唇一笑,''我冇事,我的身子我知道的,我能撐下去。''

顧依依說著,抬眸看向禦千夜,''隻要找齊所需要的藥材,我相信我一定能研製出治癒寒毒的解藥,到時候你就不必再遭受寒毒的煎熬了,我們的月兒也不用伴隨著寒毒一輩子。''

聽到顧依依的話語,禦千夜沉默了許久都冇有說話,最終,他才緩緩開口,聲音沙啞而低沉,''好。''

顧依依聽到禦千夜的答案,她的嘴角勾起一抹淺淺的笑意,隨即點了點頭。

禦千夜看著顧依依,眼中露出溫柔的神色,他俯身,輕吻了一下她的額頭,說道:''依依,等你身子恢複了一些之後,咱們再去黑山尋找解藥,你的身子現在太虛弱了,我不想你再因為我受罪,我寧願忍受寒毒的折磨,也不想你受苦,明白了嗎?''

顧依依看到禦千夜擔憂的眼眸,嘴角勾起一抹淡笑,隨即點點頭,應道:''我知道,彆擔心我,我的身子我清楚,這點痛我還能承受的住。''

禦千夜看到顧依依嘴角的笑容,他眼眸幽暗了幾分。

隨即他輕輕地摸了摸顧依依的臉蛋,說道:''那依依,你再睡會吧,睡夠了就起來吃飯。''

''嗯。''顧依依乖巧地點點頭,閉上了眼睛。

禦千夜坐在顧依依的床邊看著她,眼眸深邃,眼底的情緒複雜不堪,似乎在隱藏什麼秘密。

禦千夜一直看著顧依依,直到顧依依熟睡了之後,他這才起身離去。

走出門外的時候,剛好看到了在院落裡麵和侍衛玩耍的小糰子。

禦千夜走到小糰子的旁邊蹲了下來,說道:''小糰子,我有事要和你談談,你跟我來。''

小糰子看著禦千夜嚴肅的表情,他也收斂了一下玩鬨,認真的跟在禦千夜身後,跟著禦千夜往屋子裡麵走去。

禦千夜帶著小糰子走進屋裡,將房門關上之後,便開口問道:''小糰子,爹爹問你,有冇有什麼法子能讓你孃親進入龜息狀態,並且是她在毫無察覺的情況下?''

小糰子皺著眉頭,一副不解的樣子,說道:''為什麼啊,孃親不是已經醒來了嗎?為什麼要龜息呢?''

禦千夜揉了揉他的小腦袋瓜子,說道:''因為我不想讓你孃親再度遇到危險了,她那麼要強,肯定不想在我麵前顯示脆弱。''

小糰子聽到禦千夜的話,他似懂非懂,但還是點了點頭,''好,我明白了,我去給孃親施展催眠術,把她催眠,讓她睡著,不讓她再冒險了。''

聽到小糰子的話,禦千夜滿意地拍拍小糰子的肩膀,說道:''好孩子,爹爹就喜歡你這麼聰明伶俐,你孃親就拜托你了。''

小糰子鄭重地點了點頭,''爹爹放心吧,交給我了。''

''好,爹爹相信你。''小糰子聽到禦千夜的誇獎,咧嘴一笑,然後朝著自己的房間跑去。

禦千夜站在原地,看著小糰子的背影,眼裡閃爍著一絲異樣的光芒,不過很快就消失不見。

小糰子走進屋裡,他先是從懷中拿出自己的寶貝玉笛,輕輕吹奏了起來,一段悅耳動聽的曲子頓時響起。

顧依依雖然昏迷著,但是卻能夠感覺到有一股奇怪的氣流在她的體內遊走。

那股氣流帶著一種暖洋洋的感覺,讓她感覺十分舒服,就像在海裡漂浮了很長一段時間一般,讓她忍不住想要沉浸其中。

那股氣流遊走的速度很慢,彷彿有一雙無形的大手拖著它,將它帶入一個夢境中。

顧依依感受著那股氣流的存在,感受著自己在一個奇怪的空間裡飄蕩,這個空間很寬敞,四周都是透明的霧氣,而霧氣當中,有一座古樸而雄偉的宮殿。

宮殿之中,有一個女子正躺在冰床上,臉色蒼白,毫無生氣。顧依依看到那個女子的樣貌,她忍不住驚呼了一聲,隨即又閉上了嘴巴。

那個女子就是她自己,她竟然在不知不覺中又夢到了自己的靈魂之中?這時,那個女子緩緩睜開了眼睛。

她轉過頭來,看到了顧依依,那張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眼睛彎成月牙兒一般,看起來溫柔極了。

女子的聲音溫婉如水,她緩緩開口,說道:''顧依依,我們又見麵了。”

顧依依看到那個女子衝著她微微一笑,那種溫柔的笑意讓顧依依感覺十分的熟悉,好像以前也有這樣的笑容出現在她的記憶裡,不過,她不敢肯定,這個夢境到底代表著什麼?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