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雲澤的話音剛落,顧臨遠便睜開了雙眼。

當顧臨遠睜開雙眼的那一刹那,眾人的眼睛都亮了起來。

容燁也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他看向了顧臨遠,開口道:''顧將軍,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顧臨遠看著眾人,目光在裴氏的身上掃了一遍。

最後,在老太君的身上停留了一下,他的目光,才落到了容燁的身上。

''容,容少穀主……”

顧臨遠有些艱難地吐出這句話,臉色蒼白,整個人顯得十分虛弱。

容燁看著他,微微勾唇一笑,道:''顧將軍,你感覺好些了嗎?''

''多謝……容少穀主救命之恩!''顧臨遠點了點頭,聲音有些乾啞地說道。

''顧將軍,您不用謝我,我也是儘力而為,要謝的話,就謝這位小依姑娘吧,是她請我為顧將軍醫治的。”

容燁指了指一旁站著的顧依依道。

聽到容燁的話,顧臨遠抬頭朝著顧依依看了一眼。

在看到顧依依的那一瞬間,他微愣了一下,神色微動。

''這位是......''顧臨遠問道。

''爹,這位小依姑娘是我在路上碰巧遇到的,她是一名大夫,是我請求她幫助父親治療的,要不是她的話,父親現在還不知道怎麼樣了呢!''

顧雲澤笑著替顧依依回答。

''原來是這樣,這位小依姑娘,真是救了老朽一命啊,老朽冇齒難忘。''顧臨遠對著顧依依拱了拱手道。

顧依依聞言,連忙彎腰回禮,道:''顧將軍不用客氣,我也是受顧二少爺所托,所以,不足掛齒。''

顧雲澤看著這兩人陌生客套的互動,心裡不禁泛起幾分苦澀。

這明明的父女倆的關係,為何偏偏要弄成如今這副模樣?

哎......

顧雲澤深吸了一口氣,收回了視線,開口道:''父親,您感覺怎麼樣,有冇有哪裡不舒服的?''顧雲澤開口問道。

顧臨遠看向了顧雲澤,''我覺得好多了,不過,我現在渾身乏力,一半會兒,我是無法坐起身的。''

''顧將軍的病情已經基本上穩定下來了,但是體內還有餘毒未清,這種情況,需要調養一段時間,方可痊癒。”

容燁看向顧臨遠,開口道。

顧臨遠點了點頭,道:''嗯,老朽明白。''

''既然如此,容燁先告辭了,顧將軍,您好好休息!''容燁看著顧臨遠開口道。

''好。''顧臨遠點了點頭。

''我送送容少穀主。''

顧雲澤見此,連忙開口道。

''嗯!''容燁點了點頭。

顧雲澤帶著容燁和顧依依,出了屋門,朝著顧雲澤的院子外麵走去。

出了院子之後,顧雲澤停下腳步,轉過頭來看向容燁和顧依依。

“依依,你真不打算留下來嗎?”

''不了!''顧依依想也冇想,便直接開口拒絕道。

聽到顧依依的拒絕,顧雲澤的眼底閃過一絲黯然,但是很快,他又恢複了正常,道:''好吧,既然如此,那二哥也不留你了,你放心,顧家有我在,定不會讓那些不軌之人得逞的!''

''謝謝你,二哥,另外,我還想拜托你一件事。''

“什麼事你說,隻要二哥能辦到,定不推辭!”

“我想讓你幫我調查一下當年我母親死的真相,我懷疑母親是被人暗害的,上次開館時,我發現了母親屍骨頭顱上有毒針刺入的痕跡,我將毒針的形狀畫了下來,希望二哥幫我找人調查出來。”

說著,她把手中的紙條遞給顧雲澤。

看了一眼顧依依畫的圖,顧雲澤的表情微變,隨即點了點頭,''好的,我知道了,我會儘快幫你調查的!''

''謝謝二哥!''

''傻丫頭,跟二哥還說什麼謝字啊,你放心,二哥永遠都是你堅強的後盾,隻要你一有什麼困難,就來找二哥。”

顧雲澤笑嗬嗬地說道。

''嗯!''顧依依點頭。

顧雲澤拍了拍顧依依的肩膀,道:''好啦,二哥就不耽誤你和容少穀主的時間了,你們去吧,有事情記得來找我。''

說完之後,顧雲澤又看向了容燁,''容少穀主,麻煩你照顧好我妹妹。''

容燁聽到顧雲澤這話,笑著點了點頭,道:''二公子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依依的。''

說完,容燁轉頭看向顧依依,眼裡帶著一絲寵溺之意。

看到容燁那眼神,顧雲澤嘴角勾了勾,露出了一絲淺淺的笑容來,''那好,容少穀主,再會。''

''再會。''容燁笑著應了一聲。

看著容燁和顧依依離去的背影,顧雲澤的眸光閃爍了一下。

如果依依能夠和容燁走到一起的話,倒也是一件好事,至少,依依以後就不會再孤單了。

顧雲澤看了眼手中的畫紙,眸中湧動著複雜的神色。

輕歎了一口氣,邁著沉重的腳步,緩緩地朝著自己的院子走去。

“依依,血鮫珠尚未煉化,可能還需等上一段時間,顧家的事情已告一段落,要不,你帶小糰子來藥王穀住些日子吧?”

容燁帶著顧依依走出了顧府,在走出顧府之後,容燁轉身看著顧依依,開口道。

顧依依聞言搖了搖頭,''不用了,我跟小糰子在京城找個客棧就行,順便帶小糰子好好逛一逛京城,先前小糰子便一直唸叨著要逛來著,隻不過遇上顧家的事,便給耽擱了。”

容燁聽到顧依依的話,點了點頭,''也行,那你現在是要去王府把小糰子接回來嗎?”

“嗯,小糰子在禦千夜那兒,我終歸不放心,還是把他接回來的好。”

她擔心再不把小糰子接回來,這臭小子就要被禦千夜給拐跑了。

“那我陪你一起去吧,我也好久冇見小糰子了,正巧,我也有公事要與宸王相談。”

容燁開口說道。

''好。''

……

王府彆院。

禦千夜坐在房中,靜默地看著桌案上的書文。

他麵前的茶盞中,冒著嫋嫋青煙,他的麵容俊美無鑄,神情認真。

這時,突然傳來了敲門聲。

禦千夜放下了筆墨,淡淡的應了一聲:''進來。''

隨後,流風推門走了進來。

''王爺。''流風進入房間後,恭敬地喚了禦千夜一聲。

''查得如何?''禦千夜放下毛筆,抬頭,看向了流風。

流風聞言,立刻開口道:''回稟王爺,屬下已經查明,當日刺殺王爺的殺手,是皇後的人,還有,雲州城那邊傳回訊息,南疆巫師已被抓獲,據那名巫師交代,雲州城瘟疫一事,背後操縱之人,也是皇後。”

禦千夜聽到流風的彙報,眉峰微皺。

他冇有想到,這兩件事情竟然都牽扯到皇後。

難道,皇後真的有謀反之心?

他的眼睛眯了起來,一雙眼睛中閃爍著冷芒。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