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禦千夜出了彆院,便騎上了他的赤血馬,一路疾馳而去。

另一邊,四季山莊熱鬨喧囂,燈火通明。

四季山莊是京城內,最富麗堂皇、奢華精緻的酒樓,平時客人盈門,生意火爆的不得了,而今晚,卻被容燁給包場了,為的就是給顧依依慶生。

此時,在容燁所在的雅間內,已經擺放好了各種菜肴和佳釀,一個個豐盛美食擺放在桌案上,香氣四溢,勾人食指。

此刻,顧依依和小糰子坐在一旁,看著桌上琳琅滿目的佳肴,小糰子的口水早已經忍不住的掉落下來。

''孃親,孃親,我要吃烤雞,我要吃烤雞......''

小糰子抓著顧依依的手臂,一個勁兒的撒嬌,不停地搖晃著。

''小饞貓。''

顧依依哭笑不得的捏了捏小糰子的鼻子,隨即取過筷子,夾起一塊雞肉,遞到了小糰子的嘴巴。

''孃親,好好吃哦。''

小糰子大口的咀嚼起來。

''慢點吃,又冇人跟你搶。''

顧依依寵溺地看著小糰子,笑眯眯的道。

''嘿嘿嘿......''

小糰子一邊咀嚼著雞肉,一邊笑嘻嘻的看著顧依依,那張粉雕玉琢的娃娃臉,此刻,因為沾染著油漬,顯得有些滑稽。

小傢夥吃的歡樂,容燁則在一旁含蓄的淺笑著。

這一幕看起來十分養眼。

禦千夜站在不遠處,看到容燁和顧依依母子倆這幅其樂融融的景象,一顆心,莫名的有些煩躁起來。

不知道為何,每次看到容燁對著顧依依這副溫柔的模樣,他的心底總會有種很怪異的感覺,他很不喜歡看到這樣的畫麵,就好像,容燁和顧依依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似的。

禦千夜看著容燁,目光漸漸變得冰涼了幾分。

一直以來,容燁在他麵前,就好像是一根刺紮在心尖上的刺一般,讓他難受的厲害。

尤其是想到,這四年來,容燁一直陪在顧依依和小糰子身邊,他的胸膛就堵得慌。

不行,他必須確認顧依依的身份,這事不能再拖了。

他想知道,小糰子到底是不是他的兒子。

如果小糰子真的是他的兒子,那麼,他就要帶走他們母子二人,絕不能讓任何人覬覦他的妻兒,更不能讓容燁再有機會靠近他的妻兒。

他不允許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禦千夜眸光閃爍了一下,眸中掠過一絲決定。

這一次,不管如何,他都要確認一番。

“小糰子,吃飽了嗎?”

顧依依拿出手帕,擦拭著小糰子嘴角的油漬。

''飽了,孃親。''

小糰子笑眯眯的看著顧依依,開口道。

''好。''

顧依依摸了摸小糰子的腦袋,隨即站了起來。

''容燁,謝謝你今天的晚宴,我很喜歡,時候不早了,我先帶小糰子回去了。''

說罷,顧依依便牽著小糰子準備離開。

''依依,等一下。''

''嗯?''

顧依依停下腳步,轉過身,看向容燁,一雙美目,疑惑地看著容燁。

容燁站起身來,衝著顧依依莞爾一笑,那雙狹長漂亮的桃花眼微眯,眸光瀲灩。

''說好給你的驚喜,你還冇看呢!”

話音剛落,便聽見夜空中,傳來一聲炸裂巨響。

顧依依和小糰子聞聲,紛紛轉頭朝著天際望去。

隻見在天際之中,出現了一朵朵絢爛奪目的煙花,五顏六色,璀璨耀眼,將整個天際映照得五彩斑斕。

''哇!''

看到這些煙花,小糰子忍不住興奮的叫喊出聲。

''真漂亮,孃親,快看啊,小糰子好久冇有看到這樣美麗的煙花了。''

小糰子看著煙花,高興的拍手,道。

''是啊,真漂亮。''

顧依依也笑了笑,目光朝著天際看了一眼,隨即,她便將注意力收回,看向容燁。

''容燁,謝謝你!''

她真誠的看著容燁,真摯的說道。

''依依,你不用謝我,我隻希望,你能夠幸福快樂。''

容燁溫潤一笑,眸光中滿是柔和和關切。

顧依依看著容燁,眼眶微微有些泛紅。

''容燁,你也會找到你的幸福的!''

顧依依輕聲說道,一臉認真地看著容燁,一雙明亮清澈的鳳眸中,倒影著容燁的身影。

看著顧依依一本正經的表情,容燁微怔了一下。

隨即,他微微垂下眼簾,掩飾住了自己眼神中閃過的那抹複雜的情緒。

良久,他抬起頭來,衝著顧依依微笑著點了點頭,道:''依依,謝謝你。''

顧依依笑了笑,冇有再繼續這個話題,而是伸手拉住了小糰子的手,轉身,繼續看著那漫天的煙花。

禦千夜站在閣樓的另一側,目光陰沉的盯著顧依依看,一張英俊無比的臉上佈滿了冰霜。

看著顧依依和小糰子在這裡賞煙花,心裡,卻是有一股濃鬱的醋味在蔓延著。

該死的!

他就不該來這兒,他就不該踏入這裡一步,這樣,他就不會看到這樣刺眼的畫麵了。

禦千夜越想,越覺得自己這一趟前來,簡直是自尋罪受,他的腦子,一定是抽筋了,否則的話,他怎麼會來這兒找虐。

禦千夜深吸一口氣,隨後,強迫自己將視線從顧依依和小糰子的身上移開。

他抬起腳步,打算離開雅間。

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看到容燁捧著一個孔明燈來到顧依依的身邊。

''依依,許個願吧。''

容燁將孔明燈放在了顧依依的麵前,唇邊噙著一抹溫煦的笑。

''好。''

顧依依聞言,微笑著點了點頭,然後接過容燁遞過來的筆,沉思了片刻,而後在孔明燈的紙片上寫下了一行娟秀的小字。

她寫完後,將紙條塞進孔明燈中,然後衝著容燁甜甜一笑,“好了,許完願了。”

“那我們一起把它放飛吧!''

容燁笑著開口,提議道。

''嗯,好。''

顧依依應了一聲,而後,兩人將手中的孔明燈,朝著空中拋了過去。

孔明燈在半空中劃出一條優美的弧度,然後緩緩的升高,在空中旋轉了一週後,便緩緩地朝著遙遠的天際飄去,消失不見了蹤跡。

容燁和顧依依看著孔明燈消失,唇邊同時勾起一抹愉悅的弧度。

''孃親,你許的什麼願?''

小糰子歪著腦袋,看著顧依依,問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