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依依被他突然的動作,嚇了一大跳。

她身子一扭,躲開他的大掌,同時手上的銀針,也毫不猶豫的朝他飛射而去。

禦千夜見狀,伸手握住她的右手腕,一個反轉,將銀針給握在手心裡,然後,用力一甩,便將銀針甩進了一旁的牆壁上,釘在上麵,動彈不得。

''該死!''

顧依依低咒一聲,心中懊惱極了,冇想到,禦千夜的功夫,竟然這麼高強!

她的銀針對他,根本就冇有一點兒的效果。

怎麼辦,她到底該怎麼逃出去?

論武功,她肯定是打不過禦千夜的,況且,他們之間的功夫差距那麼多。

她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想到這裡,顧依依更加的慌亂了。

''顧依依,你還想要繼續裝下去嗎?''

男人冷漠的聲音,緩緩從頭頂上方傳來。

聞言,顧依依抬起頭,一雙清澈靈動的杏眸,帶著一絲怨唸的瞪著他。

''禦千夜,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你到底想要乾什麼?”

顧依依矢口否認,一副死都不承認的樣子。

她現在的身份已經暴露了,她必須想個辦法,將自己脫身才行。

''嗬~''

看著顧依依那副死不認賬的樣子,禦千夜冷冷的勾唇,一雙幽潭般漆黑深邃的黑瞳中,閃爍著一抹玩味的寒芒。

他冷笑一聲,一字一句道。

“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了。''

語落,禦千夜猛地欺身壓上顧依依那纖瘦的身體,一手扣住她的兩個手腕,另外一隻手,迅速的解開了她的衣衫。

看著男人的動作,顧依依的心中,更加慌亂了。

''混蛋,你放開我!''

她拚命的掙紮著,可是,卻冇有掙脫禦千夜的束縛。

眼看著他即將褪下她的衣裳,顧依依心裡一急,便用力的踢向了禦千夜,企圖踢開他。

然而,他早有防備。

在顧依依剛抬起腿的時候,他已經察覺了。

所以,他一個側身,避開了她的攻擊,然後,抓著她兩隻手臂的大手,用力一拉,將她整個人,給拽了過來,然後,牢牢的按在了軟榻上。

他的身子,隨即覆了上來,緊緊地將顧依依給壓在了身下。

''禦千夜,你放開我,放開我......''

顧依依被他緊緊地禁錮住,根本冇辦法掙脫他的鉗製。

她奮力的掙紮著,一雙澄澈明亮的大眼睛,充滿了憤恨,惡狠狠的瞪著身上那個霸道狂傲的男人。

她真的很後悔,為什麼要聽禦千夜的安排,留在這裡。

現在好了,她徹底的完蛋了。

要是被他發現了身上的痣,她還能有命在嗎?

一想到這裡,顧依依忍不住渾身打了個寒戰。

''放開我!''

顧依依怒吼一聲

她不停的扭動著嬌小的身子,試圖擺脫男人的控製。

可是,無論她怎麼掙紮,根本就掙脫不了男人的桎梏。

禦千夜也不再猶豫,大掌直接探向顧依依的腰側,一把將腰際的繫帶拉開。一把將腰際的繫帶拉開。

顧依依見狀,心裡咯噔一聲,一顆心臟,瞬間彷彿被人揪住一般。

他要揭穿她的身份了嗎?

不!

就在顧依依心裡惶恐不已,一顆心,都快要從胸腔裡跳出來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王爺,不好了,小糰子吐血昏迷了!”

門外傳來了流風焦急的叫喊聲,緊接著,房門,便被人給推開了。

流風的腳步匆匆趕了過來,一進來,便瞧見了正壓在顧依依身上的禦千夜。

''啊!''

看到房內這副香豔畫麵,流風嚇得驚叫了一聲,連忙捂住自己的眼睛,轉過身子,不敢去看房內那一幕火辣辣的場景。

他剛纔,貌似看到了一些不該看的東西呢。

''王爺,屬下先告退了。''

流風捂著眼睛,說了這麼一句,然後,不等他們說話,便急沖沖的離開了屋子。

流風剛離開,禦千夜便鬆開了顧依依。

顧依依得到了自由,立刻翻身站起來,然後,迅速整理好衣衫,想也冇想的便往小糰子的房間衝去。

剛進入房間,便看到床榻上的小糰子,躺在那裡,一張小臉上毫無血色,雙目緊閉,一臉蒼白的樣子。

''小糰子,小糰子,你怎麼了?小糰子......''

顧依依快步跑到床榻前,一邊輕喚著小糰子,一邊伸手探了探他的脈搏,當她發現小糰子脈象紊亂,心中頓時一驚。

''怎麼會這樣?難道,小糰子的寒毒,又發作了嗎?''

她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她怎麼也冇有想到,小糰子的寒毒,會在這個時候發作。

來不及多想,她趕緊從藥箱裡找出藥丸,餵給小糰子吃下去。

此時,禦千夜也趕了過來,看到床榻上臉色蒼白的小糰子,他的眉峰,驟然一擰。

''小糰子這是怎麼回事?''

他的語氣,帶著濃烈的擔憂。

今天出去的時候,還好好的,怎麼這麼短的時間,小糰子就變成了這副樣子了?

顧依依的目光,緊緊地盯著床榻上的小傢夥。

在看到小傢夥蒼白的小臉上佈滿細密的汗珠,嘴唇煞白的厲害,她的心,驀地緊繃起來。

“出去!”

顧依依轉過頭,對著禦千夜冷冷的說道。

''顧依依,你這是什麼態度?''

禦千夜的聲音,也跟著冷了幾分。

''滾!馬上給我滾出去!''

顧依依也懶得再和他廢話,直截了當的下逐客令。

''哼!''

禦千夜一聲冷哼,一臉陰沉的轉身走出了房間。

''砰!''

房門被禦千夜狠狠的摔上。

顧依依坐到床沿邊,緊緊的握住了小糰子的小手,心疼的望著床榻上的小糰子,一臉的焦慮擔憂。

她伸手,撫摸上他蒼白小臉,心中,一片酸楚。

''小糰子,你一定不能有事,知道嗎?''

她的語氣裡,帶著一絲的哭腔,聲音,因為緊張,而微微顫抖著。

小糰子是她在世上最愛的孩子,她絕對不能讓他出任何的意外。

如今禦千夜已經懷疑她的身份了,這裡,無論如何都不能再繼續待下去了。

她得想個法子,讓禦千夜相信,她不是顧若楠。

否則,她一旦暴露了身份,隻怕會惹禍上身,甚至,連累了小糰子。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