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繼續派人密切注意皇後的一舉一動,一旦有任何風吹草動,務必第一時間通知本王,另外,秘密將那名巫師押解回京,本王要親自審問!''

禦千夜薄唇緊抿,沉思片刻,開口吩咐道。

''是,王爺。''流風應了一聲,又道:''王爺,聽聞顧將軍已醒,出手救治的,正是容燁,容燁醫術高超,顧將軍受了容燁的救治,已無大礙。''

''嗯!''禦千夜輕輕地頷首,''那顧依依呢,可有何異樣?”

''顧姑娘並未有任何的異樣,隻是,顧姑娘似乎跟顧二公子顧雲澤走的特彆近,屬下觀察,他們之間,似乎有些不尋常。''流風低下了頭,恭敬地彙報道。

''哦?那顧家的其他人呢?''禦千夜挑眉問道。

''其他人......''流風猶豫了一下,開口道:''顧家的其他人也並冇有什麼特殊的,而且,顧家的人似乎並冇有跟顧姑娘有太多的往來,隻是顧雲澤似乎對顧姑娘特彆的照顧。''

聽到流風的話,禦千夜的眉峰輕輕地皺了皺。

''本王知道了。”禦千夜沉聲說道。

“對了,王爺,屬下還查到一件事,據屬下調查所知,顧若楠幼時被顧家送去鄉下寄養時,用的名字,正是顧依依。''

''什麼?''

禦千夜的瞳孔猛地一縮,他驚愕地看著流風,問道。

''是的,王爺,屬下剛剛從顧家以前的下人調查得知,顧若楠在鄉下時,用的閨名便是顧依依,直到被接回顧府,顧依依才改了名字,用顧家大小姐的名字。''

禦千夜聽了流風的話,眉頭緊蹙。

這件事情,讓他有些措手不及。

原本,他便懷疑顧依依就是顧若楠,可經過他的幾次試探,卻讓他推翻了之前的猜想,可現在又告訴他,顧依依就是顧若楠在鄉下時用的名字,這讓他心中又不確信起來。

禦千夜想了想,開口問道:''可確定了嗎?''

流風點了點頭,''屬下派去調查的人已經證實,那個人所言非虛。''

聽到流風肯定的話語,禦千夜臉上浮現出了思索的表情。

既然是同一個人,那為何會有這麼大的不同?

就好像是,換了一個靈魂一般。

想到這裡,禦千夜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

“哦對了,王爺,下人已經安照您的吩咐,將那些曼珠沙華送到顧家去了,有趣的是,容燁也送了顧姑娘一車的曼珠沙華。”

流風不由的輕笑,“他居然跟王爺想到一塊去了,連生辰禮物都是一樣的,不過,他那花可比王爺的遜色多了,而且,數量也冇王爺多,隻有區區十幾株而已。''

''嗬,容燁這個人,倒是有幾分趣味。''

禦千夜唇角輕輕一揚,開口道。

雖然嘴上這麼說著,但是,眼底卻劃過了一抹嘲諷。

這個容燁,還真是一如既往的不簡單,連生辰禮物,都跟他想到一塊去了。

看來,他對顧依依的心思,不單純啊。

想著,禦千夜的眸色深邃了起來。

不知道,那個丫頭知道容燁喜歡她的話,會怎麼做呢?

想到顧依依跟容燁相處時的模樣,禦千夜覺得,他心裡很是堵塞,非常的不舒服。

他覺得,他似乎是愛上了顧依依。

可他不敢承認這種感覺。

他不斷地告誡自己,他對顧依依隻是欣賞而已,而不是喜歡。

可是,每當他想到顧依依對容燁溫柔的目光時,他的胸口就有一股悶痛襲來。

禦千夜抬眸,看向流風,開口道:''那些花,顧依依是怎麼處理的?”

他想知道,麵對他跟容燁送的花,顧依依是什麼反應。

''顧姑娘將所有的曼珠沙華全部交給了容燁帶了回去。''流風恭敬地回答道。

禦千夜的臉色沉了下來,''你是說,她將所有的曼珠沙華都拿去送給了容燁?''

聽到禦千夜的話,流風愣了一下,隨即點了點頭,''是的,據那位容燁身邊的侍衛所說,顧依依是將所有的花,包括王爺送的,全都送給了容燁,讓他帶回藥王穀,而且,顧姑娘似乎也對容燁的舉動十分的欣慰,笑顏如花。”

流風的話音落下,禦千夜的臉色更加的難看起來。

那一刻,他覺得,他整個人都快要炸裂開來一般。

''她居然把本王送她的花全部送給容燁,而且,她居然笑的如此開心,她難道不知道,本王送這些曼珠沙華意味著什麼嗎?''禦千夜怒喝出聲。

禦千夜的這一聲怒吼,嚇得流風身子抖了一下。

''王爺息怒,依屬下看,顧姑娘對容燁似乎也冇有那種男女之情,隻是,顧依依跟那容燁關係匪淺,所以......''流風說到這裡,不由的閉上了嘴。

他知道,他不該說這些的,可是,王爺對顧依依的態度,實在是讓他摸不準。

他害怕萬一,王爺真的對顧姑娘有了那方麵的心思,他豈不是又要惹禍上身?

聽到流風的話,禦千夜的臉色更加陰沉起來了。

''你先退下。''

他擺了擺手,示意流風下去。

流風見狀,連忙離開了書房。

等到流風離開書房後,禦千夜陷入了沉默之中。

良久,他伸出一隻修長白皙的手指,端起酒杯,一飲而儘。

隨後,他又站起來,朝著書房外麵走去。

剛走出門,便碰到了下人過來通報。

“王爺,容少穀主和顧姑娘來訪。”

聽到下人的話,禦千夜眉宇微蹙,開口道:''讓他們進來。''

''是。''

片刻後,容燁和顧依依便被下人領了進來。

''參見宸王殿下。''容燁見到禦千夜,連忙拱手行禮。

顧依依也學著容燁,對禦千夜行了一個標準的禮儀。

禦千夜點了點頭,開口說道:''免禮,兩位請坐吧!''

''謝殿下。''

待容燁跟顧依依坐下後,禦千夜看向容燁,淡淡地說道:''不知容少穀主此番前來,所為何事?''

聽到禦千夜的話,容燁的唇角勾起了一絲笑意。

“我來拜訪一下王爺,順便陪依依過來接小糰子回去。''

容燁的聲音清潤悅耳,帶著淡淡的溫柔。

禦千夜微微眯起了眼睛,看著容燁,冷冷地笑道:''容少穀主還真是熱心啊!”

''王爺過獎了。''容燁唇角含笑,溫文爾雅地回答道。

顧依依坐在旁邊,看著他們之間的互動,隻覺得十分的詭異。

這兩個人之間的氣氛,好像怪怪的,隱隱有著一種敵視。

難道,容燁跟禦千夜之間,發生了什麼她不知道的爭執?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