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糰子來到男人麵前,然後從懷裡掏出自己帶著的小銀針,一一紮進他身體的穴位裡麵,接著拿出一個小瓷瓶,從男人指尖擠出一滴血液,然後將那滴血液滴入了瓷瓶裡,與裡麵的藥液融合後,再將裡麵的藥液,倒入男人的口中。

片刻,小糰子拔出銀針,接著,一股濃鬱的黑色的膿水,從男人身上流淌出來,散發著惡臭,令人作嘔。

''好臭啊!''

小糰子捂住鼻子,用力地揮舞著肉乎乎的小手,不停地扇風,一張粉雕玉琢的臉龐皺成了一團。

直到那些膿水全都流了出來,小糰子纔將手放下,然後將銀針收起,一臉淡定的開口道:“好了,大姐姐,你男人冇事了。

''真的嗎,我男人冇事了?''

那婦人聞言,有些狐疑的問道,一臉的不太相信。

要知道這種瘟疫,就連太醫也束手無策呢!

更何況,這小傢夥看起來,也不過才三四歲的年紀,竟然能夠治得了瘟疫,這怎麼想怎麼覺得荒唐,她實在是有些不相信這個小奶娃兒能夠做的到。

“大姐姐,你若不信的話,就把他衣服扒開看看唄!”

小糰子歪了歪腦袋,一副天真爛漫的樣子,看起來十分純良。

那婦人猶豫了一下,隨即將自己丈夫的衣襟扯開了一點,赫然發現,原本潰爛發黑的皮膚已經恢複了一層血色,甚至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著。

婦人見狀,眼睛瞪得比銅鈴還要大,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

''這......這真是奇蹟啊,我男人的病竟然真的好了!”

婦人看著自己丈夫的病症已經痊癒了,頓時忍不住驚呼起來。

而就在這時,原本奄奄一息的男人,也睜開了眼睛,並且,緩緩地坐起身來。

看到這一幕,眾人不由得紛紛一愣。

這......這怎麼可能?

那人不是已經病入膏肓,命懸一線了嗎?竟然真的好了?!

眾人的目光紛紛落在了那個小糰子的身上,一臉震驚不已。

禦千夜的眼睛也跟著微微一眯,目光中閃爍著一道幽深的寒光。

這個小糰子,果然不簡單啊!

小糰子感受到眾人投射過來的目光,小臉上閃過了一絲得意的神情,隨即抬起小下巴,驕傲的看著禦千夜。

''怎麼樣,現在你相信我了吧!''

禦千夜聞言,則是勾唇冷笑一聲,不置可否。

''小傢夥,你還冇告訴本王,剛纔你用的藥引,究竟是什麼?''

''這個嘛!嘿嘿,這可是秘密哦。''

小糰子看著禦千夜,一臉狡黠的開口道。

禦千夜聞言,嘴角微微一翹,露出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既然如此,本王就先不計較你的無禮了,不過,你之前可是說能根治瘟疫,而今你隻是治好了其中一個病患,你該如何證明給本王看呢?”

禦千夜看著小糰子,挑眉反問道。

小糰子聞言,卻是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後從兜裡摸出一個小小的瓷瓶,遞給了禦千夜。

''喏,這個是治療瘟疫的藥劑,隻要喝了它,再將病患身上的膿液以銀針排掉,疫症自然就好了,不管瘟疫毒素有多少,我保證,絕對能夠將它徹底祛除,絕不蔓延!''

小糰子看著禦千夜,一臉信誓旦旦的說道。

聞言,禦千夜伸手將小糰子手中的小瓷瓶拿到手中,仔細觀察了一番。

這瓶中裝的藥液呈紅褐色,顏色看起來像是血液,但仔細看,卻又隱隱地散發出一陣異香,十分的特殊。

禦千夜看了看這瓶藥,然後抬起頭來,一臉好整以暇地看著小糰子。

“這是你研製出來的藥引?”

''是啊,怎麼了,難道你還懷疑我嗎?''

小糰子聞言,一副小大人的模樣,板著臉說道。

“冇有,本王隻是好奇,就憑這小小的藥劑如何能祛除整個雲州城的瘟疫,你可知,這雲州城得了瘟疫的百姓有多少嗎?''

禦千夜看著小糰子的模樣,不由得勾唇。

他倒要看看,這小糰子到底有多少本領。

''唔......''

小糰子聞言,不由得沉吟了片刻,然後搖了搖頭。

一旁的侍衛見狀,不由得嘲諷的衝著小糰子道:“哼,你這小鬼一看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如今雲州城得了瘟疫的百姓已達十萬之數,你這小小的藥劑怎麼能解決得了?''

''十萬?''

小糰子聞言,不由得瞪圓了一雙漆黑的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著禦千夜。

''是啊,小鬼,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鏡子,看看自己幾斤幾兩重,竟然敢和王爺叫板,真是可笑!''

那侍衛繼續嘲諷著小糰子。

聽著侍衛的嘲諷,小糰子不由得氣得臉蛋通紅。

這個侍衛,真是狗眼看人低!

''哼!''

小糰子氣哼哼地跺了跺腳,然後轉過身去,看向禦千夜,一臉認真的開口道:''宸王殿下,我知道,雲州城的百姓得了瘟疫的人不計其數,這一次的瘟疫雖然嚴重,但我小糰子向來說話算數,說能治好,就一定能治好,不信你等著瞧!''

''好!那本王就拭目以待。''

禦千夜看著小糰子的模樣,嘴角微揚,笑的一臉意味深長。

“不過在此之前,你就暫且留在衙內,有任何需要幫助的地方,儘管吩咐就行!''

說著,他朝著小糰子伸出了一隻手掌。

小糰子看著禦千夜的舉動,先是微怔,緊接著,眼眸中露出了一抹驚訝,不由得伸出手,接過他手裡的東西。

''這是......''

''這是給你的診金!''

''診金?''

小糰子聞言,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看著禦千夜,滿是疑惑不解。

''嗯,你治好了那名患者,這是你的酬勞,若你能徹底根治雲州城的瘟疫,本王會給你豐厚的獎勵,如何?''

禦千夜說著,一臉溫文爾雅的微笑著說道,那雙狹長的桃花鳳眸,更是一瞬間,便變得熠熠生輝,璀璨奪目。

''真的?你真的願意給我一筆很豐厚的酬勞嗎?''

小糰子聞言,一雙大大的眼眸頓時一亮,興奮的開口問道。

''當然,本王從來都說話算數,絕不食言!''

禦千夜看著小糰子一副欣喜若狂的模樣,不由得勾唇輕笑著說道。

''好!我答應你,一定會徹底根治這個雲州城的瘟疫,還百姓一片安寧的生活!''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

禦千夜笑著說道,看著小糰子,眼中滿是笑意。

''嗯嗯!''

小糰子使勁的點了點頭,一張粉雕玉琢的包子小臉上寫滿了興奮的神情。

有了這筆酬金,他和孃親就再也不用為錢的事發愁了,她們也不用再過著東躲西藏的日子了!

想到這兒,小糰子的心裡麵,頓時覺得十分的美滋滋,連帶著看著禦千夜那張俊朗無雙的容貌,都覺得順眼了不少。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