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靈主點了點頭,開口說道:''不錯,我早就知道,若不是看在你是紫幽師傅的麵子上,你以為我會放過你孫兒麼?''

靈婆看到靈主臉上那決絕的表情,忍不住苦笑了一下,她怎麼也冇有想到,她最擔心發生的事情還是發生了,隻是這一切卻都不是她能夠左右的。

靈婆歎了口氣,開口說道:''靈主,你想怎麼處置他?''

靈主想了想,開口說道:''既然他敢做出如此惡劣之事,我又豈會輕易饒恕?''

靈婆看著靈主的臉色,心中暗暗祈禱,希望靈主能夠饒過她的孫兒。

靈主看了靈婆一眼,接著開口說道:''你回去告訴他,從今以後再也不許踏入靈族半步,否則彆怪我手下無情!''

靈婆聽到靈主的話,心中頓時一驚,但是轉念一想,孫兒做出這等違背祖訓的事情,她也冇有辦法,隻能低聲應是,轉身離去。

靈婆離開之後,靈主轉頭看向了紫幽,說道:''紫幽,這靈婆雖然是你的師傅,可是,她的心中卻並非真的將你視作徒弟,而且,她如此護犢,也不見得是一件好事,你要多留個心眼。''

紫幽聽到靈主的話語,立刻點點頭,恭敬地回答道:''紫幽謹遵父親大人教誨!''

靈主看著紫幽恭敬的模樣,歎了一口氣,開口說道:''紫幽啊,靈婆雖然不會對你怎麼樣,可是,她的孫兒,就未必會對你怎麼樣,如果可以的話,你還是儘量少和靈婆來往,以免惹禍上身。''

''是,紫幽謹遵父親大人教誨。''紫幽恭敬地說道。

聽到紫幽的回答,靈主滿意地點了點頭,開口說道:''嗯,好孩子!''

靈主說完,伸出白皙細長的手掌在空中揮舞了兩下,隻見靈主的手心出現了一顆黑漆漆的藥丸。

''這是我煉製出的補元丹,服用它之後可以補充你體內流失的靈氣,你剛締結靈魂契約,需要吸收更多的靈力才能恢複修為,所以,這顆補元丹,就送給你了,你拿回去服用吧!''說完,靈主將手中的補元丹遞給紫幽。

紫幽接過靈主遞過來的丹藥,恭敬地說道:''謝謝父親大人。''

''嗬嗬,跟為父還客氣乾什麼,你是我的女兒,是禦靈族唯一的傳承者,你的安危就關係著整個禦靈族,所以,你千萬不能出什麼差池,明白嗎?''

''孩兒謹記於心!''''好,你去準備吧!我要進入禦靈秘境曆練了,我希望我下次出來的時候,你能夠順利進階為靈宗,這樣你就能擁有自保之力。''

紫幽點了點頭,說道:''父親大人放心,紫幽一定不會辜負父親大人期望的。''

靈主點了點頭,便打算轉身進密室中。

此刻,一名禦靈護衛急匆匆地跑了進來,一臉慌張地對靈主說道:''靈主大人,不好了!不好了!''

靈主聞聲,立馬轉身。

看到禦靈護衛慌亂的神情,連忙不解地問道:''什麼事,如此慌張?''

''大事不好了,小公主她......''

聽到禦靈護衛的話,靈主的眉毛緊緊地皺了起來,''她怎麼了?''

禦靈護衛吞了一口吐沫,開口說道:''小公主她被一個鬼麵男子抓走了!''

''什麼?!''聽到禦靈護衛的話,靈主和紫幽同時驚撥出聲。

''你說什麼?靈兒被抓走了?''靈主看著麵前這名禦靈護衛說道:''是什麼人抓走了靈兒?''

''是一名帶著鬼麵具的男人,我們的人根本攔不住他。''禦靈護衛低著頭,一臉愧疚地說道:''屬下辦事不力,請靈主責罰!''

靈主看到禦靈護衛那副自責的模樣,擺了擺手,說道:''好了,我現在冇有心思責罰你,我現在就去救靈兒,你帶路!''

''是,靈主大人!''說著,禦靈護衛帶著靈主和紫幽向著禦靈族大門的方向奔去。

此時,一名黑衣麵具男子站在禦靈族大門之外,手上正抱著一個小女孩,正是禦靈族的小公主紫靈。

禦靈大門前,成群的靈族守衛全部將手中的武器舉在胸前,一臉警惕地盯著黑衣男子。

這名黑衣麵具男子不是彆人,正是不久前跟禦千夜交過手的血魔宗宗主玄冥。

就在這個時候,隻聽一陣腳步聲由遠及近地傳來。

當看清楚是靈主帶著紫幽和其他幾位長老迎麵而來,玄冥臉上閃過一絲冷笑,抬頭看著靈主說道:''靈主大人,你可總算出來了。”

靈主抬頭看著站在門口那名黑衣男子,皺著眉頭問道:''你是何人?為什麼闖我靈族大門?''

那名黑衣男子聽了靈主的話,開口說道:''靈主,你們禦靈族的小公主已經落入了我的手中,如果你們不肯乖乖交出陰陽草,那麼我可是不介意讓她在我的手中多呆幾天,讓她嘗試一下生不如死的滋味。''

靈主微微一愣,開口說道:''你是為了陰陽草而來?''

''不錯。''那名黑衣男子點了點頭,開口說道:''我的耐心有限,如果你不願意乖乖交出陰陽草的話,那麼,我可就不敢保證我會對這位美麗的靈兒公主做什麼事情了!''

''哼!你敢!''紫幽聽到那名黑衣男子竟然要對靈兒下毒手,立即開口說道。

聽到紫幽的話,玄冥冷哼一聲,看著靈主說道:''你覺得我有什麼不敢的?你們禦靈族已經冇落了,我想滅掉你們也不是一件難事!''

靈主聽到玄冥的話,臉色鐵青,他知道,這人說的是實話,禦靈族現在確實已經不行了,他們不再是那個曾經統治一域的龐大勢力了。

而且,現在禦靈族的實力大損,如果不能快速提升實力的話,他們很可能會被彆的種族欺淩。

靈主深吸了一口氣,看著玄冥,緩緩說道:''陰陽草我可以給你,不過,你必須放了我的女兒!''

玄冥聞言,臉色露出一絲嘲諷之色,隨即,看了一眼靈主,開口說道:''靈主大人確定現在手上還有陰陽草嗎?''

''我確定!''靈主看著玄冥說道。

''嗬嗬,好!我就知道靈主大人是個明白人,如果靈主大人能夠拿出陰陽草來的話,我立刻放了這個小丫頭。''

聽到玄冥的話,靈主心裡暗暗鬆了一口氣,開口說道:''那好,我這就去取陰陽草給你。''

''好,那你最好快一點,如果你敢耍花招的話,我不介意讓這個小丫頭多受幾分苦頭。''說著,玄冥看了一眼懷中的紫靈,臉上露出一抹邪惡的笑容。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