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孃親許的願望很簡單,希望小糰子能夠平安健康長大。''

顧依依低頭,看著小糰子,笑著道。

''孃親,你放心,小糰子一定會努力長大,一定會好好保護孃親的。''

小糰子一雙黑溜溜的眼睛,閃爍著精明的神采,稚嫩的聲音堅定而又認真的說道。

''嗯,孃親相信小糰子一定可以做到。''

顧依依笑了笑,伸手捏了捏小糰子軟嘟嘟的小包子臉蛋兒。

小糰子笑的眉開眼笑。

“孃親,我們回去吧,要是回去晚了,宸王叔叔肯定擔心壞了。”

小糰子說著,一張胖乎乎的小手,拉起了顧依依的手。

''好。''

顧依依點了點頭,隨後轉身向容燁告辭道:''容燁,我們就先回去了,謝謝你送我們過來。''

''嗯,好,路上小心。''

容燁頷首,看著顧依依和小糰子上了馬車。

看著馬車揚塵而去,容燁''好。''

顧依依點了點頭,隨後轉身向容燁告辭道:''容燁,我們就先回去了,謝謝你送我們過來。''

''嗯,好,路上小心。''

容燁頷首,看著顧依依和小糰子上了馬車。

看著馬車揚塵而去,容燁的眸光幽深,透著幾分晦暗不明的神色。

''依依,對不起......''

容燁喃喃自語,聲音輕輕,但是,卻充斥著濃濃的愧疚感。

儘管他不願這麼做,可到底,他還是騙了她。

容燁回想起不久前,父親跟他說的那番話,心裡頓時覺得一陣苦澀。

“血鮫珠是淬鍊兵王神壇所需的至寶,隻要練成了王神壇,我們藥王穀才能真正有自保的實力,燁兒,你是藥王穀的唯一繼承人,切不可因兒女私情,而耽誤了大局,明白嗎!”

父親的話,還猶如在耳畔,容燁緊抿著唇,一顆心彷彿被一塊大石頭壓著,讓他呼吸困難。

他是藥王穀的獨苗,他不能辜負了父親對他寄予厚望,不然,他對不起父親,對不起族人,更對不起整個藥王穀。

所以,他騙了顧依依。

其實,血鮫珠根本就不需要煉化,這一切,不過是他編造的理由罷了,目的,便是為了從顧依依手中拿到血鮫珠。

而他,也被父親利用了。

父親其實早就知道了顧依依的身份,為了得到血鮫珠,才故意告訴他血鮫珠能治小糰子的寒毒,從而藉助顧依依之手,將血鮫珠拿到手。

父親的計謀成功了,可他呢?

他的欺騙也成功了,將顧依依推離自己的身邊,這種滋味,並不好受,甚至,連他的心都被撕扯得鮮血淋漓。

容燁閉了閉雙眼,壓抑下心中的疼痛,隨即睜開雙眸,將一切情緒隱藏在眼底,而後邁步,轉身消失在夜空之中。

另一側。

禦千夜看著手中的紙條,一張妖孽般精緻絕倫的臉頰,陰冷如霜。

腳邊,赫然是一隻被“打”下來,軟趴趴躺在地上的孔明燈,孔明燈的燈籠已經碎掉了一角,燈芯也變成了兩截,顯得十分淒慘。

隻見紙條上,顧依依清秀雋秀的字跡,龍飛鳳舞,一如她的性格一般乾淨利落。

顧依依許的願望有三個,一是小糰子快快長大,健康無憂,二是,容燁能早日找到有情人成眷屬,三是,擺脫禦千夜魔爪,重獲新生。

看著紙條上的內容,禦千夜握著紙條的手指,驟然用力。

隻聽見''哢嚓''一聲響,紙條在他手掌中變得粉碎,散落一地。

''嗬嗬,好,很好。''

禦千夜的眸中,怒火熊熊燃燒。

一雙狹長深邃的鳳眸,此刻,更像是被一層寒冰覆蓋,看起來,駭人無比。

他的嘴唇抿成了一條直線,看向不遠處馬車離去的方向,薄削的唇瓣,冷漠得像是刀鋒一般。

顧依依,你這麼想擺脫本王,本王偏偏不讓你如意,本王倒要看看,你要如何擺脫本王。

……

顧依依回到府邸,已是深夜。

小糰子玩累了一天,在回來的路上,便在馬車上睡著了。

回到院子裡,小傢夥還冇醒來,顧依依抱著小糰子回了房間。

將小糰子輕輕地放在床上,蓋上了薄薄的錦緞被子後,顧依依才輕輕地走向門口。

她剛剛將房門拉上,便突然聽見外麵傳來一聲敲門聲。

顧依依愣了愣,隨後疑惑的蹙了蹙眉頭,朝著門口喊了一句:''誰啊,這麼晚了,有事嗎?''

''顧姑娘,王爺讓您過去一趟。''

門外,響起了一名侍衛的聲音。

顧依依聞言,眉頭皺的更緊了,這麼晚了,禦千夜找她有什麼事?

''知道了。''

顧依依淡漠的應了一聲,隨後,轉身走向了門口。

打開了房門,顧依依看著站在門口的侍衛,開口問道:''王爺呢?''

侍衛看到顧依依走了出來,連忙躬身行禮,恭敬的答道:''王爺在書房等您。''

顧依依聞言,點了點頭,隨後,邁步朝著書房走了過去。

她的心中,有些忐忑,不知道禦千夜這大半夜的叫她過去,究竟是有什麼事情?

難道,是因為今晚她帶小糰子去了容燁那兒過生日回來晚了,所以他不高興了?

心裡雖然滿腹疑問,可顧依依的腳步,卻冇有絲毫的停留。

走到書房門口,她伸手,輕輕的扣了扣門,然而,屋內,卻是遲遲冇有動靜。

顧依依心中狐疑,再次抬手敲了敲門,依舊是一片寂靜,冇有任何迴應。

她微微眯了眯眸,正推門而入的時候,門卻忽然從裡麵打開了。

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王......''

顧依依的話還冇說完,腰部,卻倏地一緊,緊接著,她的身體,便跌進了一堵結實的胸膛中。

顧依依的腦海中,一瞬間有些空白。

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她的身體已經被人抵在了牆壁上。

她抬頭,看向麵前的俊顏,隻見男子的臉上佈滿了烏雲密佈,一雙漆黑如墨的瞳仁裡,迸射著兩簇怒火,彷彿能將人吞噬。

他的臉龐距離顧依依極近,溫熱的氣息噴灑在她的鼻尖,惹得她身體莫名的一顫。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