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紫幽淡淡地掃了一眼地上昏迷的禦千夜,眼中閃過了一抹擔憂之色,她看向了顧依依,說道:''我看宸王的情況很糟糕,我們先將他帶回房間吧。”

顧依依點了點頭,伸手扶住了禦千夜的胳膊,然後跟紫幽一起走出了房間。

顧依依帶著禦千夜來到了一間臥房,紫幽走進了房間,將床榻上的被褥掀開,拿出了一張錦布,然後在錦布上鋪好了軟墊,將禦千夜平放在了上麵。

顧依依趕緊坐到了床沿邊,伸手握住了禦千夜的手腕,她閉上雙眼,仔細地感應著禦千夜體內的情況。

片刻之後,顧依依緩緩地睜開了眼睛,一臉凝重地看著身旁的紫幽,說道:''我剛纔把脈發現,禦千夜的體內有一股異常紊亂而混亂的氣息,這種情況我從來冇有見過,這種氣息非常的怪異,就像是一種雜亂的真氣,根本就無法將它融彙在一起,這是怎麼回事?”

紫幽聞言,臉上的神色也變得有些凝重了,她伸手摸了摸禦千夜的脈象,臉色變得越來越沉重了。

她沉思了良久之後,沉聲說道:''我想,應該是因為魂元損耗過甚的原因,所以導致了他現在體內的那股混亂而混亂的氣流無法融彙,而且這種狀態還在持續增強,最近這段時間他恐怕都不會清醒了,如果再不控製住這樣的局勢的話,恐怕......''

說著說著,紫幽的語氣變得有些猶豫了起來。

''那該怎麼辦呢?''顧依依皺著眉頭問道,這可是關係到禦千夜的生命,她自然希望禦千夜能夠早日甦醒,而且如果一直昏迷的話也不行啊。

紫幽抬起眼簾看了一眼顧依依,說道:''如果想要救醒他的話,就必須要先幫他修複魂元,讓魂元恢複到原先的狀態,隻有這樣,他才能夠甦醒過來。隻是……''

紫幽微微歎息一聲,''隻是這件事情比較麻煩,因為魂元已經破碎的太嚴重了,我們需要用很多珍貴的藥材來輔助修補,隻是現在禦靈門裡儲存的藥材基本上都已經用完了,而且......我現在也隻能保證儘量治療好宸王的傷勢,但是其餘的事情就冇辦法了,畢竟這是魂元破碎之後留下的隱患,根本冇有辦法去根除。''

“難道,就冇有其他什麼辦法了嗎?”顧依依心急如焚,就連說話的聲音都帶著幾分顫抖。

''現在,也隻能先找到靈獸內丹,傳聞靈獸的內丹有著修複魂元的功效,而且靈獸是一種通靈性的靈物,其內丹蘊含著非常濃鬱的能量,如果宸王能夠吸收這種能量,或許有機會恢複過來也說不定。''紫幽說道。

''我現在就去找靈獸內丹。”顧依依說著便要站起身來。

紫幽連忙拉住了顧依依,說道:''不行,靈獸內丹非常難得,就算我們去尋找,可是那裡是一處險地,危險至極,我想宸王也不願意讓你冒險的吧。''

“那怎麼辦?難道就讓禦千夜繼續這樣昏睡下去嗎?''顧依依的語氣有些焦急。

''你彆著急,我先幫禦千夜將體內的那股氣息穩定下來,然後我們再想辦法。''紫幽說著,便運轉靈氣輸入了禦千夜體內。

隨著紫幽將靈氣輸入禦千夜體內,禦千夜原本蒼白毫無血色的臉龐上終於浮現出了紅潤,漸漸地呼吸也均勻起來,顧依依的心裡鬆了口氣。

紫幽的額頭上滲出了細密的汗珠,這次為禦千夜療傷並不輕鬆,她現在幾乎已經使用全部的靈力了。

她緩緩地收回靈力,將靈氣注入到了丹田之中。

''紫幽公主,我想你應該知道哪裡能找到靈獸內丹吧,帶我去吧,我想儘快治癒禦千夜。”顧依依說道。

“你想好了嗎?我帶你去並不代表你有能夠安全抵達目標的實力,你可知道那裡有多少凶猛野獸?''紫幽疑惑地看著顧依依。

顧依依微微點了點頭,她看向了昏迷的禦千夜,眼中閃過了一抹決然之色,''我知道,不管有多麼凶險,我都必須要去試一試,我不能夠眼睜睜地看著禦千夜躺在床榻上一輩子不醒,我必須要為他做些什麼,即使付出我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紫幽聞言,看著眼前的顧依依,眼眸中閃爍著一絲驚訝的光芒,隨後她笑了,笑容有些苦澀,有些悲哀,又有些羨慕。

她跟禦千夜兩個人,是真的相互深愛著彼此,為了對方可以付出自己的生命,這樣的愛情,真的很令人感動。

紫幽輕歎一聲,說道:''既然你已經決定要做這件事了,那麼我也隻能儘我的全力去幫你了,隻是......這一去,必定是危險重重,你要明白,一旦你進入了靈獸森林的話,那麼你的生死就掌握在彆人的手裡。''

顧依依聽了紫幽的話,點了點頭,說道:''紫幽公主,你不用說了,我已經想過了,隻要能夠治好禦千夜,即使我的命丟了,我也不會後悔。”

''好,既然如此,我們明日便啟程,去尋找靈獸內丹。”紫幽說道。

''嗯,謝謝紫幽公主。''顧依依朝著紫幽行了一禮。

紫幽擺了擺手,說道:''不必客氣,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

說完,紫幽轉過身,朝著床榻上的禦千夜看了一眼,眼底露出了一抹複雜的神色,她歎息了一聲,便轉身離去了。

顧依依看著紫幽離開之後,便回到屋子,她走到床榻邊,看著昏迷的禦千夜,心中充滿了愧疚。

她輕輕地坐在了床邊,低頭看著他蒼白憔悴的容顏,伸出手去,撫上了他棱角分明的側臉,低聲呢喃道:''禦千夜,我一定會治好你,你一定不可以有事,我不允許你有任何的事情。''

說著,眼淚便從她的臉頰滑落,滴落到了禦千夜的臉龐上,顧依依伸出纖長的玉指將眼淚輕輕擦拭,心中的痛苦無以名狀。

她不敢去想象如果禦千夜真的醒不過來的話,自己要怎麼辦,她隻知道,她不能失去禦千夜,她不能冇有禦千夜,即使為他去死,她也是心甘情願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