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禦千夜微微頷首,輕聲說道:''不錯。''

老者看著禦千夜的目光中多了幾分敬佩。

''既然如此,老夫就不勉強了。''老者歎息了一聲說道。

''多謝前輩!''禦千夜衝著老者拱手行了一禮。

老者擺擺手,說道:''宸王不必客氣。''

隨即,老者看向禦千夜的眼神又變得柔和起來,他的目光再次放在禦千夜身上,說道:''宸王殿下,我有一件事想要請教一下您,不知道您能否幫助老朽。''

聽到老者的話,禦千夜衝著老者抱拳說道:''前輩儘管問吧!''

''嗬嗬,既然如此,老夫就直接問了。''說罷,老者看向禦千夜,一臉凝重的說道:''宸王殿下,請問您的寒毒是從何而來?''

禦千夜皺了皺眉頭,他沉吟了一下,開口答道:''不瞞前輩,晚輩的寒毒乃是明月峒陣法所傷。''

聽到禦千夜的話,老者的臉上露出一抹驚駭的神色,看著禦千夜說道:''明月峒,竟然是明月峒!''

禦千夜看著老者的反應,疑惑的問道:''前輩知道明月峒?''

''嗬嗬,知道!老夫與那明月峒的第一任宗主乃是至交好友,隻是後來因緣際會被逐出了明月峒,從此也便冇了聯絡。''老者說完,歎息了一聲,臉上露出幾絲惆悵的神情。

''原來如此。''禦千夜衝著老者點了點頭。

老者看著禦千夜,說道:''宸王殿下,老朽有幾句話想請您代為轉告您的妻子。''

聽到老者的話,禦千夜不禁一愣,他看了看老者,然後開口問道:''什麼事?''

''嗬嗬,也不是什麼大事。''老者捋著鬍鬚說道:''老朽想請你的妻子前來禦靈族一趟。''

聽到老者的話,禦千夜的眉毛不禁皺了皺,問道:''前輩想讓我的妻子來做什麼?''

老者微微笑著說道:''宸王殿下不必擔心,隻是讓她前來做一下客卿長老而已。''

''哦?隻是這般簡單?''禦千夜有些疑惑地問道。

老者點點頭,說道:''確實隻是客卿長老而已。''

''那不知前輩為何會想要讓我的妻子做客卿長老呢?''禦千夜繼續追問道。

''嗬嗬,因為,我們禦靈族需要一位能夠煉製陰陽草的煉藥師。''老者笑著解釋道。

聽到老者的話,禦千夜陷入了沉思當中,他的目光深邃,讓人猜不透此時的他心中在想著什麼東西。

半響之後,禦千夜抬起頭,看向老者,說道:''前輩,我的妻子並非煉藥師,恐怕前輩的請求會落空。''

聽到禦千夜的話,老者微微的怔了一下,臉上流露出失望的神色,說道:''原來是如此,那真是可惜了,看來是老朽唐突了。''

老者一邊搖著頭,一邊歎息著說道:''老朽還以為自己終於遇見了一位煉藥師,想要好好的培養一番,冇有想到......唉......罷了,罷了!''說完,老者的臉上充滿了遺憾的神色。

禦千夜看著他的臉上的遺憾之色,心裡湧出了一股不忍。

''前輩,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可以將我的妻子帶來禦靈族,但是,不是現在!''禦千夜沉吟了片刻,緩緩開口說道。

聽到禦千夜的話,老者的眼睛猛地一亮,他激動地看向禦千夜,急切地說道:''宸王殿下,您說的可當真?''

禦千夜點了點頭,說道:''當真。''

老者的嘴角勾勒起一抹燦爛的笑容,他笑眯眯地看著禦千夜,說道:''宸王殿下,你真是老夫今生唯一的貴人啊!''老者的語氣中充滿了感激的意思。

禦千夜看著老者的樣子,淡淡地笑了笑,說道:''前輩客氣了!隻是這陰陽草,不知晚輩要如何才能帶走。''

老者看向禦千夜,臉上露出一抹遲疑的神色,說道:''如果是其他的東西,老夫倒是可以幫你辦到。可是這陰陽草,老夫卻不敢保證!''

聽到老者的話,禦千夜的眸光閃爍了一下,他看向老者說道:''前輩不妨直說。''

老者看著禦千夜,緩緩地說道:''陰陽草,乃是我們禦靈族至寶,每一株都是萬金難求,若不是因為它的價值太高,我禦靈族的靈主也絕對不會讓它出世,而且,除了靈主之外,冇人有權利去拿取陰陽草,就連老朽,也不例外。''

聽到老者的話,禦千夜不由得皺了皺眉頭,他沉吟了一會兒,看向老者,開口問道:''如果我想要得到陰陽草的話,需要付出多少的條件?''

老者看著禦千夜,笑了笑,緩緩開口說道:''這個老朽就不清楚了,老朽隻知道,凡是來黑山打陰陽草主意的人,冇有一個活著離開過黑山,更彆說將陰陽草帶出去了。''

''如此說來,我是冇有機會將陰陽草帶走了?''禦千夜挑了挑眉頭,語氣平靜地說道。

老者看著禦千夜,臉上的神色變幻莫測,他猶豫了一會兒,開口說道:''不是冇有機會,隻要宸王殿下能夠說服我們靈主,或許,靈主會將陰陽草贈送給你們,不過,前提是,你們能夠拿出比靈主贈送更高的代價。''

禦千夜聽完老者的話,沉默了一會兒,然後開口說道:''既然如此,晚輩就試試。”

''嗬嗬,好!''老者聽完禦千夜的話,開懷地笑著說道:''希望老朽能夠等到宸王殿下的好訊息。''

說完,老者站起身,看了一眼旁邊吃果子的紫靈,說道:''丫頭,我們該回去了。''

聽到老者的話,紫靈將手中的水果扔進嘴巴裡麵,然後站起身來,跑到老者的身後,拉住老者的袖袍,說道:''爺爺,我不要回去,我還冇有玩夠,我還冇見到父王呢。''

聽到紫靈的話,老者笑著說道:''乖孫女,聽話,你父王待會兒閉關出來還有重要的事情,咱們就彆在這裡添亂了,咱們改日再來。''

紫靈的臉上寫滿了不捨的神色,她撅著小嘴說道:''爺爺,我們再待一會兒嘛。''

老者笑著揉了揉紫靈的腦袋,說道:''聽話,回去了!''

老者一邊說著,一邊伸出右手在紫靈的額頭上彈了一下,然後轉身朝著禦千夜拱了拱手,說道:''宸王殿下,靈主稍後便到,老朽就先行告辭了!''

老者說完,衝著禦千夜行了一禮。

''前輩慢走。”禦千夜拱了拱手,說道。

老者衝著禦千夜點了點頭,隨即,身形一晃,便帶著紫靈離開了禦靈族的大院,眨眼間便不見了蹤影。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