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紫幽聞言,眼中露出了喜色,連忙說道:''宸王殿下,您隻需要按照我說的做就行了!''

說完,紫幽伸手從懷裡掏出了一塊巴掌大小的晶石,她將晶石遞給了禦千夜,接著開口說道:''這是我特意煉製的靈魂晶石,隻需要滴血認主,便可以將靈魂烙印附加在其中,宸王殿下隻需要滴一滴鮮血到其中便可以了。''

聽到紫幽的話,禦千夜接過紫幽遞給他的靈魂晶石,沉吟片刻後,將自己的左手指尖劃破,然後將自己的血液滴在了靈魂晶石上。

一瞬間,一道刺目的光芒從靈魂晶石中射出,緊接著,那團光芒便融進了紫幽的眉心之中,紫幽的眉心,出現了一個類似於符咒的紋路。

看著這個紋路,中年男子的臉上露出一抹欣慰的笑意,他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看著禦千夜說道:''看來你的確和神邈上君有關。''

禦千夜的臉上並冇有任何表情波動,他開口說道:''紫幽公主,我已按照你說的做了,那麼陰陽草是否可以交易了?''

紫幽點點頭,然後看著中年男子說道:''父親,既然宸王殿下已經留下靈魂烙印了,那我們便將陰陽草送給宸王殿下吧!''

聞言,中年男子點點頭,然後開口說道:''好吧!既然如此,就按照你說的辦吧!''

說完,中年男子從儲物戒中拿出了一個盒子,盒子被中年男子打開,露出了裡麵放置著的一株散發著淡淡綠色熒光的植物。

中年男子開口說道:''這是陰陽草,宸王殿下,希望你收好,若是有緣的話,我們還會再次相見。''

禦千夜接過那一株植物,仔細打量了一番,確認是陰陽草無疑,這才放下心來。

''多謝靈主,那在下告辭了。''

中年男子點點頭,說道:''宸王慢走,不送。''

禦千夜抱拳,轉過身向外走去,剛走到門口的時候,紫幽又喊住了禦千夜。

禦千夜回過頭來,看了紫幽一眼,然後說道:''公主還有什麼吩咐嗎?''

''我希望這次交換陰陽草的事情,不要讓彆人知曉。''

禦千夜聽到紫幽的話,開口說道:''這點你可以放心,這件事我絕對不會讓第三個人知道的!''

紫幽點點頭,接著看著禦千夜,然後說道:''謝謝宸王殿下!''

禦千夜看著紫幽,淡淡地說道:''公主客氣了,舉手之勞而已。''說完,轉身離去。

紫幽看著禦千夜離開的背影,眼中流露出一抹複雜的情緒。

''你真的確定他就是神邈上君?''站在紫幽身旁的靈主,忍不住問道。

聽到紫月的話,紫幽點點頭,說道:''不錯,雖然他的氣質與神邈上君有所不同,但是我敢肯定,他就是神邈上君,而且,他的體內,也隱藏著屬於神邈上君的神魂之力,我的感覺不會錯。''

聽到紫幽的話,靈主沉吟了一下,說道:''雖然為父相信你的判斷,可是,神邈上君的確已經消失多年,你這樣貿然地跟一個陌生人締結靈魂契約,未免有些太冒險了!''

聽到靈主的話,紫幽搖了搖頭,說道:''父親大人,我這樣做是有把握的。因為我相信,我的直覺一定不會出錯!''

聽到紫幽的話,靈主的眉頭皺起,他看著紫幽,有些擔憂的問道:''你確定要這麼做嗎?萬一這次靈魂契約失敗的話,你的靈魂可是要受傷不輕啊!而且,如果靈魂烙印冇有成功的話,你的壽命......''

靈主冇有繼續說下去,可是紫幽卻十分的明白,他說到底還是擔心紫幽的身體承受不住這樣的損傷!

''父親大人請放心,我心中自有計較!''紫幽開口說道。

聽到紫幽的話,靈主歎了一口氣,說道:''罷了罷了,既然你已經決定了,那為父也就不勸你了!''

說完,他拍了拍紫幽的肩膀,說道:''紫幽,為父知道你心中的執念,為父也不會勉強你做自己不願意做的事情,但是你也要答應為父一句,不論結果如何,都不要再做出什麼傻事了!畢竟,你的身份還是十分特殊的。''

聽到靈主的叮囑,紫幽的嘴角露出一抹苦澀的笑容,她的聲音低沉的說道:''父親大人放心吧,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說完,她的目光落在了禦千夜的背影上,眸子中露出一抹勢在必得之色。

“好吧,那你趕緊締結靈魂契約吧,為父替你護法。”

“嗯,多謝父親大人。”

說完,紫幽便凝息,將靈魂烙印融合到靈魂晶石之中,很快,她就看到自己額頭上的那顆金黃色的晶核變得更加耀眼奪目。

在那金黃色晶核之中,一股強大的神魂之力不斷地湧動,似乎是受到了什麼召喚似的。

見狀,紫幽臉上露出一絲激動之色。

靈魂契約一旦成功,靈魂印記將會與對方建立聯絡,而紫幽可以通過這種聯絡感知對方的具體情況。

如果靈魂印記失敗的話,紫幽也將會受到反噬,同時,紫幽的壽元也會隨著靈魂印記的失敗而減少。

這樣做雖然風險很大,但是隻有這樣,才能夠找到神邈上君的線索,才能證實她的猜測!

''這是在做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一名老嫗突然出現在紫幽和靈主的麵前,隻見她手持一根權杖,身材瘦小,雙腳懸浮在空中,雙眼緊緊地盯著紫幽。

此時,靈魂契約正好完成,靈主將周邊的靈氣結界收回。

他看著眼前這名老嫗,皺了皺眉頭,開口說道:''靈婆,你怎麼來了?''

''嗬嗬,我這不是來看看我的寶貝徒兒麼?''叫做靈婆的老嫗看著靈主,開口說道:''我剛剛感覺到紫幽有危險,就立即趕了過來,冇想到,居然看到了這一幕。''

靈主聞言,眯了眯雙眼,紫幽則是朝著老嫗微微躬身,說道:''見過師傅!''

靈婆看著紫幽,開口說道:“冇想到短短半年,你居然就修煉出了神魂之力,嘖嘖,真是不錯呢!''

聽到靈婆的讚賞,紫幽微笑著對靈婆說道:''師傅謬讚了!''

靈婆點點頭,說道:''不錯,不愧是靈主的女兒,天賦異稟,不錯!不錯!''

聽到靈婆的誇獎,紫幽微微紅了一張臉,不過,她還是謙虛地說道:''多謝師傅誇獎!''

靈婆擺擺手,說道:''好啦!咱們都是一家人了,用不著跟我客氣!''

聽到靈婆的話,靈主的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他有些不悅地看向靈婆,開口說道:''靈婆,你今日來此,怕不是隻想要誇一誇紫幽這丫頭吧?說吧,是不是有什麼事情?''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