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禦千夜的提議,紫幽的眼中露出了一絲驚喜之色,連忙說道:''可以的,我帶宸王您去禦靈族的駐地。''

''多謝紫幽公主。''

''宸王客氣了,不過我們禦靈族的駐地位於黑山東南方,距離這裡倒是有些遠,不知道,宸王殿下可否駕臨?''紫幽望向禦千夜,臉上露出了一絲期盼之色。

''可以的,我們走吧。''禦千夜點點頭。

紫幽聞言,立刻轉身往旁邊走去,同時伸出玉手,在空中畫下了一陣陣古怪的符文,一道道光芒從紫幽的掌心之中飛射而出,融入到虛空之中,片刻之後,一陣白色的光華湧起,一座巨大的傳送陣出現在禦千夜的麵前。

''請,宸王殿下!''紫幽做出了一個請的姿勢,示意禦千夜踏進傳送陣。

禦千夜淡淡的掃了紫幽一眼,便徑直邁步踏進了傳送陣。紫幽看著禦千夜的背影,嘴角露出了一抹歆羨的笑容,不愧是神邈上君,不論是氣質還是修養都是上佳的,即使隻是簡單的一個舉止,也透漏出一種渾然天成的霸氣,若是這樣一位優秀的男子,能夠成為自己的夫婿的話……

紫幽輕輕的搖了搖頭,將腦海之中那不切實際的念頭拋開,隨即抬腳跨進了傳送陣之中。

兩人剛走進去,那道巨大的傳送陣便消失不見了,一切彷彿從來冇有發生過一般。

禦千夜和紫幽兩人再度出現的時候,他們兩人已經來到了禦靈族的駐地附近。

禦千夜站定腳步,低頭朝著四周望去,隻見這裡是一座高聳入雲的懸崖峭壁,這座峭壁之上寸草不生,看上去十分荒涼,但是奇特的是,在這片空間之內,冇有一點兒靈氣流動,就連空氣都顯得有些渾濁不堪。禦千夜收回目光,轉頭望向紫幽,淡淡的說道:''紫幽公主,這就是你們禦靈族的駐地麼?''紫幽笑著點點頭。

''這裡的靈氣確實是十分稀薄,恐怕比起我們人界要差得多。''禦千夜微微眯了眯眼,緩緩的開口說道,他雖然是第一次來到這裡,但是他對於這些靈力波動,還是十分清楚。

紫幽聞言微微一愣,臉上浮現出了一絲尷尬,輕聲說道:''這裡的靈氣確實十分稀薄,可是,這裡的靈植資源非常豐富,而且品階也十分不錯,我們禦靈族的靈獸每隔幾天都需要服用這樣的一種草藥才能夠增加它們的靈力,所以,我們的靈獸們也都是靠著這一種草藥的存活的。''

''哦,原來是這樣。''禦千夜淡淡的點了點頭,隨即,他的臉色變得嚴肅了許多,沉聲問道:''紫幽公主,敢問成熟的陰陽草你們有多少?''

聽到禦千夜的問題,紫幽頓時沉默了,她沉吟了半晌之後才小心翼翼的抬起頭望向了禦千夜說道:''宸王殿下,不知您要這陰陽草所謂何事?莫不是要製作什麼丹藥?''

禦千夜聞言,微微頷首,說道:''是的,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陰陽草煉製成丹藥,不知道紫幽公主能否幫幫我呢?''

''宸王殿下客氣了,隻要我們禦靈族能夠幫上忙,紫幽必當竭儘全力。''

禦千夜聞言,笑了笑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彆耽誤時間了,趕快帶路吧。''

''好。''紫幽聞言,立刻帶領著禦千夜往她們禦靈族駐地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紫幽一直都在觀察著禦千夜,她的目光時不時地瞥向了禦千夜。

禦千夜雖然對禦靈族的一草一木都十分的陌生,但是卻並不代表他不懂得欣賞。

禦千夜的眼眸一直盯著四周,他發現這些草木都生長在岩石和峭壁上麵,而且都是一些珍惜罕見的靈植,若是能夠栽種這些草木的話,對於煉製丹藥的幫助可是很大的,而且,這些草木的種類繁雜,如果顧依依見了,恐怕會對它們十分的感興趣,畢竟這些靈植可都是有錢都買不到的啊。

禦千夜的心裡暗暗地想道。

禦千夜跟著紫幽往裡麵走了約莫半個多時辰,才終於走到了禦靈族的駐地。

紫幽帶著禦千夜來到禦靈族駐地門口,停下了腳步,她轉過頭,望向了禦千夜,說道:''宸王殿下,到了。''

''嗯。''禦千夜輕輕地點點頭,然後抬起頭望向了禦靈族的大門。

禦靈族的大門上麵雕刻著一條栩栩如生的五爪金龍,龍嘴大張著,露出一排鋒利的牙齒。在大門的正前方有一塊匾額,匾額上寫著'禦靈門'三個大字。

''這裡就是我們禦靈族的駐地,宸王殿下,還請您隨我進去吧。''紫幽笑眯眯的說道,她的語氣十分恭敬,看得出來,對待禦千夜的態度也是極其的謙卑,畢竟禦千夜極有可能就是神邈上君,哪怕他如今隻是蒼炎國的一個王爺,但是身份擺在那裡,誰也不敢忽視。

禦千夜衝著紫幽點了點頭,轉身,邁著沉穩有力的步伐,朝著禦靈門走去。

兩名侍女早已經等候在了禦靈門的外麵,看到紫幽和禦千夜走來,兩人連忙迎了上來,一左一右,攙扶住紫幽的手臂,笑著說道:''紫幽公主,您終於回來啦。''

''嗯,公主,這位是?''

一名侍女看了看禦千夜,疑惑的問道,她們從來冇有見過紫幽帶著男性的朋友回來,因此,她們有些好奇,不禁好奇的打量起了禦千夜。

紫幽的目光在禦千夜的身上略微停留了一下,旋即笑著介紹道:''這是人族蒼炎國的宸王殿下,今日來我們禦靈族做客,你們好生招呼。''

侍女聽完,立刻衝著禦千夜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禮,然後笑著說道:''參見宸王殿下,您裡邊請。''

禦千夜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跟在了侍女的身後,朝著禦靈門走了進去。

走在這禦靈門的甬道裡麵,禦千夜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一股十分濃鬱的靈氣頓時充斥在他的體內,讓他的精神一振,不僅如此,他還隱隱地感覺到,這股靈氣正緩緩地鑽入他的體內,在他的經脈裡麵遊蕩,滋潤著他的筋骨。

''果然是好地方。''禦千夜的心中暗暗地想到。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