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我不是,隻是......''

聽到顧若煙的譏諷,裴氏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語塞的說道。

''隻是什麼?娘,要成大事,就不能婦人之仁,這可是你教給我的,怎麼到了關鍵的時候,你又猶豫起來了?難道,您想要看著我們苦心經營的一切毀於一旦嗎?''

顧若煙見裴氏猶豫的樣子,臉上閃過一絲不悅,冷聲嗬斥道。

顧若煙這話倒是不假,以前,裴氏確實教過顧若煙不少。

不管遇到什麼樣的困難,顧若煙都從未怯懦過,反倒是因為裴氏的指導,使得顧若煙在某些時候比其他人都要冷靜、沉穩許多,而她自從嫁給了三皇子,也變得心狠手辣起來,不僅僅是在處理後宅的事情,就連對外的事情,也處理得遊刃有餘。

''好吧,我知道該怎麼做了!''裴氏的目光閃了閃,最終妥協了,衝著顧若煙點了點頭。

看著裴氏的反應,顧若煙的臉上閃過一絲滿意,眼底儘是誌得意滿的神色。

她知道,娘與顧管家早已有私情,而她也一直冇有拆穿。

這些年,顧管家雖然一直忠心耿耿的跟在她和孃的身邊,幫著他們打理顧家的產業,也為顧家謀取更高的利益。

但是,她一直都不喜歡顧管家。

顧管家太老奸巨猾,太精明,她覺得顧管家根本就不適合做她孃的伴侶,所以,一直都想除掉他。

可她一直都找不到機會下手。

而這次,這件事情,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隻要她稍微動點腦筋,她就能夠讓顧管家徹底消失在這世界上。

想到這裡,顧若煙的眼睛不由亮了亮。

另一邊。

顧雲澤和顧依依以及容燁三人走進書房,一起商量起接下來的行動計策。

“若我猜的冇錯,裴氏他們肯定會殺人滅口。”

顧依依看著顧雲澤,一字一句的說道。

''你的意思是,他們會對管家和那幾個工匠下手?”

顧雲澤聞言,臉色立刻變得十分凝重起來。

''嗯。''顧依依點了點頭,一臉認真的說道:''不過,管家和那幾個工匠,都被你關押了起來,我相信,以裴氏他們的行事風格,肯定不會對他們手軟。''

聽到顧依依的話,容燁微微的擰起了眉。

''這樣一來,管家和幾個工匠都很有可能遭受毒手。''容燁看向顧雲澤和顧若煙,沉聲說道。

“所以,我們必須在裴氏他們行動之前,想方設法的將人救出來,並且,讓他們為我們所用。”

顧雲澤和容燁聞言,同時點了點頭。

如今管家和那幾個工匠是唯一的證人,若是他們被害了,那麼便真的死無對證了。

''好!那這件事就交給我吧,你們就安心研製解藥,我會派人盯緊裴氏一家的。''顧雲澤看了顧依依和容燁一眼,一臉嚴肅的說道。

聞言,顧依依和容燁點了點頭。

隨後,顧雲澤便離開了書房,去安排人馬。

顧雲澤離開後,屋內隻剩下了顧依依和容燁。

''依依,有些事,你是不是該向我坦白了?”容燁的目光落在顧依依的臉頰上,輕笑著問道。

顧依依微微愣了一下,然後轉過頭,看向容燁,輕聲問道:''容燁,你說什麼呢?''

''依依,你不用裝傻了,你的身份,我都知道了。''容燁看著顧依依,輕歎一口氣,淡淡的說道。

顧依依聞言,臉上不由得露出一絲尷尬之色。

''好吧,你知道了就知道了唄,反正你也遲早會知道的。''顧依依乾脆破罐子破摔,索性大方承認了。

她知道就算瞞著,容燁也早晚會知道,既然這樣,何不大大方方的承認呢?

看到顧依依坦然承認了自己的身份,容燁忍不住失笑,看著顧依依的眸子中帶著寵溺和柔情。

''我還以為,你會一輩子瞞著我,不願意讓我知道。''

''誰說的,我一直都想要告訴你,隻是,冇有找到合適的機會罷了。''顧依依看著容燁,狡黠的笑了笑。

''那現在呢?''容燁看著顧依依,輕聲問道。

''現在啊,現在就是一個合適的時機了。''顧依依故作神秘的眨了眨眼睛。

''哦?''

容燁一挑劍眉,饒有興趣的看著顧依依。

''其實,我的身份很簡單,就是將軍府的嫡長女顧若楠,顧依依是我在鄉下寄養時的小名。”

說完,顧依依就將當初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往事告訴了容燁。

不過,自動略去了跟禦千夜的那一段,畢竟,有些東西,不能夠輕易暴露出來,不然,隻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原來是這樣。''容燁聞言,恍然大悟般的點了點頭。

“那……小糰子的父親?”

容燁繼續試探的問道。

聽到容燁的問題,顧依依的臉上不由得閃過一絲尷尬的神色。

怎麼辦,她該怎麼跟容燁解釋?

她總不能告訴他,禦千夜就是小糰子的父親吧。

這個訊息若是被禦千夜知道了,她真的不敢保證,她往後的日子還能不能平平靜靜的過了。

顧依依糾結了。

容燁見狀,心中隱約感覺到顧依依在逃避著什麼。

他的心裡頓時有種強烈的危機感。

他不希望,顧依依有任何的隱藏,他希望,她能夠把所有的心裡都敞亮的告訴他。

''那個......容燁,這件事情,等我以後有機會,再向你解釋,可以嗎?''

顧依依咬了咬牙,最後還是決定隱瞞容燁,畢竟,這種事情,說出來,對誰,都冇有好處。

容燁的眸子不由得黯淡了下來。

看來,自己想要知道答案,還需要等待更久。

不過,他卻冇有表現出來。

''好吧,依依,我不勉強你,不過,如果有什麼事,記得一定要告訴我,不論你做什麼,我都會支援你。''容燁溫柔的摸了摸顧依依的腦袋,鄭重地說道。

聞言,顧依依的鼻子不由得一酸,眼眶有些泛紅。

她不想欺騙容燁,可是,她卻不得不隱瞞。

因為,她也是逼不得已。

她必須要保護好自己和小糰子,不能讓任何人傷害小糰子。

這件事情,就算是她自己不想瞞容燁,但她也冇有任何辦法。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