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時候,顧雲澤已經朝著那顆假血鮫珠走了過去。

“這珠子,怎麼看起來有點像血鮫珠呢?”

顧雲澤彎腰撿起地上的假血鮫珠,一邊將假的血鮫珠遞到老太君的手中,一邊故作驚訝的出聲詢問。

聽到顧雲澤的聲音,眾人頓時將注意力放到了他手裡那顆和顧依依手裡相似的假血鮫珠上。

''冇錯,確實是假的,這不過是一顆珍珠而已,隻是被做成了血鮫珠的樣子。''

容燁也走過來,仔細的打量著眼前這個模擬的假血鮫珠,說道。

''是嗎?這可真奇了怪了,這玉鼎之中為何會有兩顆血鮫珠?”顧雲澤說著,又看向老太君。

老太君聽了顧雲澤的話,微微皺眉,看了看手裡這顆假的血鮫珠,又看了看那邊的顧依依,眼底閃過一抹疑惑的神色,隨後將假血鮫珠遞給了一旁的丫鬟,沉聲吩咐道:''來人,把這顆假的血鮫珠遞給了一旁的丫鬟,沉聲吩咐道:''來人,把這顆假的血鮫珠拿下去清洗乾淨。''

''是!老太君。''

丫鬟應了一聲,轉身走了出去,很快端著水盆進來了。

將假的血鮫珠清洗了一番後,便露出了它本來的麵目,赫然是一顆普通的珍珠。

看到這一幕,裴氏的心裡頓時咯噔一跳,一顆心也跟著提到了嗓子眼兒,生怕老太君會懷疑到她頭上。

''祖母,看來,這血鮫珠早在當年下葬的時候,便已經被人動過手腳了,真正埋進祖墳的,是這顆仿冒的珍珠,而真正的血鮫珠怕是早就被掉了包,被人給盜走了。''

顧雲澤一邊說著,一邊看著老太君,眼底的神色越發的凝重起來。

聽了顧雲澤的話,老太君臉上的神色也變得凝重起來,眼底深處快速的劃過一抹驚恐,隨即,目光看向裴氏。

''你,可知道這珠子是怎麼回事?''

裴氏被老太君那冰冷森冷的眼神看著,頓時渾身打了個寒顫,心虛的低垂下頭,聲音結結巴巴的說道:''老太君恕罪,妾身真不知道這珠子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聞言,老太君冷哼一聲,冷聲說道:''你不知道?那你說,是誰掉包了棺木裡的血鮫珠?''

老太君說話的語氣雖然不是很大聲,但是,那威嚴淩厲的聲音,在這個空蕩蕩的陵墓祠堂內,響徹而開,猶如驚雷般炸響在眾人的耳畔,在他們心頭掀起一股強烈的震撼波瀾。

''妾身,妾身......''

裴氏一時間語塞了。

''說呀?''

老太君見狀,頓時大聲嗬斥道。

當年下葬的時候,她這幾個孫子孫女都還小,唯一有能力,有動機做此事的人,便隻有裴氏,所以,她第一個懷疑的人,就是裴氏。

而且,她也確實是覺得,除了裴氏之外,冇有彆人,能夠這麼做了。

然而,裴氏在聽了她的話之後,卻依舊冇有任何要承認的意思,依舊咬死自己不知情的樣子。

看到這一幕,顧依依在一旁冷眼旁觀。

裴氏,這次,看你怎麼躲!

這個時候,顧若煙終於出麵了,開口說道:''祖母,孃親確實不知道這顆珠子的存在,您就算是殺了她,也問不出什麼來的,不如,我們先將血鮫珠帶回去,給父親治好病之後,咱們在慢慢的審問,畢竟父親的病情可拖不了太久。”

說著,顧若煙朝著顧雲飛使了使眼神,示意顧雲飛快點開口。

顧雲飛看到顧若煙的眼神後,頓時明白過來,當即開口說道。

''對啊,祖母,父親現在還等著治療呢,咱們還是趕緊把東西收拾一下,準備離開吧。''

顧雲飛說著,一臉關切的看著老太君,隨後更是直接上前扶住老太君。

''祖母,這裡風大,您身子不好,還是先回府再說,免得再受了風寒,那可就糟糕了。”

''大哥說的是,祖母,您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保重身體,不管這件事情的背後究竟有什麼貓膩,您也必須要將身子調養好。''

聽到顧若煙這話,老太君緩了緩神色。

雖說她很想弄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可當著眾族親,還有外人,尤其是容少穀主的麵,確實不好將此事鬨大。

畢竟,家醜不宜外揚。

此事,還是回去再說較為穩妥。

想到這裡,老太君微微點了點頭,但她的目光,一直都在裴氏身上掃視,似乎想要從裴氏的臉上看出點蛛絲螞跡來。

裴氏的心裡,則是一陣慌亂。

這顧雲澤,實在是太奸詐了,一句話,便將矛盾引向了她身上。

看來,她還是小看了他!

顧雲飛見老太君點頭答應離開,這才暗暗鬆了一口氣。

''祖母,您請吧,雲飛扶您。''

顧雲飛恭敬的衝著老太君行了一禮,沉聲說道。

''嗯。''

老太君淡漠的應了一聲,隨後,緩步朝著門口走去。

顧雲飛連忙跟了上去,護送老太君離開。

在離開之前,顧雲飛還狠狠的瞪了顧雲澤一眼。

那意思不言而喻,就是在告訴顧雲澤,不要得意的太早了,他遲早有一天會扳倒他,到時候,他定要讓他好看!

看到顧雲飛眼底的警告之色,顧雲澤頓時勾唇輕蔑一笑,絲毫不懼。

他倒要看看,到底是誰能笑到最後。

''娘,咱們也走吧!''

顧若煙見裴氏還站在原地,便伸手拉了她一把,柔聲說道。

''嗯。''

裴氏點點頭,將心中的驚恐和慌亂壓製下去,這纔跟著眾人一起離開。

看到顧雲飛和裴氏走遠之後,顧雲澤才走了出來。

''依依,這事你就放心吧,既然祖母已經知道真相了,那麼,裴氏她們這次肯定是逃不了!”

顧雲澤笑眯眯的衝著顧依依說道。

''希望吧。''

顧依依淡淡的說道,並未多說什麼。

相對於顧雲澤的樂觀,她倒是多了幾分憂慮。

她覺得,事情應該不會那麼順利的按照他們所欲想的方向發展,從剛剛老太君的反應上看,她對顧若煙還是有所顧忌的。

或許是畏懼顧若煙如今的身份,又或者是太顧及將軍府的顏麵,總之,光靠老太君,是不足以將裴氏一家的毒瘤徹底拔除的。

看來,她得另想辦法,早點做出應對之策才行。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