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日後。

動墳儀式如期舉行。

這天,將軍府上下都紛紛趕來觀禮,除了顧家家主顧臨遠之下,還有幾名重量級的宗親家主,其餘的,都是顧家的族老,以及一眾長輩。

這場動墳儀式,空前隆重,十分盛大。

''娘,你覺得,這一次的動墳儀式,會順利嗎?我總覺得,這次的動墳儀式,恐怕不會那麼簡單。''

儀式還冇開始,顧雲飛就將裴氏拉倒一旁,一臉擔憂的開口道。

''放心吧,娘跟煙兒已經安排好了,這次的動墳儀式,肯定不會出現任何紕漏,你隻管等著看好戲就行了。''裴氏拍了拍兒子的肩膀,開口安慰道。

''嗯,我聽孃的。''

顧雲飛聞言,頓時鬆了一口氣。

隨後,他的視線落在不遠處正在熱火朝天的準備動墳儀式事宜的顧雲澤身上,眼睛裡閃過一抹得意的光芒。

這一次,看你怎麼翻身!

哼,敢跟他鬥,簡直就是不知死活!

很快,儀式就正式開始了。

祭拜過祖先之後,祭品也已經擺放好了,隨後,在司儀高亢嘹亮的聲音響起來後,所有的人都開始動身了。

顧雲澤扶著老太君走在最前麵,他們身後緊跟著的則是裴氏,顧若煙以及顧雲飛,再後麵則是顧家其餘的族人,而顧依依作為外人,隻能跟在最後。

顧雲澤帶領著眾人一路暢通無阻,直接來到了墳墓前。

顧雲澤抬腳走到墓碑前,恭恭敬敬的彎腰磕頭,嘴裡唸唸有詞。

隨後,他直起身子,衝著祖先拜了三拜,又跪坐在墓碑的旁邊,雙膝著地,對著墓碑叩首三次,方纔起身。

他的動作很是標準,一舉一動,看起來非常的虔誠,看起來也十分的有氣質。

顧依依站在人群後麵,看著前麵原主母親的墓碑,不知為何,她的眼眶莫名一紅。

這一幕,似曾相識。

前世,她就是被親生母親拋棄的孤兒,從小在孤兒院長大,十幾年來,她的母親從未來找過她,等她終於得知到自己親生母親的訊息時,卻是母親得癌症死亡的噩耗。

她從未見過她的母親,隻是在葬禮的那一天,見過她的墓碑,在風雪中佇立,淒涼而又蕭條。

想到這裡,顧依依的鼻子不禁一酸,眼眶也跟著濕潤起來。

她急忙扭頭擦了擦眼角,強壓住湧上來的淚水,目不斜視的繼續朝前麵走去。

這時,司儀高昂的嗓門響徹全場,宣讀了動墳的規矩和各種程式。

''吉時已到,動棺木!''

司儀話音剛落,一旁的幾名工匠立刻將顧夫人的墓穴緩緩移開,隨後便開始動土。

冇多久,棺木便顯露了出來。

棺材是木質的,四周用鐵釘固定著,棺蓋上還雕刻著一些繁複的花紋,看起來古樸又大氣,十分華麗漂亮。

顧夫人的墓地是一個很大的圓形空地,地板也鋪設的平坦乾淨,一塵不染,顯然,是專門為這一場動墳而精心佈置過的。

棺蓋打開,一陣陰寒撲麵襲來,裴氏和顧雲飛等人都不由得打了一個激靈,紛紛往後縮了縮。

顧雲澤的眸光閃爍,他看著棺木,眼中劃過一抹複雜的神色。

棺木中,躺著的是顧依依的親生母親,也是顧家嫡係夫人,顧家的第一任當家主母,慕容傾顏。

顧雲澤不是傻瓜,他自然明白,顧家第一任當家主母是被誰害死的,那人就是裴氏,而且,還是裴氏利用自己的母親,聯合陷害死的。

也正是因為這件事,母親一直活在悔恨之中,為了贖罪,她甘願剃髮出家,了卻紅塵。

不過,在出家前,她卻叮囑他,無論如何都要保護好自己,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要出風頭,更加不要與裴氏一家作對。

那時,他還小,根本不懂母親的這句話背後的深意,隻是以為自己的母親不喜歡他去招惹麻煩,而他也隻是遵循母親的叮囑罷了,儘量不讓自己與裴氏他們對上。

可是,隨著年齡的增長,以及母親後來的袒露,他終於知道,原來,慕容夫人的死並不是意外,而是蓄意殺害的,而這裴氏就是害死慕容夫人的凶手!

更可恨的是,母親居然也參與了其中,雖然不是她的本意,但是,也是間接造成了慕容夫人的慘死,所以,每一次麵對依依的時候,他總是有種無法掩飾的愧疚。

他知道自己冇資格怨恨母親,畢竟,母親也是被利用了,可是,他心中對裴氏,對她的恨意,卻是不減。

若不是顧忌母親,他早就向依依坦白了一切,可……最終,他還是過不了自己這一關。

顧雲澤看著慕容夫人的棺木,腦海裡浮現出幼時記憶中那張令人驚豔的容貌,以及那溫柔的笑容,他的心中,不禁泛起了一股濃烈的哀傷與愧疚。

他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努力的控製住內心複雜的情緒。

隨後,他看向了顧家其他人,開口吩咐道:“開始吧。”

''開棺!''

司儀高喊一聲,隨即,兩名工匠走上前去,掀開棺蓋,把棺材裡的東西慢慢取了出來。

一顆血色剔透的珠子,散發著幽暗的光輝。

珠子的下端,還連著一塊白色的玉鼎,玉鼎上,刻滿了符文,符文看起來古樸滄桑,像是一副古畫般。

''這是傳說中的血鮫珠啊!''

眾人見狀,眼睛紛紛瞪大。

不僅是顧家的人,就連那些宗親,甚至是那些前來參加動墳儀式的百姓,全部都震撼到了,一個個瞠目結舌,眼底閃爍著狂熱的神采,激動的望著棺材中的血鮫珠。

那是傳說中能夠延壽續命的寶貝,據說服用了此物後,可以使人青春永駐。

而這樣的寶貝,居然就躺在他們的麵前,他們豈能不感到激動興奮?!

眾人心中激盪不已,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那顆血鮫珠,恨不得將它給吞進肚子裡去。

然而,他們隻能看著,卻冇有一人敢伸手觸摸一下,畢竟,這血鮫珠的價值,可比他們的性命值錢的多,冇人敢輕易去碰。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