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依依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卻不想,她的腳步還未站穩,男子便再次靠近,直接將她禁錮在了牆壁和懷抱之間。

顧依依的臉上,閃過了一絲慌亂,下意識的伸手去推男人的胸膛。

''你......你要做什麼?''

她的身體緊繃著,一雙瀲灩的杏眸,戒備的盯著男子,生怕他會對她做什麼。

“顧依依,你就這麼想擺脫本王嗎?”

禦千夜低沉的嗓音,帶著一股壓迫力襲來。

他身上的氣勢太過強烈,令顧依依心驚膽戰。

他怎麼了?

為什麼她覺得今天晚上的他怪怪的。

''你......你怎麼了?''

顧依依有些害怕的嚥了咽口水,一雙美眸,緊緊的盯著麵前俊美無匹的男人,聲音帶著一抹顫抖和慌亂。

男子聞言,冷哼一聲,一雙深邃的鳳眸,直勾勾的看著顧依依的杏眸,薄涼的紅唇,一開一合。

''本王問你話呢,為什麼這麼想擺脫本王?''

禦千夜聲音冰冷而又憤恨,一雙黑曜石般的雙眸,似是要將顧依依看穿一樣。

顧依依被他犀利的眸光看的有些發毛,忍不住彆過頭,避開男子那犀利而又淩厲的目光,聲音微微有些顫抖,道:''冇......冇有啊。''

''冇有嗎?''

男人挑了挑眉,聲音愈加冰冷起來。

他的語氣,令顧依依感覺背脊一陣發涼。

''那你告訴本王,今天晚上你許的什麼願望?”

他的話,讓顧依依猛的一怔,一雙清亮的眸子,驀然瞪圓,驚愕的盯著禦千夜,''你......你怎麼知道我今天晚上許了願望的?''

禦千夜的眼神,太過逼視,讓顧依依感覺到了一絲不安。

''因為本王看見了。''

顧依依:''......''

原來,這傢夥居然在暗中偷窺!

真是太可惡了。

''你這是偷窺!''

顧依依怒氣沖沖的瞪著禦千夜,聲音憤憤道。

''偷窺?''

禦千夜勾唇冷笑一聲,冷睨了顧依依一眼,隨後,薄涼的紅唇湊到她耳畔,輕聲道:''如果,本王不這麼做,本王的女人,就跑了,到時候,本王豈不是要後悔死?''

''......''

聞言,顧依依愣了一下,她的臉色瞬間大變。

他這話是什麼意思?

難道,他已經發現了她是……

看著她一副震驚的表情,禦千夜的唇角,浮現出一抹嘲諷的弧度,聲音冷酷而又森冷。

''怎麼?到現在還裝傻充愣嗎?顧依依,你覺得本王會這麼輕易的放過你嗎?''

顧依依聞言,渾身一僵。

她的一顆心,頓時狠狠地跳了起來。

一種恐懼和不安湧上心頭。

她的呼吸,有些急促,一張白皙嬌嫩的俏臉上,滿是惶恐與擔憂。

''王爺,你......你這是什麼意思,我聽不懂。''

她的臉上,儘量保持著鎮定。

她不能自亂陣腳,興許,他隻是在詐她。

畢竟,以他的性格,若是知道了,定然會立刻揭穿她,而不是大晚上的把她叫到這裡來,說這些莫名其妙的話。

看著她裝傻充愣的模樣,男人勾唇冷嗤一聲,一雙深邃的黑眸,直勾勾的凝視著她。

''不懂?”

他的聲音中,充斥著濃烈的危險。

顧依依聞言,下意識的吞了吞口水。

''好,既然你不承認,那本王不介意親自驗證一番,本王倒要看看,你能裝到什麼時候!''

禦千夜說罷,不給顧依依任何說話的機會,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

''嘶啦''一聲響。

顧依依身上的衣裙,被男人用力一扯,便裂開了一道口子。

身上的薄紗裙子,就這麼從肩膀上滑落了下來,露出了她雪白細膩的肌膚。

顧依依嚇壞了。

''禦千夜,你要乾什麼!?''

顧依依驚恐萬分的盯著麵前的男人,連忙用手護住自己的身子。

禦千夜聞言,嘴角微掀,勾勒出一抹邪魅的笑容,''顧依依,現在還敢跟本王裝傻充愣嗎?''

男人的話,讓顧依依臉色刷的蒼白一片。

他這是要看她的身子嗎?

顧依依的一顆心,頓時像是被人揪在了喉嚨裡,一下子提了起來。

''禦千夜,你無恥!''

顧依依咬牙切齒的瞪著禦千夜,一張精緻絕美的小臉漲的通紅。

他居然當著她的麵,撕扯她的衣服,簡直太可惡了。

看著麵前一臉緊張兮兮的顧依依,禦千夜勾唇,冷哼一聲,''怎麼,心虛了?”

聽到他的質問聲,顧依依更加的慌亂起來。

她的雙手捂著自己破碎的衣裳,一臉警惕的瞪著麵前的男子,聲音中透著一絲顫抖。

''禦千夜,我......我不知道你在胡說八道什麼,我告訴你,你若是再敢胡來,我就喊人了!''

顧依依的聲音中,帶著幾分惱羞成怒,還有些心虛的味道。

她知道,這傢夥肯定是知道她的身份了,但是,隻要不讓看到她腰側的那顆痣,那麼,他便冇有證據。

她相信,隻要她死活不承認,那麼,他也拿她冇辦法。

顧依依想的很好,然而,事情卻並不像她預料中那麼順利。

就在她的話剛落,禦千夜那張英俊帥氣的臉孔,陡然間朝著她湊了過來。

''你想喊誰?''

男人的話,低沉沙啞。

他的薄唇,越貼越近。

近到,能夠感覺到彼此撥出的氣息。

顧依依被禦千夜突如其來的舉動,弄得一臉錯愕。

''禦千夜,你可是堂堂一國王爺,你這麼做,就不怕被天下人恥笑嗎?''

她強裝鎮定的瞪著他。

雖然現在被他禁錮在懷中,可是,她還是努力的往旁邊移動著,想要遠離麵前這個危險的男人。

聞言,禦千夜勾唇,一張傾城妖孽的俊臉,在燭光的映襯下,愈發的妖嬈迷人,他薄削的紅唇微啟,一字一句道:''恥笑?顧依依,你覺得,本王需要怕恥笑嗎?''

他的聲音,帶著幾分戲謔。

顧依依看著禦千夜那一臉無所畏懼的模樣,心中越發的焦慮起來,一雙美眸中,寫滿了恐慌和不安。

''本王今天非要看看,你到底是不是那個女人!''

話落,禦千夜的大掌,倏地探向顧依依的腰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