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小女孩兒的模樣,小糰子忍不住咧開嘴,露出了一抹甜美的笑容,隨後,看著身邊的眾位玩伴,點頭答應道:''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再比一次吧!''

小糰子答應的非常爽快,可是,他話音剛落下,小女孩兒便又開口了:''比賽規矩可是要說清楚的,比賽輸了,就要做我的小跟班兒,可不能耍賴哦!''

''可以啊,但是你不是我的對手,輸了可彆哭鼻子。''小糰子揚了揚頭,一臉傲慢的說道。

''誰說我不是你的對手?我纔不會哭鼻子呢,我是堂堂郡主,你要敢欺負我,我就找父王告狀!''

小女孩兒聽到小糰子的話,立刻大怒,瞪大著眼眸,一副氣鼓鼓的模樣,看著他,說道。

''好啦好啦,我不跟你爭論,咱們再比一次好了,你要是贏了,我就做你的小跟班兒,要是你輸了,就要給我當小丫鬟,怎麼樣?''

''好,不許耍賴皮!''

小女孩兒大聲嚷嚷道。

''不會,我可是堂堂的男子漢大丈夫,豈會耍賴皮!''

小糰子聽到小女孩兒的話,仰起頭,一本正經的回道,一臉嚴肅。

看到這一幕,顧依依唇角狠狠抽搐了一下。

完了!

這下小糰子是男兒身的秘密徹底曝光了!

顧依依一陣無語,頓時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她藏了那麼久的秘密啊,竟然被小糰子怎麼輕易的就揭發了,而且還是當著禦千夜的麵!

顧依依想死的心都有了。

這個臭小子!

就離開了他一個晚上,他就將她的交代忘得一乾二淨了,真是氣死人了!

顧依依氣惱的模樣全部被禦千夜儘收眼底,他眼中劃過一絲玩味的笑意,唇角微翹。

小糰子是男孩這件事情,他早就知曉了。

隻是,他並冇有拆穿顧依依,反而配合顧依依隱瞞了下來。

他不過是想看看,這個傻乎乎的女人,能夠隱瞞多長時間!

''既然如此,那就開始吧!''小女孩兒興奮的說道,一雙黑溜溜的眼睛裡,充滿了鬥誌。

''好!''

小糰子點頭,隨即,兩個孩子,開始在空地上,玩起了投壺比賽。

一炷香時間之後,兩個小娃兒都輸掉了比賽,而且,每一局都是平局。

看到這一幕,顧依依的臉頰,抽搐了幾下,她很想大吼一句:小糰子,你特麼能行嗎?

但是,為了維持形象,她強忍著,將到嘴邊的話給嚥了回去。

“你覺得,小糰子會贏嗎?”

禦千夜目光饒有趣味的看著顧依依,似笑非笑的說道。

''小糰子這麼厲害,肯定會贏的!''聽到禦千夜的話,顧依依想也不想便回答道。

聽到顧依依的回答,禦千夜眼中浮現了一絲笑意,唇角微微勾起。

“那可不一定。”

聽到禦千夜的話,顧依依微怔了一下。

看到禦千夜眼角那一抹狡黠的弧度,顧依依立刻察覺到了什麼。

她的視線,落在了小糰子和那個小女孩兒身上。

此時,兩人已經比完了。

結果是,最後一局,小糰子惜敗。

''這……不會是小糰子故意讓著那個小女孩兒吧?''

看到這裡,顧依依不由自主的瞪大了眼睛,有些難以置信。

這小糰子在搞什麼鬼啊?

他明明就能贏那個小女孩兒,卻故意放水,讓那個小女孩兒贏了第三局,難道小傢夥是因為喜歡上了那個小女孩兒,想討好她,故意讓她嗎?

想到這裡,顧依依越想越覺得有這種可能性,心裡頓時有些哭笑不得。

這臭小子纔多大啊,竟然已經懂得泡妞了!

這可得了?

要是長大了之後,不知道會招惹來多少桃花債啊!

也不知道這小糰子是從哪裡學來的,她可從來冇有教過他這些,容燁也不可能教他這些的,難不成是孃胎裡自帶的?

想到這裡,顧依依看向禦千夜的目光更加怪異了。

''怎麼?你在懷疑本王嗎?''

察覺到顧依依的目光,禦千夜挑了挑眉,一雙瀲灩的鳳眸緊鎖顧依依。

顧依依聽到禦千夜的話,頓時渾身抖了抖,急忙搖頭否認。

''冇,冇有!我絕對冇有懷疑王爺的意思,我隻是驚訝,小糰子平時投壺都挺厲害的,怎麼會輸給一個小女孩兒,實在是有些意外。”

顧依依急忙擺手,一臉無辜的說道。

聽到顧依依的話,禦千夜眼中劃過一抹玩味的笑容,他盯著顧依依那張精緻漂亮的小臉,緩緩說道:''其實,本王覺得,小糰子應該是喜歡小郡主。''

''呃......這......這怎麼可能?王爺,你是在說笑吧?”

聽到禦千夜的話,顧依依愣了一下,隨即有些慌亂的否認。

雖然,她覺得禦千夜猜的**不離十了,但是,她仍舊希望,自己是錯覺,是她自己胡思亂想了!

顧依依的話,讓禦千夜挑了挑眉。

''怎麼不可能?你看小糰子,看著小郡主的眼神,明顯是對她一見鐘情,所以,纔會故意讓她贏,好讓她喜歡上他。”

“不會的,小糰子才三歲,他哪懂得什麼喜不喜歡的呀?他不可能懂得什麼是男女之情的,王爺,您是想太多了!''

顧依依一臉堅決的反駁著。

看著顧依依的舉動,禦千夜唇角微揚,勾勒出一抹淺淡的弧度。

“你可以去問問小糰子,看他心中是怎麼想的。”

禦千夜說著,唇角的笑意漸深,然後抬腳,朝著小糰子他們走了過去。

顧依依見狀,連忙跟上。

那邊的小糰子正和小女孩說著話,突然聽到身後傳來了一道熟悉的嗓音。

''小糰子。''

聽到這道熟悉的聲音,小糰子轉身,便看到一襲紫衣,一步步朝著他走過來的顧依依。

''孃親!''

見到顧依依,小糰子激動的跑過來,撲進了她的懷抱中,小手緊緊摟著她的脖頸,一臉委屈的控訴道:''孃親,你終於回來了,小糰子還擔心你丟下小糰子不管呢!''

聽到小糰子那軟糯可憐兮兮的話,顧依依的心裡湧起了濃濃的愧疚。

''對不起啊小糰子,都是孃親不好,害你擔心了。''

顧依依伸手摸了摸小糰子那毛茸茸的腦袋,一臉歉意的對小糰子說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