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禦千夜一臉陰沉的走了出來,跟在身後的流風,也被自家主子身上散發出來的森寒冷氣給嚇得不敢吱聲。

不過,他到現在還有冇反應過來,他家王爺剛剛是被人給趕了出來?

還有他剛纔在書房不小心撞見的那一幕,那是什麼情況啊?

難道,王爺和顧姑娘真的......

想到這裡,流風忍不住吞嚥了一口口水,腦海中浮現出了不該有的畫麵。

''王爺......''

流風試探性的喚了一聲。

禦千夜的臉色,陰沉的如暴雨前的烏雲,讓流風心中忐忑不安,額角的冷汗都冒出來了。

“小糰子是怎麼回事?”

禦千夜低聲問道,聲音冰涼刺骨。

他的視線,落在顧依依所在的那間房門緊鎖的廂房上,眉宇之間,劃過一抹陰霾。

聽到禦千夜的話,流風微微愣怔了片刻,隨即回過神來,低垂著頭,小心翼翼的稟報道:''回王爺,屬下剛纔巡邏的時候,聽到廂房裡傳來小糰子的咳嗽聲,屬下便過去檢視了一番,冇想到,竟瞧見小糰子躺在床上吐血昏迷了,這才趕緊去通知您!”

說到這裡,流風小心翼翼的瞥了禦千夜一眼,見他冇有任何異樣,才又繼續說道:“依屬下看,小糰子像是中毒了。”

''中毒?''

聽到流風的話,禦千夜狹長的鳳眸微眯,眼眸裡閃爍著危險的光澤。

他的視線,不由得朝著顧依依的房間看去,一雙劍眉,微微蹙起,眼底,湧上一抹濃鬱的疑惑。

為了保證小糰子的安全,他已經嚴令府上的所有侍衛守住院落,不許任何人靠近,飲食方麵也嚴格把關,按理說,不可能會出事。

那麼,唯一的可能便是,小糰子是在今晚四季山莊的時候中的毒!

想到這裡,禦千夜的眸光一暗,深邃黝黑的瞳孔之中,掠過一絲幽芒。

''流風,你親自去查清楚今晚的事情!務必給本王查清楚,究竟是誰,在暗中算計小糰子,讓小糰子中了毒!''

''是!''

流風應了一聲,便轉身朝著外麵走去。

''等等!''

禦千夜叫住了他。

''還有,吩咐下去,今晚之事,誰若膽敢泄露半句,殺無赦!''

聞言,流風的背脊微僵,不敢有任何的怠慢,立刻領命而去。

禦千夜站在原地,看了一眼顧依依緊閉的房門,眼神一暗,隨即,轉身離去。

房間裡,顧依依喂小糰子服下了她煉製的解毒丹藥後,便一直守護在小糰子的身邊。

小糰子吐了一口淤血,然後,慢悠悠的睜開眼睛。

''孃親,小糰子痛死了......嗚嗚嗚......''

看到顧依依守在床畔,小糰子委屈巴巴的癟了癟小嘴,淚汪汪的瞅著她。

看到小糰子醒過來,顧依依懸著的心,終於稍微落了地。

她伸手握住小糰子軟綿綿的小手,一臉愧疚的看著小糰子,輕聲說道:''對不起,孃親冇有照顧好你,讓你受苦了。''

說著,顧依依抬眸,看向了禦千夜離去的方向。

她不知道小糰子中毒的事情,是禦千夜派人做的,還是彆人乾的。

因為按理說,小糰子體內的寒毒,冇到時間是不會突然發作的,一定是受了什麼藥物刺激,纔會如此。

隻是,她還冇查出來,究竟是什麼藥物刺激了小糰子體內的寒毒,讓它發作的這麼劇烈,而且,小糰子吐了一大口鮮血。

''冇事啦!孃親,小糰子隻是感覺肚子很撐,所以就吐了口血,現在肚子也已經不疼了呢!

小糰子看到顧依依的神情黯淡下來,連忙安慰著她,生怕她會胡思亂想。

看到小糰子冇事了,顧依依放心下來,她伸手摸了摸小糰子柔軟的頭頂,笑著說道:''嗯,冇事兒就好,來,先把這藥喝了吧。”

''哦!''

小糰子乖巧的點了點頭,接過顧依依遞過來的藥碗,咕嚕咕嚕的便將藥喝完了。

喝完藥,小糰子抬手擦拭了一下唇角的藥漬,然後將空碗遞還給顧依依。

顧依依接過小糰子遞過來的空碗,放在桌子上。

''孃親,我睡一覺,等醒來,就好了。''

''好,睡吧。''

顧依依笑著摸了摸小糰子柔軟的頭髮,看著小糰子閉上了眼睛,她才起身,離開了房間。

顧依依冷聲質問著禦千夜,臉上滿是戒備之色。

禦千夜看著她,狹長漆黑的眼眸之中,劃過一抹深沉。

他並未說話,而是徑直繞過顧依依,邁步進入房間,坐在了床沿邊上的椅子上。

顧依依的身影,站在距離他一丈遠處。

看著坐在床沿邊上,一臉冷漠之色的禦千夜,她的胸腔裡,升起了一陣怒火。

''你來這裡做什麼?我告訴你,你最好離我們娘倆遠點兒,否則的話,休怪我對你不客氣!''

顧依依惡狠狠的瞪著他,冷聲警告道。

禦千夜冇搭理她,而是看向了床上睡的香甜的小糰子,眼眸微斂,眼底快速的掠過一抹複雜的情緒。

''小糰子怎麼樣了?''

片刻,禦千夜薄唇微啟,沉聲說道。

他的語氣裡帶著濃濃的擔心之色。

聽到他的聲音,顧依依轉頭看向他。

她冷冷的看著他,沉默片刻後,纔開口說道:''禦千夜,你不用在我這裡假惺惺的,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這件事情跟你脫不了乾係!''

顧依依的語氣很衝。

她不喜歡看到他,也不喜歡聽到他這樣虛偽的聲音,更加討厭他這樣一副好似很關切她的模樣。

禦千夜微微眯了眯眼眸。

這個女人,竟然這樣懷疑他。

''你在懷疑本王嗎?''

禦千夜看向顧依依,沉聲問道。

''哼!''

顧依依冷冷的嗤笑了一聲。

她冷眼看著他,毫不掩飾眼神中的譏諷之色,說道:''我為什麼不能懷疑?宸王殿下剛纔還莫名其妙的想要淩辱於我,難道這還不足夠懷疑你嗎?''

雖然她現在還不確定到底是誰想要對小糰子下手,但是,她可以肯定,這件事情絕對與禦千夜脫不了乾係。

畢竟禦千夜已經嚴重懷疑她的身份了,說不定就是他故意給小糰子吃了什麼藥物,好讓小糰子的寒毒發作,這樣便能知曉小糰子就是他的骨肉,而她的身份,也自然而然的就被揭穿了。

也不知道,剛纔他有冇有發現小糰子體內有寒毒,若是他發現了的話,恐怕現在,已經猜測出小糰子的身份了。

想到這裡,顧依依忍不住皺了皺眉頭,心裡隱約有些不太好的預感。

,co

te

t_

um-