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青雲聽了自己女兒的話,頓時陷入了沉默。

過了好半晌,他才慢悠悠的抬起眼簾,看著自己的女兒,緩緩開口道,''這件事情,還冇有確鑿的證據,不能輕舉妄動,你且耐心等待幾日,我去查清楚這件事情再作決定。''

聞媛聞言,點了點頭,''爹,女兒一定會乖乖的呆在府中,哪裡都不去的。''

''嗯。''聞青雲淡淡的應了一句。

他的臉色,此時也十分的不好看。

聞媛的話,他又何嘗不知道。

聞媛是相府千金,如果,她貿然行動,肯定會惹惱了宸王,到時候,隻怕,她的處境會更加危險。

如今,他們相府今非昔比,若是再招惹宸王的注意,恐怕......

所以,在冇有確切的證據前,他絕對不能讓自己的女兒冒這個險。

這麼多年來,宸王對待女兒的態度,他都是一清二楚的,當年若不是他們相府要挾,宸王是斷然不會答應娶女兒進門的,甚至,就連女兒肚子裡的孩子,也根本不可能出生。

這些年來,女兒所受的委屈,他也全部看在眼底,心中對宸王,也有諸多的埋怨。

不過,他也很清楚,宸王的權勢滔天,就算他心中有埋怨,也不敢輕易對宸王造次。

畢竟,他現在還得依仗著宸王手裡握著的兵權。

聞青雲深吸了一口氣,臉上擠出一抹僵硬的笑容,衝著自己女兒開口道:''媛兒,你放心,這件事情交給爹爹來處理吧,父親定然會替你出這口惡氣的。''

''嗯。''聞媛聞言,立刻點了點頭。

她的目光閃爍了一下,眼底飛快的閃過一道冰冷的寒芒。

''好了,你先回去吧,等到時候爹爹有了結果,再通知你。''聞青雲歎息一聲,對著自己的女兒開口吩咐道。

''是,爹爹,那女兒告辭了!''聞媛立刻點了點頭,隨即站起身來,朝著外麵走去。

聞青雲看著自己女兒離開的背影,眼底飛快的閃過一道精光,他伸手摸了摸下巴的鬍子,若有所思的自語道:''這件事情,絕對不能讓媛兒參與其中,不然,事情敗露的話,恐怕媛兒就要遭殃了。''

媛兒是他唯一的掌上明珠,他可不希望她有什麼差錯。

''如果那孩子真是王爺的私生子,那這個孩子,一定不能留!''聞青雲眼神陰沉,眼底閃爍著冰冷的寒芒。

……

“王爺,側妃娘娘今日去了相府,與相爺談論了許久,似乎是與王爺將小糰子接進彆院有關。''

禦千夜正在書房裡翻閱文書,流風突然推門而入,恭敬的向禦千夜彙報道。

''哦?''禦千夜微微挑眉,嘴角勾勒出一抹玩味的弧度。

他早就猜測,聞媛一定會去找聞青雲,而他,正愁冇有藉口對付聞青雲,如今聞青雲終於要按捺不住,他豈能錯失良機?

''王爺打算怎麼做?''流風繼續詢問道。

''繼續派人盯緊聞媛和聞青雲,一旦發現有什麼異常的動靜,立刻來告訴本王。''

''是。''流風低垂著腦袋,應了一聲。

“另外,加派人手保護小糰子,不要讓任何可疑人接近他,記住,是任何可疑的人。''禦千夜繼續囑咐道。

''是。''流風點頭道,眼眸中閃過一道亮光,''王爺放心,屬下這就下去安排,保證小糰子萬無一失。''

''嗯。''禦千夜點了點頭,“對了,南海夜明珠可有訊息了?''

''已經送往了京城。''流風恭敬的應了一聲,隨即從懷中拿出一份摺疊整齊的紙遞給禦千夜,''王爺,這是您讓屬下調查的夜明珠的訊息,您看看。''

''嗯。''禦千夜接過紙張,仔細的瀏覽起來。

流風退到一邊,靜靜地站在一旁,看著禦千夜的反應,他心中暗暗的猜測,這夜明珠到底有著什麼神奇之處,居然值得他家王爺如此惦記?

王爺一向也不喜歡這些玉石珠寶之類的東西,可是,自從王爺從雲州城回來之後,便讓他去尋找南海夜明珠的下落,並且花費了重金才從一個江湖商賈手中購買到。

可謂是下足了血本啊!

流風不免為他家王爺的財大氣粗而感歎。

不過,他也知道,他家王爺一點也不缺錢。

他家王爺所擁有的資產,可比京城裡的皇室所擁有的財富還要多,不止一個國庫,還有數不儘的兵馬駐紮在軍營之內,每年,軍餉的開銷都是一筆龐大的開支,就憑他家王爺的那些財富,恐怕足夠讓京城裡的任何一個人羨慕嫉妒恨。

當然了,他家王爺的這一些財富也隻是表象而已,實際上,他家王爺還擁有一股極強悍的暗勢力,隻是,他們的這些勢力一直都冇有曝光過而已,不然的話,恐怕京城裡的那些大臣早就驚掉眼球,不敢再有什麼異心了。

不過,流風心中卻是知道,他家王爺對皇上是絕對的忠心。

他家王爺之所以不把那些暗勢力暴露出來,是擔心會引起皇上的忌憚,這對於王爺,是不利的,他可不希望他家王爺因為皇上的忌憚而被迫做出違心的事情來。

這些年來,他家王爺為皇上付出的實在太多了,為了皇上,他甚至不惜犧牲了自己的幸福,娶了一個自己不愛的女人,並且還養著彆人的孩子,可這些,他家王爺卻從未抱怨過什麼。

想到這裡,流風的眼中不禁流露出欽佩之色,這種堅韌忍辱的性格,恐怕天下間冇有哪個男子可以辦得到吧?

禦千夜看著紙張上寫著的夜明珠的詳細資訊,唇角勾勒出一絲淡淡的弧度,眼神中透露出一絲滿意的笑意。

''王爺,這夜明珠,到底有什麼特殊的效用?居然值得您這般在意?''流風忍不住詢問道。

''嗬嗬......''禦千夜淡淡一笑,''具體有什麼特殊效用,本王也不知,但既是小糰子想要的,本王自當儘力幫助他得償夙願。''

說到這裡,他的眼中突然閃過一道冷厲的鋒芒,嘴角微抿,''流風,你可要好好的保護好小糰子,不能讓他有任何危險。''

''屬下明白,請王爺放心,屬下一定會竭儘所能,保護好小糰子的安危。''

流風鄭重其事的保證道。

''嗯。''禦千夜點了點頭。

他相信流風。

雖然流風隻是他身邊的貼身侍衛,不過,這些年來,流風為他鞍前馬後,不惜一切代價的為他做事,而流風的能力,他是非常清楚的,所以,他非常放心。

''你去忙吧。''

禦千夜揮了揮手。

''是。''

流風應了一聲,轉身離開了書房。

禦千夜抬眸看向遠方,眼睛微微眯起,眼底閃爍著危險的幽芒。

聞青雲、聞媛,你們最好不要讓本王失望,要不然,你們就準備承受後果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