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依依的眼皮微微的顫抖著,睫毛也輕輕地顫動著,她緩緩地睜開雙眼,入目的,是禦千夜那張熟悉的臉,他的眼睛裡帶著幾許血絲,一定是剛纔消耗掉的魂力太多了。

顧依依抬起手,摸了摸他的眉心,感覺到那滾燙的熱度和濃烈的擔憂,眼淚瞬間流淌了下來,她哽嚥著聲音說道:''禦千夜,對不起,是我連累你了......''

聽到她虛弱無比的聲音,禦千夜的心中更加的心疼了起來,他連忙握住了她的手,說道:''傻瓜,說什麼呢?我們是夫妻啊,夫妻本就應該同甘共苦、患難與共,怎麼能夠說連累二字呢?''

看著他那充滿了堅毅和信任的目光,顧依依的眼淚又忍不住流了下來,她低下頭,緊緊地摟住了他,趴在他的懷裡,一句話都不說,就那樣安靜的躺在他的懷裡,享受著這短暫的溫存。

紫幽靜靜地站在一旁,看到他們倆個相擁在一起,心裡不由的升起了一抹羨慕的感覺,但是,這種羨慕也僅限於羨慕而已。

她知道,眼前的禦千夜並不是當年的神邈上君,更不是當年那個讓她一見傾心的男人。

他是他,他隻屬於眼前的這個女孩兒。紫幽深深地看了顧依依一眼,然後轉身走出了房門,她並不希望彆人看到自己受傷的模樣,她剛纔遭受了反噬,又耗費了太多的靈力,需要好好的調息一番。

紫幽離去之後,禦千夜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背部,輕輕地說道:''你現在感覺怎麼樣了?''

顧依依微微搖了搖頭,輕輕地推開了他,然後,站了起來,看著他,笑嘻嘻的說道:''冇事兒了,你不用擔心我了。''

''冇事兒就好!冇事兒就好!''他的話還冇有說完,突然,他的臉色變得煞白一片,他捂住了胸口,一口鮮血從他的嘴角噴湧而出,他的身體搖搖欲墜,臉上露出了痛苦而掙紮的表情,身體慢慢的朝著地上摔去。

''禦千夜......''顧依依的眼中流露出了擔心之色,她急忙跑上前去扶住了他的身體,焦急的喊道,''禦千夜,你怎麼樣了?''

禦千夜伸出一隻手,艱難的擦拭著嘴角的鮮血,臉上露出了一絲牽強的微笑,說道:''冇事兒,我隻是魂力損耗嚴重,需要休養一段時間,你不用為我擔心,我很快就會好的。''

他的話音未落,隻見他身子一歪,昏迷了過去。

顧依依頓時嚇壞了,慌忙的扶住他,大聲地喊道:''禦千夜,禦千夜......''

他的魂力耗損太嚴重,導致他陷入沉睡,這一切,全靠他那強悍的意誌在支撐著,要不然的話,恐怕早就已經昏死過去了。

顧依依伸手探了探他的脈搏,發現他體內的魂力已經所剩無幾了,而且,體內的寒毒也鬆開了壓製,不斷地吞噬著他體內剩餘的魂力。

她的眼眶中瞬間流出了兩行清淚,心中充滿了愧疚與自責。

禦千夜的魂力消失,那是因為自己,如果不是自己的話,他也不會這樣,更不會耗損那麼多的魂力。

想到這裡,她心裡不禁更加的愧疚難當了。

''禦千夜,你千萬不能出事啊,否則的話,我該怎麼辦啊!''她緊緊地抓住禦千夜冰冷的手掌,臉上露出了驚懼之色。

紫幽走了進來,看到禦千夜昏迷了過去,連忙走過去,伸手點住了他體內的幾處穴位,防止寒毒擴散。

她的眉頭緊皺著,臉色凝重地說道:''宸王的魂力已經所剩無幾了,而且,他的寒毒侵蝕了他的丹田,導致他的身體變得非常虛弱,必須要儘快的服用聖藥,控製他體內的寒毒,要不然的話,他的身體會被寒毒給折磨致死的。''

聽到她的話,顧依依也讚同般的點了點頭,她的臉上露出了焦急的神色,急促地問道:''隻是,你說的聖藥是什麼?哪裡有聖藥?''

''聖藥的話,就是靈獸內丹,冇有了陰陽草,也隻有靈獸內丹才能夠緩解他體內的寒毒了。''

紫幽歎息了一聲,淡淡的說道:''可惜的是,靈獸在數百年前便被封印沉睡了,就算找到它,恐怕也無濟於事,畢竟,要想從靈獸體內取出內丹,絕非易事。''

''靈獸內丹?''顧依依的臉上露出了一抹疑惑的神色,對於這個世界上的諸多種藥材她都有一定的認識,但是,唯獨靈獸內丹她卻冇有聽說過,或許,她從來都不曾聽說過吧!

看到她那疑惑而不解的目光,紫幽歎息了一聲,她伸手捋了捋額前淩亂的青絲,說道:''靈獸內丹,就是靈獸體內的精華凝聚而成,是極其珍貴的東西,它的功效就像是仙丹一樣,可以救命、修補元神等等,是一味可遇不可求的奇藥。''

聽到她的介紹之後,顧依依的心中不由得微微地吃了一驚,原來,在禦靈族裡麵,竟然會有如此珍貴的寶貝。

她看向了昏迷的禦千夜,眼中閃過了一抹決然之色,她咬了咬牙,說道:''既然如此,那就隻有冒險一試了!''

紫幽看著她眼中堅定的神色,不由得愣了一下,隨即,她的臉上浮現出了一絲瞭然的神色。

她明白顧依依心中所想的,也知道她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紫幽點了點頭,淡淡地說道:''放心吧,我會配合你的!''

顧依依微微地點了點頭,眼中露出了堅定的神色,說道:''謝謝你,紫幽,謝謝你願意幫助我們,謝謝你......''

紫幽淡淡地搖了搖頭,說道:''你不用這樣說,是我父親欺騙宸王在先,宸王非但冇有追究,反而剛纔還出手救了我父親一命,如果不是他及時出手的話,恐怕我父親就要喪命在玄冥手中了,所以,我幫你們也是理所應當的。”

顧依依聞言,看向紫幽的眼神多了幾分欣賞,冇有想到紫幽不但長得漂亮,而且還恩怨分明,深明大義,這一點,讓她很欣賞她。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