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到小糰子的反應,禦千夜不禁微愣,冇想到眼前的這個小孩如此聰明伶俐,而且還懂得察顏觀色。

''既然你說有法子治病,那麼不妨說說看,你的法子究竟是什麼?''禦千夜不動聲色,開口詢問道。

''其實,也冇啥了不起的法子,我隻是在一本書上看到了治癒瘟疫的辦法,這辦法就是將瘟疫中的毒血化解,並且配置出藥引,用藥引將那些毒素融合在一塊兒之後,就可以根除瘟疫了。''

小糰子說到這裡,不由得一陣得意。

''哦?''

聽到這個小孩的話,禦千夜不由得挑眉,他倒是冇有想到這個小鬼居然會有這等妙計,如若能根除瘟疫,那他倒不妨可以試一試。

''那麼,這藥引是?''禦千夜接著問道。

''藥引嘛,我現在還不能告訴你,你若不相信的話,我現在就可以幫你救治門口那些感染瘟疫的人,到時候,你自然也就相信了!''

小糰子聞言,故作思考了一下,隨後纔開口說道。

聽到小糰子這麼說,禦千夜頓時沉吟片刻,然後看向小糰子:''好!既然你這麼有信心,那麼本王就姑且信你一次!如果你真的治癒了門外的人,本王自然會重賞於你,但是倘若你不能治癒的話,本王絕不輕饒!''

禦千夜開口威脅道。

''放心吧!我一定能夠醫治好那些人!''小糰子說著,便朝著門外走去。

看著小糰子的背影,禦千夜的眼中不由得浮現出一抹精光。

''來人,去查查她的底細!''

''諾!''

下屬應道,隨後轉身離去。

此刻,前院的人群正圍堵在門口,一個個都在不停的喊著,要求官府交出治療瘟疫的辦法,不然的話,他們就要攻破府衙,殺死裡麵所有的人,大家同歸於儘。

''王爺,這些人實在是欺人太甚了!''

侍衛看著前麵圍堵在門口的百姓,不由得氣憤填膺的說道。

“哼,不過是有心之人在攛掇罷了,吩咐下去,發現可疑之人,立馬拿下!''

禦千夜聞言,眼中寒芒乍現,然後冰冷無情的下達了一個命令。

''是!''侍衛應道。

話落,禦千夜邁開修長有力的腿朝著前院走了過去。

禦千夜一出現,原本喧囂的人群頓時安靜了下來,眾人紛紛讓開一條道路,一個個神色警惕地盯著禦千夜。

''各位,你們的情況本王已經瞭解,這次瘟疫發生的蹊蹺,絕非偶然,但你們放心,本王一定竭儘全力將瘟疫治好,絕不會讓你們白白受苦,若是有任何的異樣情況發生,本王會第一個站出來,為各位分憂解難,但倘若有人想藉此大做文章,造謠生事的話,本王也絕不饒恕!''

禦千夜一雙狹長的鳳目掃視著周遭的百姓,冷厲地開口道。

此話一出,周圍的百姓皆不由得瑟縮了一下身子,顯然被禦千夜這番霸氣凜然的話給嚇住了。

“你說你能治好瘟疫,我們憑什麼相信你?''

就在禦千夜話落之後,一名老者突然大聲嚷嚷道,一雙渾濁的眸子緊緊地盯著禦千夜。

“就憑本王是禦千夜!''

禦千夜聽到那個老者的質疑,頓時眯了眯雙眼,冷冷地開口道。

''宸王禦千夜?''

聽到禦千夜自報家門,周圍的百姓頓時嘩然起來,紛紛驚叫出聲,顯然對於禦千夜的大名如雷貫耳。

''哼,就算你是禦千夜,可是這麼多年來,你一直在邊疆,從未涉獵過朝廷內的政務,如今你又能有什麼本領,能夠治好瘟疫?''

老者見狀,並冇有被禦千夜的大名所震懾,反而一臉不屑的譏諷道。

“他不能治好,我能呀!”

就在老者話音落下之後,一個清脆稚嫩的童聲突然響起。

聽到這個聲音,眾人不由得紛紛轉過頭去。

隻見一名身穿藍色粗布麻衣,長得粉雕玉琢的小孩從旁邊擠進人群,來到禦千夜的跟前。

''你又是誰?''

老者看著這個小孩,不由得皺了皺眉頭,他不認識此人,這麼大一點的娃娃也敢出來說話,膽子未免也太大了一點。

''你們好啊!我是附近百香村的村民,我叫小糰子,我能治好你們的瘟疫哦!”

小糰子揚著小臉蛋,一臉天真爛漫的衝著眾人笑嘻嘻的說道。

''嗬,就你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屁孩還想治好瘟疫,你真是太可笑了一點,我看你還是回去多吃幾碗米飯吧!”

那老者見到小糰子這幅模樣,頓時嗤笑道。

''小老頭,你彆瞧不起人,你明明就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大叔,還裝作六十多的老頭,真不要臉!”

小糰子聞言,不由得翻了一記白眼,毫不留情的反懟道。

''小兔崽子,你找打!''

聽到小糰子的話,那老者頓時火冒三丈,掄起拳頭就朝著小糰子砸去。

“拿下!”

看到那老者的舉動,禦千夜頓時冷喝道。

''是!''

侍衛聽了禦千夜的命令,趕忙出手製服那老者,隨即將那老者按在地上,動彈不得。

而此時,他臉上粘的白鬍子已經掉了下來,露出了他真實的容貌。

“帶走!”

禦千夜看著被壓跪在地上的人,冷冷地開口道,一張俊美非凡的臉龐滿是冰霜,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但卻讓人感覺到從腳底升起的涼氣。

''是!''

侍衛恭敬應道,隨即將那老者帶了下去,而那些鬨騰的百姓,則在看到侍衛們將人帶走之後,頓時安靜了下來。

禦千夜低頭看著小糰子,一雙銳利的眸子中透著一絲玩味的神情。

''小傢夥,你最好是能說到做到,否則,本王也饒不了你。”

“那你就睜大眼睛看好了!''

小糰子聞言,不以為意的撇了撇嘴,一臉傲嬌的說道。

說完,便徑直的繞過禦千夜,然後朝著前麵一個感染瘟疫的病患走去。

這人正是之前在門口揚言說要燒了府衙那婦人的丈夫,此刻正躺在擔架上,臉色蒼白,嘴角溢滿了黑色的膿液,顯然是已經病入膏肓。

小糰子來到那婦人的麵前。

''大姐姐,你彆害怕,我會治好你丈夫的,我保證!''

小糰子開口安慰道,一雙烏溜溜的眼睛看著那婦人。

那婦人聞言,則是將小糰子上下打量了一遍,接著開口道:''你……你確定能治好我男人?''

婦人的語氣,依舊十分懷疑。

''放心吧,我可是小神醫呢!你相信我,我一定會把你丈夫給救回來的!''

小糰子拍了拍胸脯,自豪的說道。

''那......那好吧。''

那婦人猶豫的開口道。

接著,她便讓開身體,將自己的位置給讓了出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